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二十二章 顛倒紅塵大法(求訂閱)
                            (求月票推薦票,求訂閱,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裘師姐可知,這個少年是什么人?



                            少女悲憫的目光落到蘇乞年身上,輕笑道:“這位小兄弟看上去似乎不簡單呢。”



                            李嵐淺笑盈盈,道:“當然不簡單,這位就是近日名動大漢的那位小神仙,武當青羊峰一脈,臻至武當《龜蛇功》第十層的蘇乞年蘇掌峰。”



                            武當小神仙!



                            少女本來悲憫的眼神驟然間迸射出奪目的光,她再次上上下下打量蘇乞年一眼,就點頭道:“我說剛剛怎么有人窺視,原來是武當小神仙當面,傳聞蘇掌峰當初漢江岸邊精神如鐵,已能初步干涉現世,倒是師姐眼拙了,李師妹這份大禮,師姐就卻之不恭了,不過師妹應該明白,這位小神仙已經筑基,不是二流龍虎境根本拿不下他,現在就請李師妹施展《顛倒紅塵大法》,助我牽制他的精神,等到師姐將他擒拿,自然會遵守諾言,放師妹父女離去。”



                            《顛倒紅塵大法》!



                            這一刻,靜谷似乎想到了什么,驚聲道:“三生魔宗,《顛倒紅塵大法》!位列頂尖的精神武功,傳聞一旦證道,幾有顛倒紅塵,輪回三生之力,你們是魔門中人!”



                            這時,靜谷臉色很難看,沉聲道:“之前根本就沒有什么截道落難,都是《顛倒紅塵大法》締造的幻境!”



                            李嵐笑意盈盈,道:“小弟弟好眼力,姐姐會記得你的,日后同屬魔門,相信有緣還會再見。”



                            “什么意思!”清羽喝道。



                            “這你們就要問裘師姐了,”李嵐看向少女,眸子里笑意愈盛,道,“我怎么才能相信師姐呢?”



                            這是一幅有些妖異的畫卷,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少女。卻顯得無比老成,并被稱為師姐,此時她露出罕見的鄭重之色,道:“魔主明鑒。只要師妹助我降服這四人,師姐自然信守承諾,否則當誅于獵神刀下。”



                            嗡!



                            隨著少女開口,蘇乞年背后長刀輕鳴,似乎感應到了什么。竟顯露出來一種不安的跡象。



                            蘇乞年露出些許詫異之色,無痕寶兵已經初步誕生靈性,此時生出這樣的異樣就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不過那李嵐此時卻是點點頭,道:“既如此,師妹就全力助師姐降服這四人,有了這四人,師姐神訣大成指日可待。”



                            “說完了嗎?”這時候,馬背上,蘇乞年淡淡道。



                            李嵐挑眉,笑容收斂。冷冷道:“我很不喜歡你這樣的語氣。”



                            “不喜歡就去死。”



                            蘇乞年話音未落,馬背上的身影就由實化虛,下一刻,一只拳頭就出現在那李嵐身前,自其眉心洞穿進去。



                            “好快的身法!真是令人驚訝,蘇掌峰你身上看來隱秘不少,難道你蘇家真如傳聞中一般,與我魔門有牽連?”



                            此刻,只見那被蘇乞年洞穿眉心的李嵐身如泡沫般幻滅,居然不是真身。等到再看,其身影已經出現了十丈之外,好像憑空出現一般,沒有一點痕跡。



                            “精神幻術!”



                            蘇乞年平靜道。這一大一小兩個魔女是將他們四人當成了軟柿子,認為可以隨意揉捏,而那少女他也隱隱看出來,多半不是真實的年紀,只是其中的奧妙,一時間他也難以看透。



                            “出手!”



                            就在蘇乞年出手的同時。清羽三人也動了,一劍、一掌、一拳,遭遇到了魔門中人,三人不敢有半點怠慢,一上來就動用了極盡手段,力求格殺對手。



                            掌是《澤雷掌》,劍是《青光斬妖劍》,還有一刀,幾入道境。



                            烏鐵長槍剛剛提起的李家三少就慫了,胖子三人傾力出手,將一片十數丈的空氣撕碎,三人沖入真空世界,真意碾壓,李云毫不懷疑,自己現在沖上去,根本擋不住一招半式,就會被三人聯手擊斃。



                            “廢物!”



                            十二、三歲的少女冷哼一聲,而臉上表情悲憫,有一種說不出的魔性。



                            咚!



                            下一刻,年幼的小魔女震掌,剎那間竟綻放出一股祥和的佛光,佛光中隱現靈山諸佛,一只佛掌仿佛可以摘星拿月,掌控乾坤。



                            瞬間,小魔女連出三掌,分別與胖子、清羽、靜谷三人硬撼一記。



                            刀光崩,劍光碎,只有胖子步入《龜蛇功》第九層,勉強接下這一掌,卻也踉蹌倒退,一條手臂都有些痙攣。



                            “不可能!”



                            胖子睜大眼睛,魔門中人,怎么會身懷如此純凈的佛門真氣,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靜谷嘴角溢血,這里他修為最低,哪怕刀法半步道境,也很難抵擋,若非是胖子和清羽分去大半的攻伐力,加上對方有意留手,這才只是被輕微震傷了內腑。



                            不過此刻,他就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對于這小魔女的身份,他終于洞悉。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是魔門一念宗這一代唯一嫡傳!魔僧的傳人,小魔女冷月仙!”



                            什么!



                            或許于小魔女清羽兩人因為早年修為低下,孤陋寡聞,但是魔僧之名,卻是名震江湖,這一位魔僧早年乃是少林達摩堂的首座,以少林一百零八絕技之一的《迦葉羅漢掌》登臨混元榜,乃是武林中第一流的大高手,而后來卻叛出少林,加入魔門一念宗,轉修一念宗無上魔功《一念神訣》,短短半年之內,就臻至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無上妙境,并證道魔佛元神,成就頂尖之位。



                            三生魔宗的傳人,一念宗的當代嫡傳,小魔女冷月仙,靜谷忽然感到有些窒息,沉寂多年的魔門,似乎又蠢蠢欲動。



                            不遠處,蘇乞年看前方的李嵐,這位李府獨女居然是三生魔宗的弟子,《顛倒紅塵大法》的傳人,至于那一位一念宗小魔女,在蘇乞年看來,正道武林也不是一片澄澈,至少那龍溪李家,就多半與魔門有著不淺的關系。



                            “小姐!”



                            這時,那幾名李府仆從面色慘白,他們不能自已,伸手捏住自己的脖子,用力一扭,就咽氣倒地,氣絕身亡。



                            干涉現世!



                            蘇乞年瞳孔微微收縮,此女好雄渾的精神力,幾乎不在他第四層圓滿的《迷魂大法》之下。



                            一身黑色喪衣的李嵐看向蘇乞年,笑容純凈而清麗,不過在此時的蘇乞年眼里,卻比蛇蝎還要惡毒。



                            “亂世紅塵顛倒顛!”



                            這個女子雙手懷抱,既而蘇乞年眼前的一切就豁然大變。



                            陽光璀璨,這是一間不大的庭院,種著幾株青竹,一張石桌,幾張石凳,石桌上翻開著幾本書,一片青瓷,幾縷清煙,茶香盈鼻。



                            這是一幅無比熟悉的場景,十四年來,蘇乞年幾乎有大半的時間都是在這里渡過,此時,一個中年婦人身著素裙,樣貌普通,而目光溫和,端著一小疊糕點走進院子,道:“乞年,看書累了,這是你最愛吃的梅花糕。”



                            蘇乞年靜立不動,婦人微微蹙眉,上前,伸出一只手摸摸他的額頭,道:“站在發呆做什么,這幾日武庫繁忙,你爹他恐怕中秋不能回來了,倒是你大哥,中舉一年,終于被皇家書院一名學士看中,欲收為記名弟子。”



                            至此,蘇乞年似乎回過神來,他笑著接過婦人手中的碟子,婦人則沒好氣地點了點他的額頭,就要轉身離去。



                            “陪我看會兒書,好嗎?”蘇乞年輕輕道。



                            婦人微愣,就哭笑不得,道:“你也十四歲了,不要光顧著看書,《奔馬勁》也要練練,不然怎么參加武舉,娘可聽說,沒有《奔馬勁》五層以上的功夫,可是連參加武舉的資格都沒有。”



                            雖然督促著,但婦人還是來到石桌前坐下,蘇乞年給婦人倒一杯清茶,而后就著這院子里溫軟的陽光,一壺清茶,一疊梅花糕,一本《詩經》和一本《民樂經注》,時光如指尖沙礫,無聲無息地流逝。



                            一天就這樣過去,等到殘陽如血,黃昏攆著晚霞,跑滿整片天宇,蘇乞年放下手中的《詩經》,他深吸一口,起身,看向眼前的婦人,閉上眼,再睜開,輕輕道:“謝謝你。”



                            婦人笑罵道:“你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而此時,在婦人眼中,蘇乞年身形卻漸漸拔高,一身素白布袍也化成青衫,他反手伸向背后,一口赤金長刀由虛化實,落入掌心。



                            “可惜,有些美好,不是你可以隨意踐踏的。”



                            嗡!



                            有刀鳴聲響起,蘇乞年握住刀柄,赤金長刀一寸寸出鞘,刀光熾亮,仿佛一輪朝陽,沖破了無盡黑暗,跳出了大地和深淵,朝著九天之上升起。



                            天地開始搖晃,仿佛要滅世一般。



                            婦人的臉色終于變化,她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掙脫出我的《顛倒紅塵大法》,就算是龍虎榜上那些妖孽,也不可能這么快就掙脫出去!”



                            可惜下一刻,她聽不到蘇乞年的回答,只有一縷刀光擠滿了她眼前整個世界,這刀光太熾盛了,甚至連她締結紅塵世界的精神力,都似乎被點燃,熊熊燃燒。(求月票推薦票,求訂閱,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百人棋牌破解版 排到三出豹子的规律 山东时时是什么东西 如何代理棋牌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幸运飞艇1—7雪球计划软件 天天彩票app下载 北京pk10是不是合法的 群赛车人工计划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