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三十章 破得了天下,破不了我蘇乞年(二更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還有一更。聽說溫柔的悍匪同志生日,十步在這里代表武盟的兄弟姐妹們祝你生日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阿彌陀佛,明覺,你怎么看。”觀禮之處,空焚大師低宣一聲佛號。

                            明覺小和尚咧嘴一笑,道:“院主向來言出必行。”

                            空焚老和尚第一次挑眉,他這位師侄對于武當的這一位,評價居然如此之高。

                            不過,顯然空焚老和尚并不知曉自家師侄曾經與那位小神仙共同的經歷,只知道自從這位師侄回山之后,就被召喚進入了達摩洞,再出來,就被定為了少林下一代方丈住持。

                            寺中雖有不滿困惑之音,但當法旨自達摩洞中傳出之后,就沒有了不同聲音,那一位功參造化,絕不可能無的放矢,或許其看到了什么,或者把握到了未來一角,也未必沒有可能。

                            嗡!

                            道臺前,蘇乞年右手捏拳印,緩緩抬起。

                            只是一個起手式,落在眾人的眼中,便仿佛執掌光明的仙神托起了太陽。

                            一股難言的氣韻散溢開來,落到行家的眼中,頓時令得不少人隱隱色變。

                            尤其是華山古玄通,這位混元榜上的高手,僅僅從起手式,他就感到了一股難言的宏大的拳勢在醞釀。

                            這樣的拳法,哪里像是一門二流拳法,甚至一流拳法,也難有這樣的神韻與威嚴。

                            《大光明拳》!

                            很多人記住了這門拳法,不論其是否能夠擋住《獨孤九劍》破氣式,只是這一門拳法本身,就非同小可,或許可以作為一流武林宗派、世家鎮壓底蘊的存在。

                            此刻,肉眼可見的速度,蘇乞年的右手捏拳印,一點白金彌漫,漸漸籠罩了整條手臂。

                            這種異象令得不少人眼前一亮,天地間有光雨垂落,本源氣息涌動,朝著這條手臂匯聚而去。

                            看這條如白金澆鑄而成的手臂,那拳頭上浮盈出來同樣如白金一般晶瑩的真氣,在手臂上盤亙纏繞,如一條真龍,散發出來深重的威嚴氣機。

                            這威嚴氣機之盛,比之此前,不知道要強盛了多少,卻又被生生掌控在拳鋒周圍三寸之地。

                            砰!

                            瞬息之后,那三寸之地真空粉碎,露出一方銀白的拳洞,說是拳洞,卻是粉碎真空世界,銀白的虛空壁壘,以一種極為震撼的方式,綻露在所有人面前。

                            “這種本源是……”

                            步長青露出無比凝重的神色,《獨孤九劍》可以弱擊強,但事實上,雖然眼前這位武當小神仙身在禁忌領域,但據他所知,這一位也只是與他身在同樣的境界,甚至他已踏入二流上乘之境,單論修為境界,對方還比他稍遜一籌。

                            “光明本源。”

                            蘇乞年直言不諱,坦坦蕩蕩,一點沒有隱瞞的意思,強的不是他的拳法刀法,而是他這個人,若是被別人洞悉了武學奧妙,就要萬劫不復,那還要練武做什么。

                            光明本源!

                            蘇乞年話音一落,不少五岳中人乃至武當弟子都露出錯愕之色,不是至陽本源,而是所謂光明本源?

                            也有很多五岳劍派中的高手,武當的執事、護法、長老一級的存在早就知曉,這世間本源,不僅限于陰陽五行七大類。

                            但有關休命刀蘊藏的本源,雖然歷來典籍中都有一些質疑和判斷,但今日,還是第一次有休命刀傳人親口道出,在這樣的場合,可謂是昭告天下。

                            這就顯示出來一種大氣魄,煉鐵手費長青心中嘆息,若非是休命刀傳人,眼前這個少年堪稱是一代人杰,將來極有可能到達一個眾人難以想象的境地,未必不能沖擊純陽之境,乃至把握天命,運轉造化。

                            但現在早早斷路,哪怕他身為頂尖元神人物,也不禁心中慨嘆,造化弄人。

                            咔嚓!

                            那股屬于光明的拳力還在攀升,三寸拳洞擴大到四寸。

                            雖然只是一寸的差距,但是拳力的增長,卻不只是一成兩成。

                            拳勢不漏,一切都在蓄勢,每一寸軌跡,每一處細節都清晰可見。

                            至此,很多人都看出來,這是那位小神仙刻意為之,真的就如同長輩指點晚輩一般,一步一步,將這一門拳法的諸多奧妙之處展露出來。

                            只是,這種展現的方式也給人帶來了無限壓力,至少無論是五岳劍派,還是武當諸峰中一些身在混元境第一步,乃至是第二步的高手,凝視那一只白金拳頭,只感到心驚肉跳。

                            尤其是武當諸峰護法、長老級人物,心中隱隱生出一種錯覺,這位小神仙,似乎時隔短短十余天,比當初更強了。

                            “出手!”古玄通喝道。

                            這位奪命劍仙眼光何等老道,也有些心驚,這個曾經的緩刑死囚,初見時甚至尚未筑基的少年,到了現在連他也不能夠輕視的地步,這樣的修行速度,實在是有些可怖。

                            且這一位出手,完全不像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年,無比老道,仿佛千錘百煉,一舉一動,都在無形中牽引人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事,步長青不弱,但《獨孤九劍》畢竟參悟時日尚短,天命劍法,哪怕只有一式,也蘊藏有無窮奧妙,若是全部參悟出來,足以驚天動地。

                            但現在就已經到了極限,以弱擊強,不是沒有極限,至少于而今的這位師侄而言,極限還肉眼可見。

                            幾乎就在這位奪命劍仙開口的剎那,步長青出手了。

                            一道劍光歪歪扭扭,但劍軌卻又筆直向前,風道本源匯聚,玄奧氣息乍現。

                            青色劍罡吞吐,嗤啦一聲,將真空劃開一道狹長的口子。

                            《獨孤九劍》破氣式,劍罡之凌厲,被凝練到達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境地。

                            不好!

                            蘇乞年身后,清夜幾人心神亂跳,哪怕他們心念再堅凝,但《獨孤九劍》之名,流傳無盡歲月,這是一門曾令妖皇都膽寒的天命劍法。

                            嗡!

                            幾乎在剎那間,青色劍罡晶瑩,就斬入了那四寸拳洞中,切入了粉碎真空世界。

                            這仿佛成為了一幅永恒的畫卷,華山九絕劍一劍破真空,切入了小神仙的粉碎拳洞中。

                            青色劍罡不碎,在粉碎真空的拳洞中堅定向前,最終切割在蘇乞年的拳鋒之上。

                            鏘!

                            一溜火星迸濺,大如人頭,但可惜沒能飛出粉碎真空世界就被湮滅了。

                            步長青微微變色,劍罡斬落,落到那一只如白金澆鑄而成的晶瑩拳鋒上,仿佛斬在了一塊堅固不催的寶鐵之上。

                            什么!

                            武當中人早已有所見識,但五岳劍派中人卻是第一次得見,這樣的肉身體魄,未免有些可怖了,要知道,就算是尋常下位無痕寶兵,也承受不住真空破碎的力量,九絕劍這一劍,鋒芒之凌厲,恐怕就是尋常中位無痕寶兵,也只能堪堪擋住。

                            吟!

                            這時,步長青手中長劍發出嘹亮的劍鳴聲,劍罡凝縮,全部包裹在了劍身之上,他進步向前,與蘇乞年相隔不足丈許,長劍真身切入了粉碎拳洞中,以一種難言的軌跡再次斬在了蘇乞年的拳鋒之上。

                            嗤!

                            金鐵交鳴之音刺耳,這一次,劍刃堪堪在那拳鋒之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白痕,若是持續下去,未必不能切入其中。

                            這時,屬于蘇乞年的聲音響起,宏大而威嚴,冷漠而堅凝,無敵信念震蕩四方。

                            “你破得了天下武學,但破不了我蘇乞年!”

                            昂!

                            話音落下,一道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響起,宛如開天辟地之初就已經存在,滄桑、古老、威嚴的氣機沖霄而起,撕裂開九天之上的無形陰霾,露出一道大口子,顯現出來朗朗青天。

                            有無量光明綻放,這是一股如龍的拳勢,霸道、剛陽、堂皇、凌厲,光明永恒無量,照耀虛空,有大自在,萬變不定。

                            難以想象,這是怎樣的一股拳光,哪怕是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也很難看清虛實。

                            煉鐵手費長青目光微凜,古玄通露出震動之色,臉色難看,這一拳于他而言不算什么,但絕對已經超出了步長青的極限。

                            但唯有親歷的步長青,才清晰感受到這一拳的可怖,那無儔的拳力,哪怕他破氣式切割一切,也撼之不動,那只拳頭無堅不摧,拳勢透發出來的無物不破的力道,甚至將他破氣式的劍力生生碾壓,成為齏粉。

                            除此之外,那股拳勢中透出的真龍威嚴,以及滄桑之意,仿佛紅塵滾滾,碾壓而來,幾乎讓他有一種迷失的錯覺。

                            身在江湖,誰能逃得過紅塵萬丈,刀槍劍戟,恩怨情仇。

                            這就是這一拳中深藏在拳勢中的東西,光明蘊紅塵,滾滾歲月長河,沖擊的不只是肉身體魄,更是精神與心靈。

                            砰!

                            無量拳光中,一口長劍被崩飛,一道身影橫飛出去,直到里許之外方才墜落下來,踉蹌倒退十余步,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鏘!

                            長劍墜落,堪堪插在了他的耳邊。(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還有一更。聽說溫柔的悍匪同志生日,十步在這里代表武盟的兄弟姐妹們祝你生日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四肖四码免费期期准一 山东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长春按摩那里好 星辰娱乐棋牌下载 彩票任务赚佣金的平台 王者荣耀上官婉儿去图衣 998棋牌游戏通比牛牛 赛车5分彩计划 清纯校花的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