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五十章 王階血丹,你是什么東西!
                            (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

                            明月如盤。

                            光明頂上幽靜無聲,月光下,蘇乞年盤坐在懸崖邊生滿了墨色青苔的磐石上,他呼吸吐納,于尋常人族而言,唯有到了修行第二境才能汲取天地間無處不在的精氣,以補益己身,漸至辟谷之境,但于其而言,以天人境高等,臨近巔峰的精神意志,先天神照,沒入虛無,源源不斷的天地精氣,頓時如百川歸海一般,沒入其口鼻之中。

                            嗡!

                            一股源自血脈的躁動,蘇乞年身前,一枚能有拇指大小,通體若白金琉璃般,晶瑩剔透的丹丸由虛化實,緩緩凝聚而出。

                            血丹!

                            這是人族于修行第一境吐納凝煉的人體大丹,而隨著蘇乞年這一枚血丹成形,虛無中,有五色瑞氣浮現,纏繞在這枚血丹之上。

                            王階血丹!

                            蘇乞年挑眉,每一種人體大丹,都有五種品階,分為地階,天階,王階,帝階,皇階五等,分別纏繞一、三、五、七、九這幾色瑞氣,品階越高,也愈發難得,對于服丹者,也將擁有更大的助益。

                            雖然不清楚這王階血丹真正的意義,但蘇乞年也明白,恐怕對于任何煉血境的人族而言,都有不小的誘惑。

                            且剛剛一瞬間,蘇乞年分明感到,那自虛無中來的瑞氣,似乎還有兩種呼之欲出,但約莫還欠缺了一些什么,終究未能現世。

                            伸出一只手,蘇乞年念動間,這枚血丹就落入掌心。

                            “王階血丹!”

                            這時,自不遠處的山道入口,響起一聲驚呼。

                            炎鐵山今夜巡守,本來只是念及白天的天脈雷音,對于光明頂上那一位所修的戰法實在好奇,想要借機登頂,或許能窺見幾分真髓,卻沒有想到,甫一登頂,就看到了蘇乞年手中一枚若白金琉璃,纏繞有五色瑞氣的血丹。

                            五色瑞氣,于炎鐵山而言,也只是聽說過,或者從一些典籍手札上看到過,真正親眼目睹,他活了近三十年,還是第一次。

                            就炎鐵山所知,放眼整個炎云古星,地階血丹十分常見,到了天階血丹,就十分難得,整個炎云血部,除了歷代傳承下來的,也就只有未晉升融魂境之前的族兄炎青,以及而今被譽為族兄之下,他炎云血部第一年輕高手的炎升云,才有吐納凝煉天階血丹之力。

                            而天階血丹,即便是勉強凝聚三色瑞氣,藥力之強盛,也是尋常地階血丹的十倍,對于千夫長級,煉血小圓滿的高手,都有增益修為,淬煉意志之功,若是煉血小成之下,一旦煉化,怕能相助接連貫通接近十條天脈。

                            即便是而今的炎升云,吐納凝煉的天階血丹,也不過初凝三色瑞氣,往往三天才凝煉出一枚,堪稱炙手可熱。

                            再看此刻蘇乞年手中的那枚血丹,不僅晶瑩剔透,純凈無瑕,五色瑞氣凝若實質,即便相隔數十丈,也隱隱散發出來一股令人戰血躁動的丹香,哪怕從未見過王階血丹,炎鐵山也可以肯定,這枚血丹,在王階中,多半也可納入最上乘。

                            難怪近日以來,光明頂上天脈雷音不絕,此人居然擁有王階血丹,以王階血丹貫通天脈,這種奢侈,如炎鐵山,也不禁心生搖曳,難以想象。

                            煉血大圓滿!

                            下一刻,炎鐵山精神意志感知,頓時心中一震,這短短不到十天之內,此人居然一路重修,重新步入了煉血大圓滿之境,這種精進之速,哪怕是跌落境界之后重修,也未免驚世駭俗,放眼整個炎云古星,都聞所未聞。

                            如此看來,除了那王階血丹之助,其一身戰法,也極可能是一門強大的兵法。

                            唯一可惜的就是,此人修行錯路,跌落境界,而錯路難續,雖然其看似恢復至煉血大圓滿之境,但恐怕還隨時可能再次跌落下去,淪為凡人。

                            王階血丹!

                            在炎鐵山身后,還有幾名隨行巡守的千夫長,這一刻皆目光灼熱,露出難以抑制的渴望之色,王階血丹,這種傳說中的人體大丹,絕對超越了尋常天階血丹十倍不止,若能夠得到一枚,怕足以令他們一身修為,乃至精神意志生出翻天覆地的變化,煉血大圓滿指日可待,甚至可以打下堅實無比的根基,在大圓滿之境,吐納凝煉出天階血丹,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此時,炎鐵山深吸一口氣,他初入淬骨大成之境,覺醒人族戰體,距離淬骨大圓滿,有吐納凝煉骨丹的資格,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現在吐納凝煉的,依然是地階血丹,若是能夠煉化一枚王階血丹,當可進一步壘實根基,彌補煉血境的不足,不僅僅是可能更進一步,凝煉出來天階血丹,對于日后的修行,也將擁有潛移默化的助益。

                            “這么長時月過去,若是真的傳承有序,不會到現在還不見半分端倪,此子多半是機緣造化,得到了我人族先輩強者的遺藏,從而一步登天,短時間內進境飛速,倚仗戰法之利,擁有了驚人的戰力,這也是他而今修行錯路,跌落境界的緣由,因為根基不穩,缺少名師指點……”

                            炎鐵山心中思量,愈發覺得自己觸摸到根本,洞悉虛實,一念及此,他心中終于有所決斷。

                            “蘇兄。”

                            他上前兩步,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看向蘇乞年,道:“炎鐵山知道可能有些唐突,但對于蘇兄來說,不過九牛一毛,炎鐵山一直以來,都在尋找一枚王階血丹,以彌補過往所缺,今日機緣巧合得見蘇兄所藏,心抑難忍,還望蘇兄能夠割愛,炎鐵山感激不盡,族兄想來亦會盡力,為蘇兄尋找正路之法。”

                            月華如流水,清瀉在墨色青苔的磐石上,蘇乞年盤膝而坐,并未起身,掌心緩緩合上,五色瑞氣也隨之消失,他輕輕搖頭,道:“蘇某自有用處。”

                            嗯?

                            炎鐵山眉頭微蹙,本來以為今時不同往日,再加上族兄之名,此子多半會順水推舟,乃至贈予他一枚王階血丹,卻沒有想到,其居然一口回絕。

                            “哼!好大的架子!”

                            這時,炎鐵山身后,幾名千夫長悄然相視一眼,其中一人冷哼一聲,向前邁出一步,喝道:“鐵山萬夫長與你說話,你居然如此失禮!你還以為……”

                            嘭!

                            蘇乞年霍的抬頭,也不見半點征兆,這名千夫長就如遭雷殛,橫飛出去,一口逆血在半空中吐出,噗通一聲滾落下山道。

                            什么!

                            這一下,不僅僅剩下的幾名千夫長,就是炎鐵山也愣住了,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一位說出手就出手,沒有半點征兆。

                            “你!”

                            很快,炎鐵山就露出羞惱之色,當著他的面,傷了他下屬的千夫長,最重要的是,他身為修行第二境,淬骨境大成,覺醒了人族戰體的高手,居然都沒能洞悉區區一名錯路的煉血大圓滿人物的出手,于他而言,實在是一種恥辱。

                            “蘇兄,你這是何意!”

                            炎鐵山眼中浮現冷芒,他一身青色皮甲,黑發扎成一條條小辮子,筋肉虬結,如同一條條小龍在涌動,此時渾身散發出來灼熱的氣息,那是體內雄渾的氣血在奔涌,令得周身三尺之地的空氣,都隱隱生出了扭曲的跡象。

                            “不要在蘇某面前玩弄這些伎倆,”蘇乞年目光落下,落到炎鐵山身上,很平靜,語氣亦平淡,道,“你是什么東西,也敢來覬覦蘇某,蘇某給你十息,十息之后不走,休怪蘇某不給炎青族長留半分顏面。”

                            蘇乞年語氣淡然,也正因為如此,炎鐵山感到了一種俯瞰之意,如同九天之上的真龍在俯瞰大地,不見螻蟻的蹤跡。

                            這種仿佛自骨子里透出的輕視與不在意,如同一口長刀,狠狠地扎進了其心靈深處。

                            一瞬間,又心血沖頂門,炎鐵山怒極而笑,道:“好一個年輕禁忌,炎鐵山倒要看看,一個錯路的煉血大圓滿,還能有幾分戰力,希望你能經得起炎某戰體一拳。”

                            呼!

                            下一刻,炎鐵山向前邁出一步,他一頭小辮子掙開,化成一頭黑發亂舞,自其體內,一股灼熱無比的戰血破體而出,如同一口熔爐驟然間被掀翻,爐火席卷四方,令空氣劇烈扭曲,隱現真空之域。

                            “冥頑不靈!”

                            蘇乞年眸光一冷,他驀地起身,落到炎鐵山幾人眼中,便如同一口沉眠于地底的神爐,驟然間崩開了大地,一股難以想象,如汪洋大海般的恐怖戰血,若赤霞般瀲滟,浮盈白金琉璃般的光輝,洶涌而來。

                            噗通!噗通!

                            太快了,幾乎是一瞬間,幾名千夫長就被這股驚人的戰血壓迫得匍匐在地,動彈不得,炎鐵山亦渾身戰栗,難以想象,一名煉血大圓滿的人物,怎么會擁有如此可怖的戰血,他大吼一聲,黑發激揚,體內戰骨鏗鏘,他催動戰血,引動戰骨,頂著那如汪洋般的戰血沖刷,向前邁出小半步。(求月票推薦票,起點正版訂閱是對十步最大的支持!明天兩更,這煉血淬骨兩境設定太多,十步寫得很慢,主要是查資料,淚崩,明天會兩更。)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棋牌下载送18元红包有哪些 百变计划人工 广西快3计划在哪里买 杀6码 台湾丝袜美女 昆明小姐上门特色服务 天津老时时开奖结果 9码倍投方案 彩宝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