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純陽武神 > 第十八章 光明龍皇!
                            青羊峰上。

                            一個微胖的道人立在青羊殿前,看前方廣場上二十余名十八、九歲的年輕弟子演練武當長拳。

                            在這二十余名年輕弟子身前,還有一名約莫二十六、七歲的青年,青年一身純白道袍,立在眾人之前,他提身按步,拳動如朝陽初升,沒有運轉內家真氣,但一身血氣隨著拳意而動,依然灼熱如烘爐,令這青羊殿前山雪消融,如早春三月。

                            胖道人微微頷首,秦傷的武當長拳已經把握了武道之勢,一身修為這五年來也是突飛猛進,眼下距離采集天地元始之氣的一流混元境,也不過一步之遙,青羊峰新晉的年輕一代弟子中,除了不念、羅升之外,就以其為尊了。

                            鐺!鐺!

                            倏爾,宏大的鐘音響徹武當山境內,胖道人一怔,新生的元神意志一下破體而出,在武當山中彌漫開來,也就在下一個瞬息,他就愣住了。

                            秦傷等青羊峰弟子停下動作,都露出驚詫之色,太極鐘響,這是武當有大事發生,再看清夜這位掌峰師伯的神情,從最初的錯愕,到現在整個人都微微顫抖起來,一雙眸子更是變得通紅,屬于元神真人的氣息隱隱外泄,令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

                            轟!

                            下一刻,眾人眼前一花,便看到電光一閃,有雷音炸響,真空破碎,被撕裂出一條蒼白的通路,青羊殿前,哪里還有那位掌峰師伯的身影。

                            與此同時,武當諸峰之上,一道道元神光輝升空,落入武當山腳,這種氣象太過驚人,很多長老、護法、執事,乃至諸峰弟子都露出震動之色,發生了什么大事,不僅太極鐘響,諸峰真人都被驚動了,能夠令掌教真人親自走下天柱峰出迎,到底是什么大人物駕臨武當山。

                            武當山腳。

                            從太極鐘響,到諸峰元神真人復蘇降臨,不過短短數息光景。

                            此刻,即便是性子再沉穩的元神真人,也心生搖曳,元神意志激蕩,五年了,整整五年了,他們為自身的無力而沉寂,諸峰峰主大多選擇了坐關不出,即便元神路不好走,他們也在竭力突破,春雷一響,在這大漢的天空之上,一定有武當元神的身影。

                            清夜看面前熟悉的身影,他一聲不吭,走上前,抬起手就是一掌。

                            鐺!

                            像是比太極鐘更加恢弘的撞擊聲,蘇乞年嘴角含笑,看面前的胖道人哆嗦著收回手,齜牙咧嘴地看著他,哼道:“比神兵還硬,不過……”

                            驀地轉過身,胖道士轉身就走,同時有略顯低沉的聲音響起:“歡迎回來。”

                            蘇乞年一愣,而后就有些哭笑不得,胖道士腳步很快,他才不會讓蘇乞年看到他有些泛紅的眼睛,這太他娘的丟人了。

                            半盞茶后。

                            青羊宮大門前,蘇乞年看兩道明顯蒼老了幾分的身影,沒有猶疑,雙膝跪地。

                            “起來……起來!”

                            蘇望生聲音有些顫抖,這位曾經的武庫編修學識淵博,但此時除了這兩個字,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蘇氏立在一旁,紅了眼睛,但還是點頭道:“看上去更年輕了,就是瘦了點……”

                            “師父!”

                            隨后,一名約莫二十六七歲的青年跪倒在地,臉上有掩飾不住的激動之色,這令的不遠處二十余名年輕的青羊峰入室弟子都不禁動容,六師兄修為精湛,在當下青羊峰一眾年輕弟子中,是僅次于七師姐玄不念,以及大師兄羅升的存在,加上性情沉穩,這幾年來,很多入室弟子的修行,都是由其指點,說是師兄,但諸多入室弟子對其都十分敬重。

                            而眼下,這位六師兄卻跪倒在地,對著一個看上去像是比其還要年輕,約莫弱冠之齡的青年,顯露出孺慕之色。

                            但轉念一想,眼前這一位是什么人,也就釋然了,這是他們素未蒙面的青羊峰之主,大漢光明龍王,見圣不拜,公認的武林之主!

                            更重要的是,其對于整個人族的功績,當年北海岸邊,九帝懸旗,告慰了多少戰死的將士與先賢英烈。最后,未免生靈涂炭,更是被妖族迫入星空古路,生死不知,沒想到在五年之后歸來,對于他們青羊峰一脈,乃至整個武當,大漢,甚至于人族而言,毫無疑問,都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這是古往今來,有記載的,唯一的踏上星空古路之后,還能活著回來的。

                            半個時辰后。

                            咚!咚!咚!

                            蘇乞年叩首,擲地有聲,抬頭看墓碑上鮮紅的字跡,歲月無情,雖然對于他而今的壽元而言,五年不過滄海一粟,但對于普通人來說,五年,卻已經足以打開生與死的門戶,踏上通往地府的黃泉路。

                            在他離去的這五年里,先是儲氏離世,短短兩個月后,儲老頭也隨行而去,這對老人葬在了一處,青羊宮后鳥語花香,葬下了他們所有的過往與記憶。

                            抬起手,又放下,蘇乞年心中嘆息,哪怕他把握了時間禁忌又如何,想要逆轉生死,還不是他所能涉足的領域,就算是皇者也不能永生,號稱不死的諸神,也在遠古末年走向了黃昏。

                            不過……

                            蘇乞年緩緩起身,眼中有冷色浮現,既然歸來了,有些東西,就到了該了結的時候了。

                            赤霄歷五千四百四十三年冬。

                            這一年,對于整個玄黃大地而言,都是風云變幻的一年,諸多銘刻史冊的大事在這一年誕生,更有如第二人皇,先天純陽之體這樣的逆天人物降世,六大妖皇的隕落,將人族與妖族鎮世武力的差距無限拉近。

                            而在南海邊疆一戰,先天純陽之體銷聲匿跡十日之后,又一則消息,以雷霆之勢席卷了整個玄黃大地,四海妖域。

                            大漢光明龍王,武當青羊峰主蘇乞年歸來!

                            毫無疑問,在最初得到這一消息的時候,很多人,乃至在不少妖族看來,都是謠言,或許是人族在先天純陽之體銷聲匿跡之后的造勢,欲乘東風,凝聚大勢,乃至人心。

                            但在一天之后,有大漢、景唐、不周、南詔、大元五國禮部尚書同入武當,再一天之后,五國皇室同時張榜,公告天下。

                            “光明龍王功在千秋,五國皇室共尊為光明龍皇,見天子不拜!”

                            光明龍皇!

                            榜文不長,只有短短一句,但光明龍皇四個字,卻像是烙鐵一般,印入廟堂內外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

                            不僅僅是于五國而言,就算是對于四海諸妖國而言,皇之一字,也是禁忌,誰敢輕易稱皇?不僅僅是一種絕世武力,更是一種身份、地位,乃至血脈的象征。

                            “光明……龍皇!”

                            榜文一出,天下嘩然,自九大妖圣被放逐之后,五千多年來,除了五國天子之外,還沒有哪一個皇室之外的血脈,敢自稱為皇,更不用說五國共尊,這到底預示著什么,無論是廟堂之上,還是江湖之中,都開始浮現難以想象的暗涌。

                            “光明龍皇!這一位現在歸來,繼先天純陽之體后,我族更添一位鎮世強者。”

                            “伐戮四海!驅逐妖邪!”

                            “為先賢雪恥,為后世辟太平!”

                            ……

                            很多名士,乃至江湖名宿開口,他們看到了希望,五千多年來,哪怕九大妖圣被驅逐,妖族于人族而言,依然是龐然大物,但到了他們這個朝代,國運昌隆,強者輩出,堪稱五千年未有的盛世,人族與妖族之間的差距被無限削弱,過去只能駐守四海邊疆,但現在,更有遨游四海之望!

                            也就在五國張榜的同一天,四海諸妖皇氣機復蘇,準圣威嚴壓迫四海邊疆,有人族天命降臨四海邊疆,大戰一觸即發。

                            “三日之內,本將在妖神山等你!”

                            有宏大的聲音,竟自四海邊疆同時響起,諸人族天命目光一凜,毫無疑問,開口之人,正是來自天外的妖族老人,那位在天命之路上,已經步入深不可測之境的強者。

                            而隨著這位妖族老人開口,威壓四海邊疆的諸妖皇氣機斂去,但諸天命,乃至廟堂內外很多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三日之期很微妙,因為距離銷聲匿跡的先天純陽之體的二十六日之期,也只剩下了三天。

                            武當山上。

                            青羊殿中,清夜冷哼一聲,道:“好一個三日之內,這是想殺一儆百,倒是好算計,選的好時機!”

                            說完,胖道士有些憂色,看向青羊殿一角,蘇乞年神色平靜,像是渾不在意,反而盯著手中一只滿是土泥的酒壇子,一巴掌拍開近乎腐爛的封泥,一股馥郁悠長的濃香就散溢而出,彌漫了整個大殿。

                            咕咚!咕咚!

                            一口氣喝干壇中酒,蘇乞年滿足地輕吐一口氣,放下酒壇子。

                            清夜看眼前這一幕,不禁嘴角微微抽搐,嘟囔道:“少喝點,老子存貨不多了。”

                            他很懷疑,蘇乞年所言的星空中無酒是不是真的,這兩天,他酒窖里的近半存貨,都進了這貨的肚子。

                            蘇乞年瞥他一眼,輕笑道:“妖神山,我倒是想去看看。”

                            “你不會說真的吧?”

                            清夜忍不住咽一口唾沫,正因為近年來他初步證道元神,才更加明白,天命之高,遑論是被諸天命忌憚的妖族老人,對于這位天外來客,這幾年來,他曾忍不住登上金頂,請教三瘋祖師,三瘋祖師并未隱瞞,告知其那一位,或許是近五千年來,最接近當初妖族九圣的強者。

                            妖族九圣!

                            毫無疑問,這是當初黑暗歲月的締造者,大夏亡國,龍雀城傾覆,就連大夏人皇也戰死在了北海邊疆,一位直追妖族九圣的強者,對于而今的人族五國而言,不亞于一口懸于頭頂之上的利劍,再想到或許幾年之后,妖族九圣就會穿過時空亂流,重歸這片大地,身為新晉的元神人物,清夜可以感到一股窒息的壓力。

                            “不急。”

                            蘇乞年又輕輕搖頭,他語氣平靜,清夜盯著他看了良久,忽然覺得有些看不懂這位師弟了。

                            嗤啦!

                            倏爾,沒有半點征兆,虛空裂開,一縷璀璨的劍光,像是可以照亮虛無和混沌,又仿佛可以照見紅塵萬丈,可怕的劍意,直至破開虛空的一剎那才迸發,清夜大驚,居然避過了他的元神意志,潛入了青羊宮中。

                            太快了!

                            清夜根本來不及開口,那劍光已至蘇乞年眉心方寸之地。

                            嗡!

                            像是湖面蕩開了波紋,劍光尚有方寸之地,卻再也難以寸進,仿佛陷入了無形的漩渦中,一股淡淡的,純凈陽和的氣息在這大殿中彌漫開來。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pk10官网开奖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查询 宝宝计划和神圣计划哪个好 彩票106下载安装 丰满少妇人体艺术[GO]2582580003.3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押大小单双的好方法 张柏芝艳照门1 28杠生死门8个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