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十章 煉魔宗,靈鷲宮
                            (求月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凌晨周一將至,求周一推薦票。)



                            湖北道荊州,江陵城內。



                            五月近下旬,百姓著輕衫。



                            這是一間臨近洪湖的三層酒樓,樓高七丈七,有酒“猿啼釀”。



                            此時正午未至,酒樓中人氣初升,頂樓靠窗角落里,一張桌子四個角,有三人小酌。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猿啼釀傳說是用古法,參照山中珍品猴兒酒所釀,傳聞出窖之日,必有猿猴來竊,雖有夸大之嫌,卻也名不虛傳。”



                            三人中,一個年輕胖子嘖嘖贊嘆,連飲三杯,惹得另外兩個少年中略大的一人瞪他一眼,冷冷道:“一兩雪花銀,自然名不虛傳。”



                            胖子聞言頓時干笑兩聲,小心給兩人斟滿杯子,才小聲道:“難得行走江湖,出了一州之地,這地方好酒,難得一遇……”



                            說著,胖子看少年越來越銳利的目光,頓時收斂形骸,搖搖頭,正色道:“一個月前,老宅就空了。”



                            空了?



                            身著青衫的少年露出沉吟之色,清羽家中世代為戲班子的主胡,這一代除了他機緣巧合,拜入武當門下,父母乃至祖父母都常年混跡于這江陵城中的戲班子里,從未離開過江陵城,老宅突然空了,長達一個月,就有些離譜了。



                            此刻,桌前的三人正是一路悄然離開武當山的蘇乞年一行。



                            “沒有人知道行蹤,似乎一夜間蒸發,”胖子臉色有些難看,“下山的三個雜役應該早就到了,有人看到他們三人去過老宅,但很快就不見了。”



                            有古怪!



                            蘇乞年眸子微冷,而此時沒有一點頭緒,暫時他也沒有前往此地護龍山莊的意思,身為正七品龍衛,雖然可以借助護龍山莊之力。不過眼下他臻至《龜蛇功》第十層,不能輕易曝露身份,以免引來覬覦。



                            胖子還想要再說什么,與靜谷兩人腦海中就響起蘇乞年的聲音。



                            很快。三人再飲兩杯酒,就不動聲色地起身離開,三人下了酒樓,步子很快,不多時就出了江陵城。沒過半炷香,就在一處偏僻的荒林前被攔住。



                            “看來你們也是武當弟子,怎么這么快就要走。”



                            這是兩個中年人,做普通百姓打扮,一路尾隨,現在突然出手,截斷前路,扯開頭巾和外衣,就顯露出來里面的勁裝和刀劍。



                            這時,其中一名中年人掃過蘇乞年三人一眼。略一感應,就眼前一亮,冷笑道:“不錯,的確是武當《龜蛇功》的氣韻,只有這種頂級筑基功練出的氣血才如此純凈,等了這么久,又等來三人,真是你我兄弟二人的造化。”



                            “不過也不能再逗留了,抓了這三人就離開,加上這三人。每日喂養,源源不斷的純凈氣血,剩余的那些普通人,就不再需要了。”另一名中年人接口道。“鎮國大宗不可小覷,要謹慎行事,不能壞了少主人的大事。”



                            “不錯,”中年人也露出忌憚之色,他看向蘇乞年三人,淡淡道。“現在你們是自己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弟兄二人動手,奉勸你們一句,乖乖束手還能有活路,不然就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此看來,我們要找的人,的確在你們手里,還活得好好的。”蘇乞年平靜道。



                            “少廢話,很快就送你們團聚!”



                            兩個中年人相視一眼,瞬間出手,干凈利落,內家真氣勃發,這真氣霸道凌厲,伴著煞氣,有些超乎想象的勢大力沉,在蘇乞年看來,不過剛剛餓虎跳澗,三流小成的修為,出手的力道之大,一瞬間洞穿空氣,四只大手如大山鎮落,朝著三人肩頭落下,竟有幾分三流大成的氣韻。



                            胖子和靜谷一動不動,蘇乞年出手了。



                            這一出手,就如雷霆萬鈞,不是比武切磋,需要留手,他直接震拳,沒有半點花俏,兩只拳頭綻放混沌光,洞穿空氣,仿佛一頭神龜驟然間復蘇,撞碎束縛鎮壓的大山。



                            咔嚓!



                            有筋骨斷裂之音,兩個中年人慘呼一聲,就橫飛出去,然而蘇乞年的速度更快,兩只手凌空一抓,空氣在掌心坍塌,龜蛇吞月的精髓早已出神入化,橫飛出去的兩人頓時被拉扯,落到蘇乞年身前。



                            砰!



                            兩人如爛泥一般跌落在蘇乞年腳下。



                            “你到底是什么人!”



                            兩人面露驚恐之色,簡直難以相信,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居然如此生猛,武當龜蛇拳在其手中仿佛可以打穿蒼宇,與他們此前所見,根本不能相提并論。



                            “說,你們是什么人,我武當的幾人現在何處?”胖子一腳踢翻兩人,斥道。



                            “奉勸你們一句,現在就放了我們二人,否則壞了少主人的大事,你們一個也逃不……”



                            其中一人尚未說完,就目光混沌,陷入呆滯,卻是蘇乞年動用懾魂術,直接降服其精神。



                            “出身。”



                            “煉魔宗。”



                            這一開口,另一名中年人就神色大變,不過靜谷出手更快,一掌將其震暈。



                            “煉魔宗,魔門十三宗!”



                            胖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氣,沒想到在這江陵城中覓到魔蹤。



                            蘇乞年也恍然,難怪覺得這兩人的真氣古怪,過于極端,追求力量,原來是魔門心法,他再凝視兩人,就洞悉一些隱秘,比如兩人體內,諸多經脈隱現裂痕,分明就是內家真氣提升過快,過于霸道凌厲,留下了許多暗傷。



                            “少主人是誰?”



                            “少宗主煉星河。”



                            煉魔宗少宗主!



                            蘇乞年蹙眉,而靜谷聞言卻是神色驟變,顯然是想到了什么。



                            胖子遲疑道:“武功很高?”



                            靜谷點頭,目光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少年沉聲道:“兩年前,龍虎榜有一次更替,有人上榜,不是打上去的,而是因為榜上有人隕落。”



                            胖子瞪大眼珠子,試探道:“你的意思是,是這一位煉魔宗少宗主……”



                            靜谷看他一眼,眼中透出濃濃的忌憚之色,道:“傳聞,當初那一位龍虎榜上的年輕人杰,出自靈鷲宮,高居龍虎榜第四十三位,身負《北冥鯤神訣》這一門絕頂傳承,歷來為榜上諸多年輕高手忌憚,若非是年紀尚輕,武學領悟有缺,未必不能破入前十之列,而兩年前,卻被那一位初出茅廬的煉魔宗少宗主生生煉盡一身氣血真氣,北冥倒灌,身死道消,連骨灰都沒有留下。”



                            嘶!



                            胖子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靈鷲宮他是知道的,與武當同為大漢十大鎮國大宗之一,鎮宮的《北冥鯤神訣》威震天下,不僅可以吞納異種真氣,化為己用,更可吞噬世間諸多元氣靈力,哪怕是魔門、妖族真氣,也沒有不能化解的,更有一門《北冥鯤神掌》,號稱掌盡諸天,乾坤破碎。



                            很難想象,靈鷲宮的傳人,登上龍虎榜四十三位的年輕人杰,居然在己身引以為傲的領域被人擊敗,喪失性命。



                            蘇乞年心神震動,就算是他武當而今唯一登臨龍虎榜的乾天一劍清乾道人,據他所知,也不過身在龍虎榜第四十九位。



                            不可否認,乾天一劍的確深不可測,幾次照面,即便是而今,蘇乞年也不認為自己能夠在對方手中撐過幾招,只論內功修為,對方怕也已經在二流龍虎境走出很遠,早早涉足精神領域。



                            由此,蘇乞年可以想象,那位兩年前就將靈鷲宮《北冥鯤神訣》傳人生生煉死的煉魔宗少宗主,到底擁有著怎樣的身手。



                            但也只是短暫的震動,蘇乞年眸子就變得冰冷,淡淡道:“你們抓捕普通人,還有練武之人做什么。”



                            “少主人有令,以煉血葫蘆吸納氣血,凝練血元丹,越是筑基功功力深厚,凝練出來血元丹更純凈。”



                            血元丹?



                            蘇乞年蹙眉,不用想,也知道是魔道煉丹的邪術,當下,他就運轉懾魂術,命其引路,前往囚禁之地。



                            這是江陵城外一座無名荒山上,草木凋零,十分荒涼,不過亂石嶙峋,極易迷失方向。



                            而清羽等數十人,就被囚禁在這荒山中一處極隱秘的洞窟內,另有一名餓虎跳澗,三流小成的煉魔宗執事看守。



                            這一次,蘇乞年出離地憤怒了,混元熔爐化作小山般大小,龜蛇拳真意碾壓真空,將其生生震成齏粉。



                            洞窟中,清羽以及下山的三名雜役道人奄奄一息,渾身氣血近乎枯竭,只剩皮包骨頭,除此之外,還有數十名普通百姓,也都骨瘦如柴,已經有人咽了氣,蜷縮在角落里,尸首都開始腐爛。



                            除此之外,一只通體血紅的葫蘆于半空中沉浮,葫蘆口張開,從清羽等人身上,就有絲絲縷縷的氣血被引動,如百川歸海一般,沒入葫蘆中。



                            蘇乞年震拳,一尺來長的混元拳芒破空,鐺的一聲,有金鐵交鳴之聲,那血紅葫蘆只是輕震,并無損傷。



                            鏘!



                            下一刻,赤金刀光乍現,如閃電橫空,空氣被割裂,真空扭曲,噗的一聲,血色葫蘆被一分為二。(求月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凌晨周一將至,求周一推薦票,這兩天有點小瓶頸,再過幾天周末給大家爆發。)(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江苏快3计划软件 欢乐斗地主二人官方版 99娱乐棋牌下载 时时彩技巧视频 著名女优 澳洲幸运5官网大小单双玩法 熊猫刷呗重庆快三 pk10怎么看走势选码 时时彩定位胆五码技巧 欧美美女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