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一百零四章 五行劍氣,劍痕借道!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蘇乞年出刀了!

                            休命刀斬虛空,刀光瀲滟,亙古永存,歲月朽而我不朽,百世輪回亦不悔。

                            刀勢不滅,這是休命十四刀。

                            鏘!

                            刀光乍現,不死不滅,如照亮了亙古長夜。

                            噗的一聲,劍氣爐鼎被一分為二,刀光微黯,仍然堅定不移地朝著宮商羽斬去。

                            這一刀,將虛空割裂出一道大裂縫,不滅的刀勢幾乎攀升至一種極境,竟有了些許蛻變的跡象。

                            “雕蟲小技!”

                            冷哼一聲,宮商羽彈指,按在第二根水藍色琴弦上。

                            嘣!

                            有如離弦之音,一口湛藍長箭晶瑩,迸射而出,帶著一股振聾發聵的顫音,洞穿虛空。

                            這是第二劍,水行劍氣!

                            道韻傾天,水氣氤氳,隨著這一箭出,仿佛有藍天碧海墜落下來,這是劍意,不過卻不是真正的劍意,在蘇乞年感來,比之當初的月下風雨,似乎還要差上幾分,只能稱得上是半步劍意。

                            想來,如此人這樣的心性底蘊,若真的參悟出來寧折不彎的劍道本源,倒真的令他懷疑。

                            嘭!

                            不滅的刀光被洞穿,炸碎,箭光余勢不減,幾乎在彈指間就到達了蘇乞年身前三尺之地。

                            蘇乞年不退反進,休命刀綻放萬丈光明,刀光拔地而起,宛如一座神岳臨世,墜落九天蒼穹。

                            永恒的刀光里,一個個世界在生滅,生死之后,又是下一個輪回。

                            這是休命十五刀。

                            鐺!

                            刀刃與箭尖碰撞,竟生出猶若實質的金鐵交鳴聲,一股毀滅的漣漪裹挾著鋒芒與道韻,席卷八方天宇。

                            這是一股恢宏的撞擊音,驚得遠方諸多混元境強者也色變,一個個開始后退,因為這股撞擊音也裹挾著一股震懾,撕裂精神的莫名偉力,若是離得太近,多半要遭劫。

                            那個少年,竟然持一口通靈神刀,在與一位至少五重分身境的元神榜高人的元神分身在交手,展開激戰。

                            叮!叮!叮!

                            不等道音消弭,宮商羽接連彈動剩下的三根琴弦,金行劍氣、木行劍氣、土行劍氣齊動,三道劍氣升空,如三座大山,朝著蘇乞年墜落、鎮壓下來。

                            這是絕殺,宮商羽三劍齊動,欲將蘇乞年徹底鎮殺。

                            嗡!

                            有刀鳴鏗鏘,撕裂開碧水漣漪,蘇乞年雙手握刀,目光鄭重,看向前方,一刀斬落。

                            這一刀落下,沒有一絲一毫的扭曲,蘇乞年目光堅凝,在他的眼中,三座劍氣大山并不存在,唯有一方混沌如雞子,有神靈孕育其中,驟然蘇醒,一口神斧開天辟地。

                            轟隆隆!

                            混沌雞子炸開,清氣上升,濁氣下沉,生機孕育,日月星辰齊現。

                            這是休命十六刀!

                            這一刻,休命刀迸發出奪目的光華,光明照九霄,噴薄出一股朦朧而燦爛的刀光,白金琉璃一般的刀罡古拙蒼渾,卻鋒銳難擋,刀光斬落,如古神辟天地,定八方。

                            以休命刀施展出來的休命十六刀,那股刀勢之強,鋒芒之凌厲,便是宮商羽,也是微微色變,一口遠未徹底復蘇的通靈神刀,在這個少年的手中,居然展現出來了這樣驚人的攻伐力,實在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哐!

                            有如仙界天鼓被擂動,又好像天界神匠掄起了神錘,十數里外,一干混元境高手皆悶哼一聲,有人嘴角溢血,踉蹌倒退,有人身子劇震,連退數步,僅有寥寥數人不過身形微晃,便止住了身形,無一不是一流巔峰強者。

                            噗!

                            而距離他們數里之外,一些一流之下的江湖人物就承受不住,有人驟然間炸碎,血與骨飛射,身死道消,有人筋斷骨折,頭暈目眩,還有人七竅流血,暈厥過去。

                            這一下,無數武林高手色變,開始暴退,直到此時,他們才真正明白,元神之威不可觸,即便相隔這么遠,也依然受到波及。

                            足足十息過去。

                            等到熾盛的光與撞擊音消弭,眾人再看向前方,除了人王與那口大夏玄黃鼎之外,哪里還有蘇乞年與宮商羽的影子。

                            洞虛世界。

                            黢黑的洞虛世界,存在著諸多光怪陸離之地,蘇乞年手持休命刀,立在其中,看前方數里之外的宮商羽。

                            宮商羽看前方這個少年,一個不過二流巔峰的存在,憑借一口通靈神刀,居然與他這道元神分身鏖戰到現在,實在是難以想象,就算摒棄那口通靈神刀,此子也堪稱是年輕禁忌中古往今來的最強者,或許沒有之一。

                            即便是大漢龍虎榜上,而今位列魁首的那位飛刀李家的傳人,例不虛發的飛刀,恐怕也未必能夠傷到這個少年。

                            一念及此,宮商羽的眼中就浮現出來一抹殺意,即便這個少年白發,滿身滄桑暮氣,顯然休命刀劫已經提前降臨,沒有多長時月可活,但若是讓這個少年破入一流混元境,那休命刀法再領悟出來幾刀,必定會是不小的麻煩。

                            什么人最可怕?

                            不計生死的頂尖元神人物最可怕!

                            而這個少年,極可能掌握逆伐元神的武力,于歷代休命刀傳人而言,這并不是很難。

                            殺!

                            蘇乞年暴喝,手中休命刀震,這一次,他主動出手,刀法展動,鎖定宮商羽。

                            叮!叮!叮!

                            五行弦音劍連動,五行劍氣照耀洞虛世界,鋒銳凌厲到達了極點。

                            本來,劍氣是不及劍罡的,但是在這位五指琴仙的手中,劍氣之鋒銳,凌厲之處,卻是比劍罡、刀罡更強一籌。

                            這是一場于蘇乞年而言,前所未有的激戰,與這位五指琴仙的元神分身交手,對方無論是眼界還是對于武學招式的領悟,時機的把握,等等種種攻伐之道,都要遠遠超過他。

                            轉瞬間,兩人交手數十招,有血花濺起,那是蘇乞年被琴音擊中,劍氣吞吐,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半寸長的淺薄劍痕。

                            好堅固的肉身體魄!

                            宮商羽也有些心驚,這個少年的肉身之強,被他蘊藏元神氣機的劍氣掃中,也不過如此,這分明就是觸及到達了肉身成王的壁障,若是可以臻至其中,就是兩重天地,再不相同。

                            十數息后,兩人重新站定,又各自回到原點。

                            蘇乞年一身劍痕,鮮血淋淋,不過都不是很深,五行弦音劍精妙絕倫,他竭力施展休命刀法,也未能擋住,劍氣鋒芒撕裂肌體,殘留在劍痕中,任憑他氣血如龍,一時間也難以驅逐,因為那位五指琴仙知曉他肉身體魄強盛,并不給他這樣的時間。

                            此刻,宮商羽的臉色不是很好看,數十招了,他竟然還沒能鎮殺這個少年。

                            身為元神分身,到底不是本體,也并非是真實的肉身,以他而今的修為境界,至多也就相當于證道元神,尚未渡過一重雷劫的存在,即便如此,也是堪比頂尖元神的力量,加上本體的諸多領悟,絕對非同小可。

                            由此可見,恐怕尋常初步證道的元神人物,只要未曾渡過一重雷劫,未必能夠殺死這個有神刀追隨的少年。

                            深吸一口氣,宮商羽終于收起了心中所有的輕視,他露出鄭重之色,雙手五指輕撫五色琴弦,五行道則神鏈晶瑩,到了宮商羽的指尖,頓時溫馴無比。

                            蘇乞年的目光也變得無比凝重,隨著宮商羽撫動琴弦,他分明能夠感到身上諸多劍痕中,五行劍氣鋒芒在躁動,如有靈性一般,要將傷口再次撕裂開來。

                            “宮商角徵羽,五行弦音劍!”

                            這一刻,宮商羽長吟,他足踏五行方位,雙手五指拉動琴弦,彼此交織,道則神鏈糾纏,最后竟融合為一,成為一根五色琴弦,晶瑩剔透。

                            一股莫大的危機涌上心頭。

                            不過蘇乞年的目光卻變得無比熾亮,甚至隨著宮商羽的動作,他放棄肉身對于五行劍氣鋒芒的壓制,任憑其肆虐。

                            而借助五行劍氣鋒芒與宮商羽同源的感應,蘇乞年開始捕捉那股莫名的道韻。

                            吟!

                            有淡淡的劍鳴聲響起,隨著宮商羽的指尖落在那根五色琴弦之上,一股難言的鋒芒升騰而起,那是屬于劍道的鋒芒,有絲絲縷縷若有若無的本源之力浮現,令得那股劍道鋒芒更盛,變得凝煉。

                            那是劍道本源,不過很可惜,這位五指琴仙并未完全領悟,只勉強觸及了門檻,盡管如此,也令得那五行弦音劍的劍勢蛻變成了半步劍意。

                            劍意鎖定蘇乞年,頓時令他生出一種避無可避的錯覺。

                            嗡!

                            即刻,宮商羽拉動五色琴弦,一口五色晶瑩的氣劍在琴弦前由虛化實,顯化于世。

                            五行弦音劍!

                            這才是這一門絕頂劍法的精髓所在,隨著這一口五色氣劍成形,五行道則流轉,本源之力自虛空中來,如長江大河一般匯聚至劍身之中。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五行本源之力交織,映射在蘇乞年的眼中,被他一身劍痕感同身受。(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嗯,下一章會更精彩。)(未完待續。)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王中王4肖六码 快速时时是私吗 篮球投注量 pk10手机计划软件 3000万彩票一损万金拒失信 麻将斗地主棋牌 长沙按摩会所丝袜 中国足彩网 时时彩组选包胆介绍 pk10软件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