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六十八章 大光明拳,九霄引雷劍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謝大家的推薦票,感激不盡。)



                            道院內,很多人忘記了呼吸。



                            老人眸子很亮,尤其是看到蘇乞年那一身光明琉璃火時,不過此刻也有些咋舌,似乎強得有些離譜了,比傳聞中還要更勝一籌。



                            “這是什么拳法。”沉默片刻,余絕道開口。



                            蘇乞年沉吟,這一拳,蛻變自龜蛇拳,在他明悟休命本源之后,終于邁出了至關重要的一步,可以說,這一門拳法,已經步入了準二流之境,只等他參悟本源玄奧,再與拳法真意契合,就可將其徹底晉升至二流之境。



                            “大光明拳。”



                            蘇乞年道,如果說那位鎮魔槍傳人一身正氣本源點燃的是小光明火,那他這一身光明本源點燃的就是大光明火,立道休命,立道光明,這創演出來的,自然也是光明拳法。



                            以光明焚邪祟,以光明照不平,是為大光明拳。



                            哪怕現在只是一門準二流拳法,但融入了光明本源,汲取了武當太極的至大剛陽,這門拳法所展現出來的攻伐力,還是超出常理,幾乎只比那門《祭天拳》稍遜半籌。



                            “好一式大光明拳。”余絕道眸子冰冷且雪亮,“很可惜,若是你參悟玄奧,悟出拳勢,說不得可與我一爭高下,現在的你,除了這一式半吊子拳法,還能拿得出什么!你該感到慶幸,能夠逼迫我動用全力的,只有龍虎榜中人,讓你見識一下我龍虎山的劍術。”



                            余絕道伸手,一直未曾動用的左手道袍中,滑出一口通體紫紅的長劍,這長劍晶瑩,能有四尺三寸長,劍身一震。轟隆一聲,如有雷音炸響,震人心魄,更令得道院中諸年輕高手的隨身兵器顫鳴。赫然是一口無痕寶劍。



                            “驚雷劍!”



                            有神劍山莊的杰出弟子低喝,識出這把劍的來歷,乃是龍虎山當代掌教年輕時的佩劍,在其證道元神,鑄煉元神兵之后。就再難見到,沒想到傳到了這位小天師手中。



                            雖然被當代龍虎山掌教棄之不用,卻也是一口罕見的上位寶兵,以經受天雷擊打而不毀的雷鐵鑄煉而成,堅固無比,除了通靈神兵之外,少有外力可以將其損毀。



                            驚雷劍遙指,這位小天師渾身上下,就開始透發出來一股懾人的鋒芒,這股劍道鋒芒凌厲無匹。乃至此時天穹微黯,道院上空,有陰云匯聚。



                            劍未出,卻隱約有天象變化,這就令得那位劍神山莊的年輕劍道強者真正色變,駭然道:“難道,難道是那門劍術!”



                            什么?



                            一干年輕高手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臉色驟變。



                            “《九霄引雷劍》!”



                            明覺小和尚一字一頓道,此時,即便是這個出自少林的少年龍虎榜人杰。也不禁動容,那同樣是龍虎山鎮山絕學之一,《九霄引雷劍》,傳聞共有九九八十一劍。領悟到極致,九九歸一,接引九霄八十一道天雷降世,誅妖滅魔,無物不破,無堅不摧!



                            很難想象。這位小天師福緣之深厚,居然接連得傳龍虎山兩大絕學,這分明就是將其當成了下一任掌教的人選,不遺余力。



                            巷子里。



                            蘇乞年的目光也變得凝重,哪怕他得悟休命本源,修為更上一層樓,更推演出大光明拳法,但面對的也不是一般人,而是龍虎山這一代年輕一輩第一人,龍虎榜高居第四十七位的年輕高手。



                            伸手虛握,被折斷刀尖的赤金長刀被凌空攝拿,落入掌心。



                            蘇乞年心神沉入斷刀之上,他輕撫刀身,斷裂的刀身悲鳴,這口長刀他以真意開鋒,氣血淬煉,可以說是心意相通,此刻長刀受創,他體悟刀靈,他雙手握刀柄,所有的精神意志都沉入其中。



                            嗡!



                            有刀鳴聲響起,斷刀上,有無限光明浮現,刀鳴鏗鏘,有不甘、有不平、有鋒芒、有戰意!



                            蘇乞年孕刀式,斷刀抬起,刀刃對準了前方的余絕道,他目光堅凝,無量光綻放,直指人心。



                            “《九霄引雷劍》第一式,天雷動!”



                            余絕道長吟,紫紅晶瑩的驚雷劍劃出一道玄奧的軌跡,有劍勢升騰,天穹之上,陰云生雷音,絲絲銀電自虛空中浮現。



                            “劍勢!雷霆本源!”



                            這一刻,就算是那位來自天山的女至尊也不禁動容,若說世間有一種本源同屬五行陰陽七種本源,那就只有這雷霆本源。



                            傳說中雷霆分五行陰陽,雷出于天,乃是七種本源內,異種本源中最難領悟的一種本源,乃是天地間最霸道的力量,歷來彰顯天道威嚴。



                            通常而言,領悟所修內功心法所屬本源已是十分艱難,再想要領悟第二種本源,因為已有本源在身,感應模糊,其艱難將數倍提升。



                            這雷霆本源一出,就算是如明覺小和尚與女至尊虛若依兩位龍虎榜年輕高手,也相繼沉默,盛名之下無虛士,這位小天師的手段,更勝聞名。



                            轟!



                            驚雷劍出,九天之上,一道拇指粗的銀電乍現,墜落下來,落于劍身之上。



                            既而,驚雷劍上,一道足有丈長的銀白劍罡吐出,淡金光華繚繞,至剛至陽的氣息流轉,兩者契合如一,渾然天成。



                            陽雷!



                            明覺小和尚眼中精芒一閃,這就不僅僅是領悟了雷霆本源,更將之融入到至陽本源真氣之中,成為一種陽雷真氣,比之此前的至陽真氣更加霸道、神妙,這又更上一層樓,是以,此刻這位小天師一劍天雷動,所展現出來的劍力,絕對比其領悟的劍法本身,還要更勝一籌。



                            這一劍快逾閃電,銀白劍罡所過之處,真空波紋愈演愈烈,幾乎再生變化。



                            咻!



                            與此同時,蘇乞年也出刀了,他一刀劈出,無量光明迸發,光明刀氣自斷口處延伸出去,凝成近丈長的刀身,這一刀凝聚無量光,斬人世間不平,是為大光明刀。



                            這是休命第九刀!



                            咚!



                            劍罡與氣刀碰撞,沒有刺耳的金屬顫音,而如天鼓擂動,一聲巨響,幾乎傳徹數里之地,整個長安城東之地,幾乎皆聞其音。



                            幽深巷子外,百丈開外,又是數以十計的暗探被震翻倒地,這股音波太強了,隔這么遠也難以承受,其中不乏三流大成的修為,這一刻,諸多暗探面面相覷,心中駭然,那一劍引動的天象,他們同樣見到,龍虎山《九霄引雷劍》之威,令人心驚,區區二流人物,施展出這樣一劍,接引天威,難以想象,年輕一輩中,有幾人能夠接下這樣一劍。



                            同時,他們十分懷疑,是否是那一位蘇家次子在與其交手,還是另外兩名龍虎榜上的人杰,恐怕只有那位醉酒僧與女至尊出手,才能夠勉強攔得住吧。



                            幽深巷子里。



                            蘇乞年雙足犁地,斷刀揮斬在巷壁之上,火星四濺。



                            這一劍,震得他渾身氣血翻騰,若非是剛剛蛻變,經歷光明琉璃火淬煉過的肉身,換做之前,怕是根本擋不住,要身死道消。



                            盡管如此,他雙臂也隱隱痙攣,筋骨酥麻,一身休命真氣幾乎被震散。



                            砰!



                            他右足猛地踏地,終于在被震退十七丈后止住身形,看前方那位小天師緩步走來,紫紅驚雷劍斜指大地,劍尖摩擦青石板,留下一道深深淺淺的劍痕,如遭雷殛。



                            此刻,余絕道再看向前方這個少年的目光就隱現殺機,短短的片刻之間,這個少年極盡提升,雖然與他還相差不少,且一身內家真氣也略顯輕浮,但不可否認,能夠接得住他《九霄引雷劍》第一式,已經足以與龍虎榜七十位往后的年輕高手爭鋒。



                            但其太年輕了,內家修為尚未步入龍入大江的三流大成之境,余絕道可以想象,就算其一身武學領悟止步于此,等到其三流大成,乃至龍虎匯聚,步入二流之境,一身內家修為之雄渾,恐怕就是他,也有所不及,屆時或許還勝不過他,但絕對不會相差太遠。



                            差距太大了!



                            道院大殿前,老人蹙眉,他也看出來,此時的蘇乞年已經到達極限,除非是御動神靈身,施展出那一刀,否則無論如何都不是對手。



                            不過仰仗通靈神兵之利,即便勝之,也難免為人詬病。



                            老人看向人王,卻發現這位老朋友絲毫沒有睜眼的意思,他剛欲開口,就聞得鏘的一聲,他轉頭看去,卻發現道院前的巷子里,蘇乞年收刀入鞘,似乎放棄了抵抗。



                            嗯?



                            老人蹙眉,就生出不滿,無論如何,都不該認輸,認輸了就是認命,此時已經不是隱忍,那位小天師絕對不會留情。



                            道院中,一干諸宗派、世家的杰出弟子也露出錯愕之色,這是準備離開了嗎?他們相信,以剛剛蘇乞年展現出來了那種極速,真的一心要走,那位小天師也攔不住。



                            余絕道目光一凜,就欲勾動體內那道沉眠的氣機,今天說什么,也不能放這個少年安然離去。



                            而蘇乞年長身而立,卻沒有絲毫退走的意思,沒有人知道,祖竅神庭中,神靈身下凡,步入一片無盡黑暗的虛空,那里,一條由無盡光芒細砂凝聚而成的河流能有數十丈寬,崩騰流淌,不知起點,不知終點,不明方向。(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感謝大家的推薦票,感激不盡。)(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幸运飞艇6码规律 蓝洞棋牌下载 彩票玩快三大小单双怎么赢钱 看牌抢庄怎么玩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规律 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乌克兰美女在中国哪个城市最多 pc28蛋蛋稳赢技巧 下载单机斗地主 上海时时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