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超級怪獸工廠 > 二百七十一章:雨
                            梁文菁本想調戲一下小表妹,結果表妹心不在焉。

                            她深深吐了口氣,也學著表妹,開始認真打量著船頭的那位男人。

                            那是一張略帶張揚的身影,根據梁文菁的了解,那位男人,根本沒有任何商人的感覺。

                            事業往往是男人一生的依靠,為了事業,有些男人愿意變得卑躬屈膝,也有些愿意變得不擇手段,或是斤斤計較。

                            他沒有。

                            他身上除了一股平易近人外,還有一股自信,和伴隨著自信,那個年齡段特有的張揚。

                            在兜兜眼中,這個背影給她的感覺又是另外一種感覺,似乎葉青要是換套長衫,一定當得玉樹臨風,青衫激蕩評的評語。

                            “咕咚~”

                            心沒放在方向舵上的白兜兒,一不小心把畫舫撞在了另外一條蓬船上。

                            葉青拽著雕木欄桿,費好大勁才重新保持平衡,把剛剛凝聚出的氣場給晃的一干二凈。

                            兜兜揪著小嘴,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了,兩位朋友。”葉青被兜兜模樣給逗笑了,沖蓬船上的兩人喊道。

                            對面蓬船上應該是對情侶,劃船的小伙原本已經氣沖沖站起來,準備理論。結果一看見畫舫上,還坐著位白衣翩翩,似乎雨中仙子般的白兜兒,表情立刻來了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哈哈~沒事兒,也怪我們沒注意。”小伙兒撓撓頭,有些心虛地看了眼自己女朋友。

                            蓬船開走了,結果兜兜拿起地圖,很無辜地問葉青和表姐,這是哪兒?

                            這個問題無人能答,葉青看了看旁邊的小橋流水人家,橋邊上還有一家在地圖上找不到名字的手工制醬作坊。

                            “不管了,我們先上岸轉一轉,待會導航回去。”葉青接管方向舵,把畫舫停靠在青石碼頭。

                            這里應該是一條沒有被商業開發的河道,因為根本沒有什么商鋪,除了一家制醬作坊,和一家連招牌都沒有的小商店,再也找不到什么了。

                            葉青領著倆人在青石路面上瞎轉悠,好在這里景色很漂亮,還有許多充滿歷史感的石凳,古井之類的小玩意,邊走邊玩,跨過了幾座橋,又繞了一個巷子,一片長滿荷花的池塘出現在三人眼前。

                            池塘連接水道,邊上來停泊了一艘十五米長度的白色畫舫。

                            畫舫里擺了兩張古色古香的酒桌,竹根剜成的酒盅,站在岸邊甚至還能聞見淡淡的酒香味道。

                            一名面帶古銅色澤的漢子正蹲在船頭,用特制竹竿采摘荷葉。葉青來了興致,問他這船上有吃的沒。

                            “有!”漢子一手從旁邊撈起個拴了麻繩的魚簍,里面盡是魚兒撲騰聲。

                            “簍子中是百里淀山湖撈出的鱖花魚,還有裝著草蝦和螃蟹的簍子。蔬菜也全是淀山湖特產,現摘現炒。”

                            就著淡淡酒香,葉青明顯能聽到兜兜在吞口水的聲音。

                            上了畫舫,和這位船主閑聊才得知,他這艘長長畫舫在錦溪鎮頗有名氣,靠著一手祖傳捕魚手藝和私房菜,就連縣里的一些老板招待客人,都喜歡帶來這里品嘗淀山湖特色湖味。

                            今天下雨緣故,沒人預定,船主就把畫舫開回家里,結果遇到了葉青這撥迷途游客。

                            這年頭玩原生態就等于玩錢,沖魚簍里那幾條野生鱖花魚,恐怕端上桌就得上千。

                            要是換了普通游客來問,船主一定說畫舫不對外營業。

                            一頓看似普通的水鄉風味,就要收人好幾千。遇到不明就已的游客,說不準能拍照傳到網上,給錦溪鎮冠上喜歡宰游客的頭銜。

                            眼前這位不同,船主就算忽略掉他那一身比畫舫還值錢的行頭,也要高看葉青一眼。

                            有多少資本的男人,身邊就站著多出彩的女人。這個資本不僅僅是錢,也可以是其他方面。反正船主接了七八年客人,還沒見過哪個小仙女,愿意倒貼一無是處的男人。

                            邀請三位客人落座,船主沖池塘邊一戶敞著門的青磚小院喊一嗓子。

                            畫舫開動時候,用實木屏風隔出的后廚里多了兩位幫手,船主的妻子和女兒。

                            別看船主五大三粗,可閨女生的確頗有靈氣,典型地江南水鄉姑娘,窈窕的身子,小家碧玉的古典鵝蛋臉。

                            當然咯~

                            人美歸人美,在這種環境下,哪怕十惡不赦的混混來了,也不會有太多想法。

                            否則五大三粗的船主,一定會用手里的剖魚刀,讓膽敢輕薄佳人的混蛋,見識見識什么叫百里淀山湖浪打浪。

                            “三位客人,中午想吃些什么?”小姑娘捧著菜單,和一壺自家釀制的米酒:“我們這里湖鮮可以按人數準備分量,不用擔心點太多吃不完。”

                            葉青抬頭一笑:“那就每道拿手菜都稍稍準備一些。”

                            過了片刻,畫舫蕩進了碧波無盡的淀山湖。

                            船主站在船尾撒網,每每一網下去,都會收獲幾尾鮮活的魚兒,然后被他從中選出一條,其余重新丟進湖中。

                            如果有懂行的老饕客坐在這里,一定會忍不住為船主叫好。

                            倒不是因為放生的舉動,而是他從中選出的魚兒,全是按照魚齡來算,最好吃的那條。

                            畫舫經過一座沙洲,船主又跳上沙洲,從上面采摘了些當下季節最可口的野蔬。

                            清蒸鱖花、白水湖刀、油燜青魚、蒜茸開背草蝦、醬香湖蟹、脆炒茭白,拔絲蓮藕……

                            一道道湖味被端上桌,魚兒刀工處理一流,搭配了各種水生野蔬,光是聞著味道都能感覺到洋溢地愉快。

                            “手藝不錯。”葉青贊美了一句。

                            從這些精美的菜肴上,不難看出船主一家嚴謹的烹飪風格,和一絲不茍的完美廚藝。

                            味道同樣非常贊,就連采摘的蓮藕,都清爽可口極了。

                            之前采摘的那些荷葉同樣另有妙用,三種不同品種的魚兒,被洗凈從小到大放入魚腹中,再裹上荷葉放入炭火中溫熟。

                            荷葉打開那一霎,香味差點讓葉青把持不住。

                            人美~味美~景美,還有沙沙雨幕伴奏,葉青待會兒連車都不打算開了,一杯一杯米酒接著下肚。醉就醉,把牛一招出來當司機。

                            兜兜微微眨巴著漂亮眸子,臉蛋紅撲撲的,同樣一杯杯米酒入口,似乎根本不擔心醉了之后,某人會做些啥。

                            一段輕柔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如畫如詩的場景。

                            是兜兜的手機鈴聲。

                            兜兜吐了吐舌頭,說是臺長柳云打來的。

                            “你們在回來的路上了么?”

                            “沒…沒有啊,攝像和美工可能明天才回去,我下午兩點坐車回去。”兜兜有些不勝酒力,嬌艷欲滴紅著臉。

                            “先別回來了,中云現在下起的特大暴雨。”臺長柳云聲音疲憊,很有心事的樣子。

                            葉青電話也響了起來,公司的銷售部經理孔濤告帶來了同樣的消息,說現在外面的暴雨跟消防栓往下噴一樣。

                            孔濤憂心忡忡告訴葉青,他透過辦公室窗外,能看見工地的基坑都被淹了一半,要不要讓員員工們去搶險抽水。

                            葉青神色如常地說不用。

                            中云目前最高建筑天峰大廈建設時,基坑就因為類似情況陷入危機。

                            但那是別人家的基坑,自家大廈的基坑周圍早用鋼板固定,下刀子也不會塌方。

                            底下樁基還沒開始打呢,全淹了又能怎么樣?

                            等雨停了,用水泵把水抽出來就是。正好之前為了對付那家膽敢在龍溪談排污的化工公司,怪獸們特意打造了一臺超級猛的特高壓水泵。(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开奖网Kj006平特一肖稳中③码 新疆时时冷热 25选7最新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 我被多彩网彩黑钱了 云南时时交流群 中国山东时时 哪个app可以买nba博彩 三分赛网 新时时中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