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青羊宮,蘇乞年!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求周一推薦票。)

                            十月初五。

                            秋風微冷,喜鵲湖上已經染了霜意。

                            湖心島上,清晨的風微寒,一汪清潭前,蘇乞年靜心垂釣。

                            若是有人在這里,就會發現,那青竹釣竿上,除了一根線外,不說魚鉤,連一根金鐵之物也沒有。

                            蘇乞年看身前如鏡的水面,周身時間本源微漾,將整個潭水都籠罩在內,只見潭水中,一尾尾青魚從魚籽到幼苗,再到成年,幾乎彈指間就是一個變化,呼吸間就是一個輪回。

                            隨著四方氣運匯聚,這些時日,蘇乞年對于時間本源的參悟,不斷有靈思迸發,第六種本源玄奧,也呼之欲出。

                            湖北道,十堰州。

                            四百里武當山,逍遙谷中。

                            入夜,碧湖畔一間間茅草屋里的燈火都漸漸熄滅,有年輕的身影躺在簡陋的木床上,看窗外清冷的月光,雖然身在逍遙谷,是戴罪之身,但在這些年輕人的眼中,皆光芒湛亮,如點燃著不熄的燈火。

                            曾經,在六年前,這座逍遙谷中,走出了一位武當小神仙,近日于三界河畔,鎮壓妖族八大年輕高手,被譽為人族年輕一輩第一人。

                            出身卑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武道之心。

                            即便是螻蟻,亦可騎乘在龍首之上,愈是艱難的困境,愈可能誕生不滅的傳說。

                            在逍遙谷中,有一座看上去顯得有些清冷的竹樓,竹樓很雅致,甚至在竹身上雕刻有道家真武大帝的形象,一頭龍龜相伴左右,細微處精巧絕倫,歲月流水沖刷,令得竹身上積淀了一層厚厚的包漿,晶瑩透亮,比寶玉更瑰麗。

                            月上中天。

                            竹樓里的燈火還沒有熄滅,門前點著經年不滅的長明燈,祭祀用的香油加入了地底埋藏數百年的沉香粉末,淡淡的沉香味彌漫,可以令人心神寧靜,進入深層睡眠。

                            這時,竹樓外,通往逍遙谷外的入口處,出現了兩道身影,一名今日值守武當山腳的清字輩外院年輕道士,一名看上去風塵仆仆,臨近花甲之年,身著藏青武袍的老人緊隨其后。

                            兩人一前一后來到竹樓前,值守的外院道士朝著老人點點頭,就轉身離去。

                            吱呀!

                            不等老人開口,竹樓的門就緩緩洞開,顯現出來一名手持書卷,一身青色蠶絲道袍,絡腮胡子,面色黝黑的中年道士的身影。

                            “林管家!”

                            靜篤道士蹙眉,已經很多年了,他幾乎已經快忘了那片生他養他的土地,而眼前的老人,還有幾分他年輕時記憶中的模樣,即便練武之人一定程度上可以比普通人活得更長,但也不能夠磨滅歲月的痕跡。

                            “大公子!”

                            林管家看到靜篤道士后,眼中頓時露出驚喜之色,但很快就化成了急切之色,不過隨即,老人略一遲疑,到了嘴邊的話,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起。

                            靜篤道士目光微變,他可是知曉那一位的性子,林管家現在出現在這逍遙谷中,若非是生死存亡,也絕對相差不遠了。

                            “林管家但說無妨!”

                            幾乎是一步邁出,靜篤道士就出現在了老人身前三尺之地。

                            林管家先是一怔,好快的速度,他也是二流龍虎境下乘巔峰的修為,但大公子這一步邁出,他居然沒有看出半點虛實,可見大公子的修為武力,還要遠遠在他之上,武當神功,當真名不虛傳。

                            只是聽聞大公子駐扎這武當逍遙谷,依然還是一名執事,武當山中,一旦晉升一流混元境,就會成為護法,也就是說,大公子而今,依然還只是二流龍虎境的修為。

                            以二流龍虎境的修為,想要抵擋住那一方洪流的沖刷,即便有武當門人的身份,怕也會力不從心。

                            但念及而今岌岌可危的家族,林管家也顧不得那么多,聲音有些沙啞,道:“大公子,林家十日之內,有覆滅之危。”

                            什么!

                            靜篤道士渾身一震,他俗家姓林,出身江西道廬州,家族是廬州境內一方準一流武林世家,早年他一心向道,不愿繼承家業,甚至與父親恩斷義絕,凈身出戶,到處尋訪名山,直至后來機緣巧合之下,被武當紫蓋峰峰主寧云子收入武當門下,再到后來,諸多變故,他也就在這逍遙谷中常駐。

                            轉眼間已經二十多年過去,他年過不惑,已經快要記不清家鄉的土地到底是什么顏色。

                            本來以為,這一生都不會再與那一片土地再有半點瓜葛,卻沒有想到在今日得到了這樣的消息。

                            “母親可還安好?”

                            靜篤道士開口,即便極力掩飾,聲音依然現出了顫音。

                            林老管家眸光一滯,靜篤道士頓時面色一白,喝道:“快說!”

                            咬牙,林老管家開口道:“近日,廬山派一名長老前來家中,要求林家遷出祖地,因為一條廬山派執掌的紫銅礦脈,恰好延伸到了我林家祖地之下,且有紫銅精金隱現,老夫人多言了兩句,被那位朱長老氣機所傷……”

                            “混賬!”

                            靜篤道士眼中寒芒一閃,四方十丈之地,空氣變冷,荒草中彌漫的沆瀣,都生出了凍結的跡象。

                            很快,靜篤道士又露出沉吟之色,廬山派乃是廬州境內最大的武林宗派,乃是一方頂尖門派,甚至在頂尖宗派中,都少有可及,廬山派掌門,更是元神榜上排名二十余位的高人,在大漢元神中有赫赫威名。

                            至于紫銅礦脈,雖然紫銅珍貴,可以鑄煉斷發利刃,乃至下位無痕寶兵,但真正令得廬山派心動的,恐怕還是紫銅精金,那是足以鑄煉上位無痕寶兵,乃至通靈神兵的珍稀寶鐵,若是紫銅金鐵髓,那就是靈鐵了,但即便是紫銅精金,也足以令任何頂尖宗派心動,甚至若是出現在這十堰州境內,武當也會心動。

                            “走!”

                            深吸一口氣,靜篤道士喝道,沒有半點猶豫。

                            林老管家心中一喜,卻又有些忐忑,不知道武當的名頭,能否遏制住那廬山派,畢竟據他了解,大公子也不過只是一個執事,還是看守逍遙谷這樣的緩刑死囚之地,在武當山中顯然并不被待見。

                            而身為鎮國大宗,如武當山中的執事,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威懾一般的一流宗派、世家足以,但換做是廬山派這樣的千年頂尖大宗,實在是沒有一點底氣。

                            “等等!”

                            剛剛邁出一步的靜篤道士又止住身形,這就令得林老管家心中一沉,難道大公子也不愿招惹廬山派,這時改變了主意,不愿去趟這趟渾水。

                            事實上,林老管家心中也無比焦慮,若非是走投無路,如非是為了列祖列宗留下的基業,老爺是絕對不會命自己前來這湖北道十堰州的,但凡有一點辦法,以他對老爺的了解,真的只涉及他自身,即便是死,也不會再拉下臉面,求到這位大公子身上的。

                            只恨當年太決絕。

                            既而,林老管家就看到靜篤道士轉身,如沒有半點猶疑和留戀,走進了竹樓中。

                            這……

                            老管家渾身一顫,連心靈也顫栗起來,他感到有些悲傷,當年那個意氣風發,卻又淡然如水的少年,而今真的連一點舊情都不念了嗎?

                            老人還清晰地記得,當初他走出林家前,老夫人咳血也要將他送到大門外,他看得出來,老夫人眼中殷切的目光,那是積淀了二十多年都未曾顯露的,壓抑了多時的思念。

                            人之將死,還有什么臉面抹不開,還有什么情緒需要壓抑,總有一些遺憾,需要在這個時候彌補……

                            只是林老管家怎么也想不到,他千里夜行,趕到這武當山中,換來的,卻是這樣一道決絕的背影。

                            搖搖頭,老人就要轉身離去,卻看到身前人影一閃,本來走進竹樓的靜篤道士,又出現在了面前,并遞過來一本雕版的,散發出油墨清香的書。

                            這是……

                            林老管家接過靜篤道士遞過來的書,看到那焦黃紙頁上字跡溫潤的《禮記》二字,露出不解之色,他不清楚靜篤道士此時的舉動,到底有何意義。

                            而后,就看到靜篤道士露出鄭重之色,沉聲道:“林管家,我先行前往江西道,你且持這本書,繞道前往江淮道海陵州,替我尋一個人,將這本書交給他,請他前往江西道相助一臂之力。”

                            江淮道海陵州?

                            林老管家聞言先是心中一喜,大公子果然不是忘本之人,但很快又露出遲疑之色,以大公子的修為身份,又能識得什么樣的武林名宿,要知道,對方乃是一方頂尖大宗,千年傳承的廬山派,即便是尋常一流混元境,也多半不會放在眼里,或許只有那證道元神的存在,才能令其有所忌憚,只是那可能嗎?

                            林老管家心中搖頭,但還是看向靜篤道士,認真道:“大公子放心,我一定帶到,不知道大公子要我尋的是哪位高手。”

                            這時,靜篤道士卻是輕吐一口氣,目光有些悠遠,直到數息之后,方才開口,淡淡道:“青羊宮,蘇乞年!”(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福州按摩休闲 南昌酒店按摩 600万彩票网安卓手机版 红魔3肖6码准不准 中国体育彩票手机投注 北京pk赛车下载彩金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 设计一个稳赚不赔的局 3d复式怎么中奖规则 5星老时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