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三十七章 亢龍不悔
                            (第二更送上,求訂閱,求月票,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還有第三更)



                            屬于龜蛇拳第八式的拳境,在吸納了三分之一時光之心后,內蘊虛空,仿佛成為了真實的器物。



                            五色熔爐搖晃,當中的虛空震蕩,蘇乞年精神力甫一落入其中,就大吃一驚,因為他此前辛苦煉化采集的足有上千滴的元氣液,此時居然生生消失了一半。



                            一枚灰白石珠,能有嬰兒拳頭大,此時懸浮在虛空中,一滴又一滴純白無瑕的元氣液被吞噬,那石珠上,居然慢慢生出了一條條細密的裂紋。



                            該死!



                            鎮定如蘇乞年也不禁惱怒了,這一千滴元氣液是多么龐大的一筆財富,幾乎等同于三萬兩雪銀,而且即便有三萬兩雪銀,也不是說買就能夠買得到。



                            《妖經》第八冊藥石篇對于元氣液有記載,不是二流人物中真正的高手,都很難自茫茫天地間采集吸納元氣,更不用說將其化成元氣液,那絕對會影響修行,得不償失。



                            三萬兩雪銀,足夠蘇乞年初步為青羊峰重新立下根基,雖然說還是遠遠不夠,但已經算是邁出了第一步。



                            “給我出來!”



                            奔行中,蘇乞年伸手虛空一抓,這灰白石珠就被他驅逐出五色熔爐的虛空,出現在掌心。



                            好燙!



                            此時,似乎手中抓著的是一塊烙鐵,蘇乞年忽然生出警惕,之前怎么會那么輕易就將這來歷不明的石珠收起。



                            他一把就扔出去,覺得有些過于妖異了,但是出乎預料的,那石珠當空一震,就化做一道灰色閃電,一下撞擊在了他的眉心神庭所在。



                            什么!



                            這一下,蘇乞年就有些驚駭,沒有疼痛。更沒有傷痕,然而祖竅神庭所在的識海虛空中,那石珠赫然出現,并無限膨脹。變得如大山一般巍峨。



                            呼!



                            即刻,長鯨吸水般,原本蘇乞年煉化儲存,沉浮在神庭虛空中的純凈精神力,幾乎在彈指間就被吸收殆盡。



                            “混賬!”



                            蘇乞年心火沸騰。這石珠牛皮糖一樣,吃拿索要一點不客氣。



                            轟!



                            彈指間,那石珠動了,這一動就驚天動地。



                            滿是裂紋,比山峰還要巍峨的珠子一下崩開,比驚雷還震人心魄,幾乎有一種古老神靈開天辟地的味道,震得蘇乞年精神力動蕩,幾乎潰散。



                            昂!



                            有龍吟聲,桀驁不馴。如掙脫了地獄的鎖鏈,崩碎了枷鎖,暗金神芒綻放,仿佛一輪大日升空,照亮了整個神庭世界。



                            蘇乞年愣住了,他看到了什么,神庭世界中,此時赫然盤亙著一條蜿蜒的巨龍,這巨龍龐大的龍軀,似乎山脈一般綿長。暗金色的龍鱗冰冷,每一片都比房屋還要大,兩根龍角彎曲,直指蒼天。四只龍爪生有四趾,爪刃如刀山劍峰,寒光如雪。



                            一條活著的龍,從那石珠中誕生,出現在他的祖竅神庭中?



                            實在是過于玄幻和不真實了,兩世數十年。蘇乞年也沒有見到過這樣不可思議的一幕。



                            昂!



                            即刻,暗金長龍昂首,比江河還長的龍須震蕩,龍吟如海,沖刷整個祖竅神庭,冥冥之中,蘇乞年捕捉到一連串的文字與口訣,這些口訣最后都融入了那龍吟中,滲透進入他的心靈深處,似乎有一個人在咆哮,聲若巨浪擊天。



                            “不悔!不悔!亢龍不悔!”



                            這咆哮聲充滿了慘烈,更有一種一往無前的凌厲與霸道,朦朧中,蘇乞年似乎看到了一片汪洋碧海,一道麻衣草鞋的身影渾身染血,立于天穹之上,背對著所有人,他邁步如龍,每一步落下,都掀起驚濤駭浪,天穹之上,星辰搖曳,仿佛下一刻就要墜落人世間。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亢龍無悔,死不回頭!”



                            昂!



                            一聲龍吟,仿佛貫穿了碧落黃泉,震動了九天十地,麻衣草鞋的身影出手,他白發亂舞,一只手橫推出去,剎那間,似乎一條真龍出現在九天之上,龍軀蜿蜒,大如山嶺,似一條鐵石長城駕臨天空,既而,那片片金色龍鱗一下蛻變,化成一種暗金色澤。



                            龍威如海,更多出了一種慘烈與執念,而在那真龍前方,赫然是一頭同樣比山嶺還要巨大的妖雀,通體赤紅,仿佛鮮血澆鑄,冰冷的眸子似乎兩輪血月在轉動,尤其在那雀首之上,一根獨角比山峰還要陡峭,纏繞著一條條蛟龍般的血色閃電。



                            真龍咆哮,妖雀嘶鳴,兩股至強的氣機攪動八荒六合,再后來,一股熾盛的光迸發,似乎撕裂了茫茫虛空,一條長河汩汩,亙古流淌,波瀾不驚。



                            “亢龍不悔。”



                            奔行中,蘇乞年幾乎是難以抑制心靈深處的震撼,這冥冥之中看到的一戰,幾乎永恒烙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根本想也不用想,他就明白,這就是當年一代人杰洪七晚年的最后一戰,東海之上,與天雀族一代妖帝爭鋒,最終雙雙墜入時空長河中,這一戰,也成為了后世人族與妖族江湖武林史上的一大懸案。



                            “《降龍掌》第一式,亢龍不悔!”



                            蘇乞年目透異色,現在的他也不是過去孤陋寡聞,至少對于如丐幫《降龍掌》這樣的頂尖掌法,還是有一些了解的,當今江湖武林,所盛傳的《降龍掌》第一式,不是亢龍不悔,而是亢龍有悔。



                            這一式,總綱起源于《易經》乾卦,象曰:“上九,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所以,江湖傳聞,丐幫《降龍掌》第一式至剛至烈,正大剛陽,十三分力不用老,留有三分,而剛陽暗勁連綿不絕,足以擊碎驚濤駭浪,乃至劈山斷岳,掌分江河。



                            這諸多傳聞,就與他此刻得到的這一式掌法真意傳承并不相符,其中的剛陽至大更甚,卻也多出了三分決絕,七分慘烈,十分近乎瘋魔的執念。



                            一聲龍吼,祖竅神庭中,那原本比山嶺還要巨大的龍軀,就縮水一般,只剩下了四、五丈長,暗金色的龍眼閉上,氣息斂去,似乎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來不及仔細思量,蘇乞年身形起躍閃爍,不斷躲過去一條條撕裂的地縫,這是真正的大地震,仿佛滅世一般,令人感到天地之力的偉岸,以及身為世間弱小生靈的無力。



                            蘇乞年的速度不可謂不快,他氣血噴涌,若天馬行空,展現出來一身極速,甚至隨著不斷奔行,《降龍掌》的口訣不斷在腦海中浮現,冥冥之中觀摩的古老帝戰,那麻衣草鞋的身影逐漸與己身合一,他的步子變慢,身上慢慢涌現出來一絲難言的威嚴氣勢,而速度卻提升了一大截,每一步邁出,都足足跨越二、三十丈,若是有武當外院筑基功成的入門弟子看到,多半會目瞪口呆,自嘆不如。



                            這大地震持續時間極長,整座摩云山脈妖氣翻涌,地裂山崩,到處都是一片毀滅的景象。



                            蘇乞年也注意到,天穹之上,那九十八道大裂縫,隱隱有了締結融合的跡象,那一條亙古流淌的時空長河中,浮現出來了一道微不可查的陰影。



                            小半個時辰后。



                            一路奔行數百里,蘇乞年終于撕開最后一層薄薄的妖霧,跨出了摩云山脈地界。



                            大口喘息,他尋了一株數人合抱的老槐樹,就盤坐下來,吞服一縷元氣液,打坐恢復消耗的氣血和精神。



                            不到一炷香,他再次睜開眼,就看到數以百計的江湖武林中人驚惶恐懼,從山脈深處逃出來,還有很多駐軍,在這樣經天緯地的力量面前,普通甲士根本沒有半點抵抗之力。



                            吟!



                            有劍鳴聲悠悠響起,自摩云山脈深處傳來,即便是這天裂地陷之聲也不能夠掩蓋。



                            不僅是蘇乞年,這一瞬間,幾乎所有人的腦海中,都浮現出來一習紫色道袍,一個老道,看上去有些古板,須發皆白,此時立于一座琉璃玉山之巔,他神色肅穆,身上升騰起來陽和博大的劍吟聲。



                            武當天柱峰,真武堂天武真人!



                            此刻,這位真武堂的首座真人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和銳利,他的目光似乎可以刺穿天地。



                            血枷山山腳,已經沒有半個人影,那十八扇傳承石門,也早已消失不見,一條條裂縫在山體上衍生,蛛網般交織,終于轟隆一聲炸開,亂石穿空,而這位武當真人足踏虛空,巋然不動,碎石臨身,未及十丈之地就被無形鋒芒絞碎,成為齏粉。



                            仰望天穹之上,九十八道即將締結的天裂,天武真人出手了。



                            一瞬間,那悠悠而鳴的劍吟聲一下攀升至極顛,手中的紫玉拂塵碎開,露出當中一柄三寸長的紫紅小劍,這紫紅小劍甫一現世,就迎風而漲,成為一座千丈劍山,金屬光澤冷冽,那劍身上,燃燒起一股紫紅色的熾烈真火,虛空扭曲,被灼燒出一條條細密的黢黑裂縫。



                            劍山橫空,隨著天武真人劍指劃動,逆空而上,劍尖流淌黑白陰陽而氣,似乎天地乾坤在這一刻都被扭曲了,整座摩云山脈上空,浮現出來一張巨大透明的太極圖。(第二更送上,求訂閱,求月票,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還有第三更)(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石家庄按摩实拍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重庆时时彩龙虎合规律 快三豹子最佳规律 三D胆拖价格表 赢三张手机版下载 极速六计划软件下载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五分PK规律 日本av女优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