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超級怪獸工廠 > 三百四十三章:列車上
                            不知道為何,嚴飛鑫內心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打開他自己的買家聊天工具,引入眼簾的是一段很正式的通告內容。

                            用戶你好:

                            根據我們工作人員排查,發現你的賬戶存在異常操作情況,經核實我們決定對您的訂單進行退單處理。

                            同時我們還檢測到南伏虎、酒商務、四間房、新民場、七里站……

                            一共一百一十三個帳號,同樣存在異常操作的情況,我們將統一進行取消訂單處理。

                            您可以選擇自主退貨申請,或是我們單方面取消。

                            這段話,讓嚴飛鑫有種寒冬臘月天氣,被人掰開衣領,朝里面倒入了一盆涼水的冰心涼感覺。

                            那一百一十三個帳號,嚴飛鑫只用大概掃一下,就知道全是他花費許久才申請好,然后為了躲過軟件檢測,去單獨登錄到主機里,再通過他編寫的秒殺程序,去一起搶購電離凈化器的帳號。

                            這些帳號中,都躺著一臺等待發貨的電離凈化器。

                            現在電離凈化器已經被他銷售出去了一半,可他的電離凈化器還沒發貨。

                            原本今天就能發貨,第二天到貨后,他就能將這些產品高價賣給那些傻瓜。

                            現在對方竟然說要全部取消發貨?

                            另外幾個同伙也都站了起來,他們收到了同樣的信息,全部一臉驚詫的看著嚴飛鑫。

                            他們壓根就沒把巨獸重工發布的公告當真,限購什么的不一直是商家玩的促銷手段么?

                            擺出一副很搶手的樣子,然后讓消費者認為再不買,就要買不到了。

                            即使真的很搶手,可他們憑本事搶到的貨,憑什么說退就退。退了之后,他們已經賣出去的五十多臺電離凈化器怎么辦?

                            這次訂單要是被退了,他們五年經營出的口碑不是全砸了么。

                            想到這里,嚴飛鑫憤怒的回復客服,質問他們憑什么退貨?

                            足足過了五分鐘,客服也沒有回復。嚴飛鑫氣的鬼火直燒眉毛,開始瘋狂的留言。

                            “你們有什么證據要退貨?”

                            “你發那一長串的帳號,我一個都不認識。我們既沒偷又沒搶,錢都付過了,你們什么意思。”

                            “回答我,你們的證據呢?”

                            “靠~貨是你想退就能退的么,我們這邊不點申請退款,你們以為能把貨退掉,信不信我去投訴你們?”

                            嚴飛鑫讓他的同伙和他們一起發,然而所有的信息依舊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音。

                            “他們想退貨沒那么容易,我們不點申請退款,他們除非去投訴我們。”嚴飛鑫狠的咬緊牙根,有些走投無路地咆哮道:“跟我來投訴他們,咱們一個一個帳號登錄,用代理把IP都換成不同的地方。”

                            等葉青接到公司打來電話,說那些人集體登錄帳號在投訴旗艦店時候。

                            葉青正在龍溪灘的工廠辦公室,觀看郵箱中那些電子簡歷檔。

                            投訴這事兒葉青根本沒放在心上,他們這邊有充足證據,證明對方利用違規手段來獲取大量訂單,并且高價販賣。

                            黃牛黨幾乎人人喊打,沒人會偏向他們。

                            事實證明沒錯,到了晚上,在公司員工出具的證據面前,這幫通過違規手段搶到訂單的帳號,全部被強制退款處理。

                            這個消息,讓嚴飛鑫陷入難以相信的絕望。丟了整整五百萬,這種從天堂跌落到地獄的巨大落差感,讓他渾身發抖,面色蒼白。

                            葉青覺得很暢快,那幫光牛黨一定氣瘋了。

                            如果不是他們在虛抬價格,電離凈化器不可能會貴成那樣。

                            要不了幾天了,等全動組裝平臺一好,就是那些黃牛黨的末日。

                            不過在此之前,葉青還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公司人員擴招。

                            公司現在人手極度缺乏,再不擴招人手,估計那些員工們一個個喝紅牛的勁兒都沒了。

                            中午時候公司已經對外發布了員工擴招計劃,結果前來投遞簡歷的人差點把公司郵箱擠爆。

                            員工擴招中依舊有總裁秘書一職,現在葉青就在電腦前,觀看這些投職總裁秘書的簡歷。

                            只是看著看著,葉青發現有些不對味道。怎么這些簡歷中,許多對自己工作能力的介紹都一掠而過,反而對自己的交際和相貌方面,介紹頗多。有幾位姑娘還在簡歷中附帶了很性感的藝術照片。

                            美麗的姑娘固然有加分優勢,可光有外貌不行呀。

                            只是那些工作能力強,工作經驗豐富的簡歷,基本都年齡三十五歲以上,走大街葉青說不準得叫一聲阿姨。

                            葉青將簡歷翻完,心中一個合適人選都沒發現。

                            翌日清早,藍天大廈外面陸陸續續來了一群西裝革履,談吐非常有禮貌的年輕男女。

                            十月的中云市晝夜溫差能有十度這樣,一大早濃霧還沒完全散去,冷風一吹,能把人凍的直打哆嗦。

                            然而這幫或是夾著公文包,或是用隨身的化妝鏡進行補妝的年輕男女們,全都緊咬著牙,連哆嗦和跺腳的沖動都要忍著。

                            巨獸重工的效率很高,他們昨天才投的簡歷,晚上就接到了第二天上午的面試通知。

                            從這點也能看出葉青的公司內,對新員工的加入有多么渴望。

                            與此同時,一輛由吳城開出的高速列車,正風馳電掣地朝中云駛來。

                            一等座艙內,靠近左邊窗戶的座椅上,坐著一位身穿天藍色修身風衣,側著臉頰望著窗外景色,久久不動的年輕姑娘。

                            一簇銀灰色秀發隨意地披在肩頭,讓人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過可以從她交叉擱在桌子上的修長雙手上判斷,這一定是位皮膚特別白皙的姑娘。

                            銀灰色的秀發,自然不可能是先天長出來的。

                            事實上這種科幻片里精靈才有的秀發顏色,普通姑娘極少有去敢挑戰嘗試。

                            漂亮歸漂亮,可如果不是相貌出眾,又窈窕又有活力的姑娘來染這種頭發,很容易弄巧成拙,把自己搞的嚇人無比。

                            并且……

                            在大城市還好,到了那些民風保守的地方,這種看起來很精靈的秀發顏色,在上了年紀的人眼中,多半要被打上問題少女的標簽。

                            然而只是凝視這位姑娘的側影,無需更多的去觀察,就會沒來由,給人一種恬靜安詳的感覺。

                            很舒服,很安靜。

                            似乎她是一副寫了優雅詩句,需要細細品味的馨香畫卷。

                            這種氣質,通常只有出生在書香門第,經過父母細心熏陶和教育,才能培養出幾分。

                            似乎古典的優雅長裙,烏黑如墨般的秀發,才更符合她的裝扮。

                            不過偏偏這一頭銀灰色秀發,讓人看了根本不覺得有不妥之處,反而會覺得非常適合,更襯托出她出塵的氣質。

                            別說她染了一頭銀灰色秀發,就算她在白皙的手臂上紋滿了紋身,也不會有人給她打上問題少女的標簽。

                            她叫云詩,來自水秀江南的吳城。

                            她的手臂上沒有紋身,因為她紋在了別的地方。

                            放在桌子上,一部極少有人能認出牌子的手機中,如果打開手機屏幕,就會發現一封已經打開了的電子郵件。

                            那是一封電子面試通知書。

                            通知書落款,蓋了巨獸重工的電子印戳。(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3d开奖000历史 吉林时时奖金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福利彩票官网pk10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新时时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破解版 上海时时开奖网站 快乐赛 全球彩票官方下载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