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十一章 五臟熔爐,光明誅妖
                            (第二更送上,求推薦票,求收藏,推薦票今天才破千,少得可憐,大家還有票沒投的投下吧。)



                            這是一股驚人的氣血之力,剎那間,很多江湖客都生出一種錯覺,屬于蘇乞年的身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劇烈搖晃的大火爐,爐蓋掀開大半,烈火如瀑布一般垂落下來。



                            龜蛇吞月!



                            這一刻,蘇乞年似乎與記憶中玄武樓后院的那頭神龜合一,一股莫大的吸力以他的五臟為中心,將那白玉獅子一族的白衫青年死死吸住。



                            “該死!你以為你是鯤鵬一族,還是靈鷲宮的傳人,敢吸我的凝玉真氣,真是自尋死路!”



                            白衫青年冷笑,掌心連震,屬于妖族白玉獅子一脈的凝玉真氣源源不斷地注入蘇乞年的體內。



                            但是蘇乞年根本不在意,他五臟搖動,五處神藏開啟,將那凝玉真氣一絲不漏地全都納入爐中,氣血火焰熾烈,須臾間就練成虛無,妖氣化去,只剩下一小股精純無比的元氣精華,融入五臟肺腑,成為淬煉構筑五行輪回的薪柴。



                            到底是筑基有成的妖兵,對于內家真氣的把握見微知著,須臾間就察覺到不對,臉色驟變。



                            “這是《龜蛇功》第八層,你居然已經成功締結了五臟熔爐!五行輪轉,熔煉虛無,可以化解異種真氣!”



                            “你知道的太遲了。”



                            蘇乞年眸子很冷,一根食指抬起,當空點落。



                            嗤!



                            一縷赤芒如朝霞,似照亮了九天十地,撕裂了茫茫黑夜,讓光明降臨人世間。



                            眼中浮現前所未有的驚恐之色,白玉獅子一族的青年動彈不得,目光混沌,似被一股無形之力壓制住了魂魄,看著那赤芒在眼前放大,瞬間擠滿了整個世界。



                            噗!



                            一聲輕響,卻好像驚魂之音,傳入那妖兵趙血山的耳中,他一掌震退候補龍衛齊蘇,身形一閃就要遁走。



                            不過蘇乞年精神力籠罩四方,早就洞悉了虛實,他比汗血寶馬還快,五臟震動,五臟熔爐的蓋子再掀開一分,背后空氣扭曲,一匹天馬就跨越遙遠的時空降臨。



                            一枚枚嬰兒拳頭大的赤鱗如鐵,明黃眸子如烈日,火紅鬃毛飛舞,尤其是一根尾巴仿佛一團光,似乎在孕育什么。



                            “天馬!”



                            神拳門的于虎目光灼熱,這是他神拳門歷代祖師都迫切想要推演出來的,屬于《心拳經》的第九層境界。



                            一門筑基功,就是一個武林流派的根基,是橫擊九天的基石,是證道元神的第一步。



                            “筑基階段,積累越深厚,一旦筑基,就非同小可,內家真氣之雄渾,將遠超尋常三流高手,對于經脈,丹田的淬煉,根本不是尋常筑基高手能夠比擬的。”



                            “放眼整個十堰州地界,諸多宗派世家,各大幫會,獨行俠,能以一匹天馬之力筑基的也寥若晨星。”



                            這是七名參加候補龍衛考核的宗派弟子,他們看到更多的一些東西,看向蘇乞年的目光愈發鄭重,同時也感嘆如武當這樣傳承數千年的鎮國大宗,底蘊太深厚了,又是一個他們從未有所耳聞的年輕高手,尚未筑基,就生猛到了這樣的境地,生生擊斃了一名初入妖兵之境的白玉獅子。



                            咚!



                            一聲悶響,蘇乞年震拳,如暗流涌動,與那趙血山交手一擊,兩人同時后退。



                            身為這一處葬人坑的鎮守,這妖兵趙血山讀書學人類的道理,掌法十分精深,指掌間的勁力甚至十分精巧,幾個顫動,就將蘇乞年拳頭上的暗勁全都化解干凈。



                            呼!



                            那候補龍衛齊蘇也出手了,他一只手掌變得金紅,真氣噴薄,如云霞在交織,掌勢沉重,擠壓得空氣都轟隆作響。



                            “真以為本座奈何不了你們!”



                            趙血山長嘯,他一雙眸子變得殷紅如血,氣息就開始暴漲,屬于內家真氣的沉重,將其周身三丈之地都化成一片粘稠的沼澤。



                            真氣場域!



                            這是屬于內家真氣的力量,氣息籠罩之地,一切外來力量都要受到壓制。



                            “《血狼功》!兩位小心,這是血狼一族普及的三流內功心法,其中有著刺激穴位,暴增功力的秘術,只能維持半炷香,半炷香過去就任人宰割,十天之內不能與人動手。”



                            一名宗派弟子目光如炬,看出來趙血山的異樣,就變得十分緊張,本來這血狼一族的趙血山就極強,恐怕都打通了不止一條十二正經,內家真氣深厚,現在再動用秘術,增加功力,那武當少年再強,也尚未筑基,一匹天馬之力雖然足以與尋常初入三流開天境的武林高手抗衡,但到了趙血山這樣的功力,就絕不是可以輕易抵擋的。



                            “你們兩個都要死,本來還準備放過你們,本座再另立葬人坑,招募下屬,現在你們既然逼迫本座,本座拼著不要摩柯妖主大人的賞賜,也要將你們二人擊殺,說起來,一個晉升《龜蛇功》第八層的武當弟子,加上一個候補龍衛,也足以抵得上兩三個葬人坑的收獲!”



                            此時,這趙血山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來一股極為暴虐的妖氣,這妖氣傳遞出來一種殘忍、冷酷,憤怒,還有濃濃的殺氣,石廳中的空氣一下變得冰冷,很多江湖客忍不住打個寒顫,腿肚子都變軟,竟是被震住了魂魄,都忍不住后退,不敢靠近。



                            甚至那七名宗派弟子也心驚,指掌捏緊軟劍,指關節都發白,顯然是緊張到了極點。



                            關乎生死存亡的一戰。



                            到了此時,他們也明白,此前種種計劃的不周詳,沒有考慮算計到變數,若非是還有一個隱藏的武當外院弟子,今日他們所有人多半要全部交代在這里,就是此時,也岌岌可危,那趙血山的氣息太強了,如那落霞派的大師兄齊蘇,也隱隱心生懼意,甚至有些不滿蘇乞年,剛剛此妖要退走,為什么要阻攔,現在真正是騎虎難下。



                            嗡!



                            有刀鳴聲,沒有半點征兆,伴著一道刀光升起,整個地窟中似乎突然間出現了一輪太陽,神輝普照,光滿人間。



                            什么真氣場域,什么暴虐妖氣,全都如破布一般被切割開。



                            這一刀,是光明,是堂皇正大,是君子坦蕩,氣血方剛,什么邪祟惡念都要被凈化,一切陰暗都要煙消云散。



                            直到那刀光消弭,很多人才勉強睜開了眼睛,剛剛在看到那刀光的第一眼,一干江湖客就忍不住目光閃躲,念及往日種種,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錯漏之處,竟隱隱生出一種無顏面對的羞愧感。



                            到了此時,那齊蘇還沒有反應過來,他有些愣神,看前方,那妖兵趙血山靜立不動,此前幾乎籠罩整個石廳的妖氣哪里還有一絲留存,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真氣場域也似乎收回了體內,有些詭異般的風平浪靜。



                            “那位武當的少俠不見了!”



                            七名宗派弟子目光一掃,就悚然一驚,少了此人,還怎么抵擋那妖兵趙血山。



                            噗!



                            突然一聲輕響,有血腥氣彌漫,一下匯聚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見那做書生打扮,一身墨色長衫的趙血山眉心處,一道極細的刀痕緩緩浮現,有血珠滲出,既而,那整個身體好像被烈火焚燒過一般,又好像風化了千年的枯石,一下散開,成為一堆灰燼。



                            “死了?”



                            一直過去了十數息,才有一名宗派弟子開口,喃喃道,目光呆滯。



                            這時,那齊蘇也收起了剛剛所有的輕視和雜念,身為候補龍衛的一點成就感在這一刻被無情碾碎,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沉聲道:“沒想到武當以陰陽立道,以劍立宗,還有如此熾烈剛陽,堂皇正大的刀法。”(第二更送上,求推薦票,求收藏,推薦票今天才破千,少得可憐,大家還有票沒投的投下吧。)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欢乐生肖计划在线 成人美女图片 2018网球美女壁纸 四川麻将 通比牛牛游戏 五码两期全天计划稳中 重庆时时注册送38元 北京赛车pk10软件 免费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王者荣耀妲己被褥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