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超級怪獸工廠 > 第一百三十五章:這是怎么了
                            “你也是她小學同學嗎?”

                            葉青來了興趣,連電影都不看了:“我叫葉青,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是她小學同學,不過和你不是一個班。”這位姑娘說話有些沙啞,不知是天生的,還是因為感冒了緣故。

                            “我和許凝宮一直有聯系,她和我說過,小學時候有人給她寫過情書。”這位姑娘沒有自我介紹,而是替剛剛臺上的那位天后辯解:“她在臺上,肯定是不想讓輿論來干涉她的**,才會說沒有人寫過情書。”

                            “她這樣是不對的,回去我說要批評她。”

                            葉青笑了笑,不太想和這家伙繼續聊天了。既然是小學同學,那怎么不自我介紹一下。

                            但凡是和不熟悉的人見面打招呼。需要互通姓名時候,葉青都會率先自我介紹。

                            她遮遮掩掩卻不說自己名字,還替許凝宮辯解,葉青自然對她沒有什么好感。

                            假如真像她說的那樣,許凝宮明明記得這件事情,但是在媒體面前否認。

                            葉青表示理解,可是這不代表葉青心里就好受。換位思考,哪天記者要采訪葉青,問有沒有女孩子上學時候,寫過情書給他。

                            好吧暫時還沒有,但如果有,葉青肯定會說有。

                            因為說沒有,肯定讓當初那位女孩很傷心,說不準人家就在電視里看著采訪呢。

                            別說葉青現在怎么怎么樣,就算一窮二白,葉青也要刪歌,把她拉入黑名單。

                            不想和她聊天,基本禮儀還是要做到的。

                            所以葉青就小聲說:“哦~她記得就記得吧。”

                            “呵呵~好了不聊了,電影院聊天是會影響別人的,咱們專心看電影。”

                            這位女孩目光復雜地看住了葉青,喃喃幾次想張口說什么,不過葉青已經把頭轉了過去。

                            如果靜下心來,不帶偏見目光去看這部影片。它還是很不錯的,凝宮的演出也很到點子上,劇情走到后面。女主角在一次同學聚會上,發現男主角沒到場,還隱隱有傳聞他可能不在了。

                            女主角腦袋一熱問老師要到地址,連公司里的業務都丟了,不遠千山萬水橫跨上千里,去男主角家鄉。

                            葉青明顯能聽到四周傳來女生隱隱的抽泣聲音,連兜兜眼睛都紅紅的。

                            因為下面肯定是一場悲劇,前面情節已經暗示過,男主角在大學上學時候,昏倒過好幾次。

                            典型的絕癥套路,女主角見男主角最后一面,陪他走過最后一段人生之類。不過不少人已經帶入進去了,只得咬牙認了。

                            誰知道等女主角坐著拖拉機流眼淚,摸到男主角家鄉時候,卻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

                            男主角活地好好的,正紅光滿面,帶領著鄉親父老搞養殖致富。之前的幾次昏倒竟然是營養不良,低血糖,加上學習勞累造成的。沒參加同學聚會,也是因為農產品成熟了,來了一波國外考察團談出口,他要當翻譯走不開而已。

                            兩人再次見面時候,是男主角用超過四種不同外語,游刃有余地在跟那些不同國家的客戶談合同。女主角沖進去時候,一幫外國佬和男主角震驚的看著她。

                            觀眾們破涕而笑,狂拍大腿時候。旁邊那位姑娘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開口,問一臉平淡表情的葉青。

                            “你……在生她的氣?”

                            這個她,很顯然指的是這部電影女主角許凝宮。

                            葉青看了她一眼:“沒有,我在專心看電影。”

                            又是被堵了回去,這位姑娘有些焦急了。

                            “你把你的號碼給我好么,真沒想到在這里也能碰上老同學。”她從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機,很期待地看住葉青。

                            兜兜從另一側,有些緊張看住了這位很奇怪的姑娘。

                            葉青被人搭訕,還被人要號碼,她能不緊張么?

                            這位捂地嚴嚴實實的姑娘,反正兜兜左看右看,她都不像是正常同學那樣,互通號碼的行為,誰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哦不好意思,我手機丟了,新號碼還沒辦。”葉青攤攤手:“真的不好意思,暫時給不了你手機號碼。”

                            這種再明顯不過的接口被葉青講出來,葉青一左一右的兩位姑娘全都愣了。

                            兜兜覺得葉大哥很酷,那女孩覺得好尷尬。

                            臉上火辣辣的,轉過頭一句話也不說了。

                            沉默一直保持到電影快要結束,女主角在山村里忙著賣水果,結果被暴怒的上司開除,她要賴上男主角時候。

                            兜兜小聲問葉青,等下電影結束會有許凝宮的簽名會,要不要給你的表侄要一張簽名?

                            兜兜說我可以去排隊幫他要。

                            “答應他的事情,肯定要做到。”葉青拿出錢包,從里面拿出了兩張保管整齊的紙張。

                            旁邊那位女孩再次把目光轉了過來,看著葉青手上的紙張。

                            雖然環境有些昏暗,但是距離很近的她,很容易就看清楚了那兩張紙上的細節。

                            一張是年輕人的自拍照,露出意氣飛揚的燦爛微笑。第二張紙,是明顯泛黃,很有年代的紙張。

                            邊緣的毛角,昭示著這張紙是從某個本子上被仔細撕下來的。

                            【同學錄】三個字,清晰地印在紙張的最上方。下面是姓名、班級、地址,照片一欄是早已模糊的SHE水印,有些可笑地表明了這張紙的年代。

                            葉青看著這張泛黃的紙張幾秒鐘,隨后緩緩放進錢包中。

                            熒幕上的電影正好淡出了字幕,葉青捏著那張照片起身,對兜兜說:“我們先走,等會我讓別人去排隊要簽名。”

                            看著葉青離開的背影,這位帶著口罩和帽子的姑娘,忽然雙手捂住臉。

                            旁邊那位帶著眼鏡的大媽察覺到異樣,趕忙扶住了她的雙肩:“凝宮~你怎么了?”

                            之前她也主意到許凝宮,在和身旁一位男生說話。她還以為許凝宮在詢問觀眾,這部電影情節如何。

                            “葉青你壞蛋,不就是騙了媒體一下么。”許凝宮嘴上能掛個拖油瓶,嗚咽道:“我都說了許凝宮記得這事,還要拿同學錄來給我造成一萬點心靈傷害。”(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北京pk拾基本走势图 中体彩走势图凤采网 29选7走势图 时时彩助手旧版 极速时时能破解吗 福建22选5开奖规则 北京体彩33选7全部历史 今天贵快3开奖结果 360新时时开奖 棋牌app开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