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三十一章 青陽劍,休命刀
                            (晚了點,純陽的武道十步還在探索,這一章是嘗試,還在調整中,再求推薦票,求收藏。)



                            演武場上。



                            此時最吸引蘇乞年的,則是一名約莫二十來歲的青年道士,青年樣貌普通,十分平凡,他手中持一口四尺長刀,刀身修長,刀尖雪亮。



                            青年立于演武場中,與諸多演武的弟子不同,他一動不動,甚至雙眼都閉著,長刀斜指地面,看向青羊殿前一名身著青色道袍的中年人。



                            “極元真人!”



                            清羽低喝一聲,目光就落到那中年人身上,與藏經閣武當史記中的畫像一般,他自信絕不會認錯。



                            蘇乞年也是目光一震,這就是極元真人,青羊峰最后一代峰主,在雷劫中與魔門十三宗之一的欲魔宗宗主搏殺,雙雙隕落。



                            一個看上去很溫和的中年道士,手中持一根拂塵,就那么靜靜地站在青羊殿前,順著他的目光,蘇乞年又回到了那青年道士身上。



                            嗡!



                            數息后,有淡淡的嗡鳴聲響起,這嗡鳴聲似乎自人的靈魂中生出,但是此刻,蘇乞年精神力恢復自由,他的目光一下就鎖定到青年手中的長刀上,修長的刀身正以一種極微小的幅度震顫著,這種對于力量的精微掌控,已然超出了蘇乞年的想象。



                            吟!



                            又有極微弱的劍鳴聲,清羽眸光湛亮,盯住了極元真人,雖然極元真人身上無劍,但是他有一種直覺,這劍鳴聲正是出自極元真人之手。



                            而不論是刀鳴聲還是劍吟聲,須臾之后就扶搖直上,攪動天光,令得整個天穹都微微黯淡。



                            此刻,蘇乞年三人只感到無比的渺小,只刀鳴劍吟,就令得他們呼吸都凝滯,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這時,演武場中的諸多身影也都停下了動作,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青年道士與極元真人身上。



                            隨著時間的流逝,青年道士身上的氣勢愈來愈盛,甚至蘇乞年等人一眼看去,有一種刺目感,那是屬于刀的鋒芒之氣。



                            反觀極元真人,雖然劍吟聲愈盛,看上去依然風淡云輕,鋒芒不顯,溫潤如玉。



                            半盞茶后,青年道士的氣勢攀升到巔峰,九天之上風云變幻,青金色太陽的光輝似乎在這屬于刀的鋒芒下也變得微弱了。



                            蘇乞年睜大了眼睛,這就是真正的武林高手,或者說是在武道的路上已經走出了很遠的距離,這樣的聲勢,甚至引動天象變化,已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忽然間,青年道士睜眼,天地皆暗,他抬腳邁步,只一步落下,卻好像跨過了千山萬水,天涯咫尺,在腳下凝縮,他一步就來到了極元真人身前三丈之地。



                            鏘!



                            青年道士出刀了,刀光雪亮,剎那間似照見了世間善惡,一切邪祟都被斬滅,只留下一輪大日臨空,光輝燦爛。



                            嗤啦!



                            空氣被刀光撕碎,真空被斬破,刀光所過之處,虛空都微微扭曲,仿佛一切都變得不再真實。



                            腦海中一片空白,蘇乞年眼中只剩下了這一刀,祖竅神庭中,那虛幻的淡白色刀影輕顫,竟隱隱有了復蘇的跡象。



                            吟!



                            就在青年道士這一刀斬落的瞬間,那劍吟聲也攀升到極顛,只見那天穹之上,青金色太陽猛地黯淡,既而一道青金色劍光自九天之上綻放,須臾間就成了這天地之間的唯一。



                            然而,不等蘇乞年三人看清這劍光,只見其虛空一閃,就消失不見。



                            叮!



                            有金鐵交鳴之音,清羽目光一轉,就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連聲音都隱隱有些顫抖起來。



                            “青陽劍!”



                            那是一口能有三尺九寸長的長劍,通體成青金色,晶瑩如玉,劍身似有光華流轉,此時就那么平靜地懸浮在極元真人身前丈許之地,劍尖微微朝上,抵住了青年道士手中的長刀。



                            刀劍相交,無聲無息的,以兩者為中心,虛空劇烈扭曲,甚至演武場上很多人都色變,諸弟子中一些修為稍欠者,都紛紛后退。



                            如蘇乞年三人,也感到了虛空中傳遞過來的一股令人極為難過的撕扯之力,索性他們相距甚遠,這撕扯之力雖然不小,卻也還能夠撐得住。



                            但此刻,蘇乞年三人卻顧不得那么多,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盯住了那空中懸浮的青陽劍,那是青羊峰歷代峰主的佩劍,一口通靈神劍,放眼天下武林,也都極為少見,自五百年前極元真人隕落之后,就消失無蹤。



                            “寄托元神,是御劍術!”



                            清羽深吸一口氣,忍不住感嘆道,屬于武林中頂尖人物的手段,練就元神之后,可借通靈兵刃寄托附體,以神御物,近乎神通手段,足以斃敵于千里之外。



                            “如果沒有猜錯,這一刀正是青羊峰獨有的《休命刀》,順天之德,把握命運,”胖子也接口道,“甚至有一代三瘋道人評說武當諸脈武學,直言這《休命刀》若是練至巔峰之境,絕不下于尋常頂尖武學。”



                            ……



                            一刀無功,青年道士收刀歸鞘,卻是不再出手。



                            極元真人微笑,伸手接過青陽劍,另一只手拂塵輕輕一揮,演武場上,一眾弟子就此散去,只有青年道士與另外一男一女留了下來。



                            有弟子從蘇乞年三人身邊走過,視三人為空氣,仿佛不存在一般。



                            “喂!”



                            胖子忍不住開口,伸出手想要拉住一人,卻不想一把拉空,他的手徑直從那名弟子的胸口一穿而過。



                            假的!



                            清羽目光有些呆滯,蘇乞年則沉吟,這似乎有些近似懾魂術,眼前仿佛一個幻象世界,勾勒出來了種種真實,令人信以為真。



                            不過,這樣的懾魂術就遠不是眼下的蘇乞年可以做到的,甚至連那無形的鋒芒之氣都演化了出來,幾乎以假亂真,若非是胖子出手,根本不可能看出虛實。



                            “這元神世界屬于極元真人,眼前種種,若是不錯,極可能是他的記憶所化。”蘇乞年開口道。



                            “記憶?”清羽一怔,道,“也就是說,這記憶也是真實的,在過去真實存在過。”



                            “是了,多半是這樣了,”胖子清夜有些頹唐,“不說五百年前極元真人已經隕落了,就算沒有死,也不可能活過五百年,天命宗師都很難做到。”



                            青羊殿前。



                            此刻極元真人不動,而青年道士與另外兩人也不動,四人就這樣靜立著,讓蘇乞年三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來到演武場上,蘇乞年三人環顧四周,眼前種種,都是存在于極元真人記憶中的青羊宮,屬于昔年青羊峰一脈的巔峰盛景。



                            可惜。



                            三人相視一眼,都從另外兩人眼中看出惋惜之色,五百年歲月如刀劍,幾乎斬去了一切痕跡,青羊峰沒落,傳承斷絕,遺址都變得荒涼,人煙滅盡。



                            “他們想要做什么?”



                            半炷香后,胖子有些狐疑道,他打量不遠處青羊殿前的極元真人四人,半炷香了,四人都沒有動彈一下。



                            聞言,蘇乞年與清羽也都有些好奇,他們隱約看出來,除了極元真人之外,青年道士三人似乎是當年那一代青羊峰弟子中的佼佼者,尤其是青年道士,那一刀太過驚艷,在以劍道為尊的武當山中,能有這樣的刀法,實屬難能可貴,乃至不可思議。



                            如何能夠得到青羊峰斷絕的傳承,在這神秘莫測的元神世界里,蘇乞年三人最后都認定,若是真有傳承,怕是就存在于青羊殿旁的青羊閣中。(晚了點,純陽的武道十步還在探索,這一章是嘗試,還在調整中,再求推薦票,求收藏。)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双色球用那个黄金率 德国pk10走势图 通比牛牛口诀 重庆时时彩可以发财吗 55彩票骗局 大小单双技巧诀窍 大连车展车模美女图片 通比牛牛平台手机版 双色球红球投注技巧 布拉茜裸体写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