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八十九章 妖圣歸來?九殺懸頂!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辰時。

                            初夏的朝陽已經升起。

                            蘇乞年睜眼,看前方老林里走來的老人,一個油紙包被遠遠地拋過來。

                            而老人自己,也抓著一個油紙包,里面是三、四個熱騰騰的肉包子。

                            蘇乞年打開油紙包,自同樣化成石質的光明熔爐內取出兩壇老酒,一壇拋給老人,一壇則自己拍開封泥,長飲一口。

                            肉包子綿軟,面香濃郁,蘇乞年就著一壇老酒,飽食一頓。

                            事實上,達到了他這樣的修為境界,龍虎金丹凝聚,早已可以食氣而生,不必再攝入五谷雜糧,五谷雜糧于他而言,反而會成為一種雜質殘留下來。

                            不過蘇乞年卻始終不會忘記,他行走于紅塵,還是一個人,哪怕就是傳說中的仙,也逃不過半個人字。

                            這,就是道。

                            最后一口酒入喉,蘇乞年手中的酒壇落地,摔得粉碎。

                            “黑暗歲月,九幽也曾經出手暗殺妖族大帝,乃至皇者,為何今日將屠刀指向同族。”蘇乞年看向老人,認真道。

                            老人一身灰袍,花白頭披散,很是整潔,他輕笑一聲,道:“九幽殺戮,殺生成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談指向同族,他日妖圣歸來,九幽自然不會置身事外。”

                            妖圣歸來!

                            蘇乞年目光一凜,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四個字,黑暗歲月末代,九大妖圣被放逐時空長河,難道五千多年過去,其還能找到歸路,重新降臨人世間?

                            這就不是一般的劫數,九位妖族圣人重臨人世間,那將是一場難以估量的災難,黑暗歲月再臨人間,必將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五千多年過去,初代漢天子早已坐化,龍族先賢消逝,世間不見真龍影,人間最強的武力,也不過是天命準圣。

                            準圣準圣,到底不是真正的圣人,而妖族九位圣人,若是歸來,誰人可敵?

                            沒有人知曉圣人可以活多久,世間有諸多傳聞,有說成圣之后可長生久視,有說成圣者壽五千載,也有說一萬載,人族唯一流傳下來的可供參悟的,便是當年大夏人皇曾經說過,成圣者,亦難逃時空枷鎖。

                            這是否可以佐證,圣人也難以長生,沒有人知道。

                            如今歲月悠悠,轉眼間五千多年過去,曾經活著的,都化成了一杯黃土,甚至有人什么也沒能留下。

                            蘇乞年看向灰袍老人,沉聲道:“九幽是否知道什么?”

                            老人深深地看他一眼,道:“撐過九殺,自然可以窺見一斑。”

                            蘇乞年挑眉,道:“請!”

                            呼!

                            蘇乞年話落,一股疾風自兩人之間席卷而過,卷起幾片落葉,塵土輕揚,尚未落入水潭里,便被瀑布濺起的浪花撲滅。

                            灰袍老人不動,蘇乞年亦不動,而此時兩人頭頂上方的天穹之上,天光黯淡,有陰云匯聚,遮蔽了朝陽,直至有若有若無的雷音響起。

                            這是兩人的氣機在交織,相互傾軋,毫無疑問,老人是一位少有的混元境高手,至少也邁入了第五步,甚至接近了第六步,那雄渾的精神隱隱勾動本源,散出來一股深重的威嚴氣勢。

                            蘇乞年神色不變,甚至平淡如水,任憑老人的氣機沖刷,也不退半步,亦不落半點下風,卻也沒有占得半點上風,仿佛一切都維持在這樣一種不進不退的狀態。

                            灰袍老人的目光微凝,身為九幽中人,對于危機的嗅覺無疑要出這世間大多數的武林中人,他們相信任何一絲冥冥之中的感應。

                            吟!

                            一口如秋水般的長劍被老人自腰間抽出,淡淡的劍吟聲,沒有想象中的殺戮之氣,反而是一股清新的水氣,長劍如水,波光粼粼,老人凌空刺出,甚至連真空都未刺破,就這樣扭曲著空氣,到達了蘇乞年身前三尺之地。

                            就是這樣一劍,蘇乞年化掌為刀,斜斜斬出,看上去無比緩慢,甚至連空氣都未曾撼動,卻后先至,落到了劍身之上。

                            哐!

                            掌劍相交,一瞬間竟迸出驚人的撞擊音,以兩人為中心,方圓百丈之地,真空瞬間崩碎,步入粉碎真空世界。

                            咔嚓!

                            有悲鳴聲,灰袍老人退后十余丈站定,看手中秋水般的長劍,劍身與那掌刀交擊之地,生出了一道清晰的裂痕。

                            輕撫劍身,老人嘆息一聲,道:“陪伴了老夫多年,你終究還是沒能撐得住。”

                            老人與劍低語,仿佛老友一般,蘇乞年沉吟,開口道:“對不住了。”

                            非是這口劍脆弱,事實上,這是一口接近了上位之境的中位無痕寶劍,從某些方面來說,已經初步涉足了上位之境,但時至而今,蘇乞年的肉身體魄之堅固,已經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境地,中位無痕寶兵也難攖其鋒。

                            “無妨,這世間生離死別如此,老夫不過生出幾分感嘆罷了。”灰袍老人抬頭,看向蘇乞年,沉聲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你能走到這一步不容易,第九殺……”

                            老人欲言又止,最終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雙手捧劍,轉身就走。

                            看老人離去的背影,蘇乞年沒有再出手,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殺手,甚至不像是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存在,其對于生命的熱愛,還要出尋常人的想象。

                            九幽第九殺!

                            這時,蘇乞年的眼中浮現出一抹沉凝之色,九幽不知起源,古老相傳于五千多年前妖族降臨之際便已存世,曾有絕世殺手,潛藏虛空,一夜之間連誅三大妖帝,震驚天下。九幽不同于一般江湖武林宗派、世家,沒有人知曉其根基所在,但是其底蘊深厚,不僅僅在大漢境內,就是四方諸國,也有其蹤跡。

                            九幽人不僅對暗殺之人出手狠辣,尤其是對自己,九幽人的無情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九幽不同于尋常江湖殺手,出手最多九次,九次之后,無論成敗,都不再插足。

                            而傳聞,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哪怕就是五國天子中,也曾經有遭受過九幽的刺殺。

                            九幽第八殺已過,只剩第九殺。

                            剛剛兩人交手雖然看上去波瀾不驚,但是蘇乞年卻明白,并非只是試探,只是二人于力量的掌控,都已經到達了一種極為高深的境地,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泄漏和流失。

                            那一劍,蘇乞年從中捕捉到了水行本源的力量,且足足迸出來五種本源玄奧,只是被老人以一種如清泉流水般靜謐的劍法囊括在其中,這一劍,尋常年輕禁忌王者也難攖其鋒,當然,經歷過混沌湖悟道的劉清洪四人,而今絕對已經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說成為古往今來年輕禁忌中的最強者,如那俠客島十絕關內烙印的十人,卻多半相差不遠了。

                            可惜,而今離開了俠客島,否則蘇乞年倒是想要再闖十絕關,與十位古往今來最強的年輕禁忌交手,以印證己身,在破入一流混元境,踏上圣禁之路前,將己身提升至最極盡巔峰的狀態。

                            只剩下最后一殺了!

                            蘇乞年沉吟,第八殺已經強至如斯,從最初的第一殺,到現在的第八殺,出手的九幽殺手的武力,幾乎是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其中,雇主需要付出的代價,恐怕就是尋常頂尖宗派、世家的底蘊,也要傷筋動骨。

                            而有這樣的底蘊,且有足夠的理由的,持續如此之久,蘇乞年已經很清楚,到底是何人請動了九幽。

                            如此看來,當年之事,多半沒有那么簡單。

                            蘇乞年念及過往種種,當初的自己,實在是太過微不足道,說是螻蟻都不為過,但就算如此,也受到了重重監視,乃至是諸多暗招,這就極不尋常。

                            看來此番進京,多半不會太平。

                            蘇乞年輕吸一口氣,九幽第九殺,也是最后一殺,若是難以成行,就不會再出現,但毫無疑問,這第九殺必定非同尋常,至少也是一流混元境第六步,甚至是第七步巔峰圓滿之境的高手也很有可能。

                            或許,并沒有這么簡單。

                            蘇乞年想起老人離去前欲言又止的目光,能夠令這位九幽第八殺也如此遲疑的,恐怕于他而言,也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

                            收起了心中所有的輕視,于九幽,在見到灰袍老人之后,蘇乞年也明白,這絕對是一座難以想象的傳承,不只是殺戮而已。

                            且蘇乞年相信,以九幽的手段,不可能不知道他身懷通靈神兵,這最后一殺,一旦出手,必定石破天驚。

                            三日之后。

                            京道,安康州,紫陽縣。

                            再次走進紫陽城,與當初就是截然不同的光景,在走進城門的那一刻,蘇乞年目光微動,嘴角就浮現一抹冷笑。

                            這一路上,第九殺遲遲未現,他的身后,卻是多出了幾條尾巴。

                            這世間多是瘋狂者,尤其是于一些老輩一流高手而言,他們身臨絕顛多年,卻遲遲難以更進一步。(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一分快三稳赢技巧口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时彩计划 盈宝彩票是真的吗 武汉按摩全套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大乐透历史对比查询器 成都按摩那里有 龙虎和怎么下注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