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寒門梟士 > 第八百九十三章 試探攻城
                            運糧大軍艱難北上,兩天后終于抵達了介休縣,介休縣人口不多,只有三萬余人,金兵將縣民全部驅趕到城南,將城北劃為倉庫區,修建了高墻,里面搭建了數千頂大帳,各種糧草物資都堆放在大帳內。

                            護衛介休縣的軍隊由五千漢軍和一千女真士兵組成,糧草物資卸在倉庫前的廣場上后,運糧隊伍便隨即離開了縣城,由漢軍士兵將糧草搬運入軍營,普通百姓不準靠近倉庫,金兵在高墻百步外畫了一條紅線,不準任何人逾越這條紅線,否則格殺無論。

                            在城南一座民宅內,燕青和十名手下坐在房內休息,燕青給了老者五兩銀子,老者已經千恩萬謝走了,老者實際上已經猜到了燕青的身份,卻掩護他進了縣城。

                            這時,一名手下快步走進了院子,燕青迎上前問道:“怎么樣,找到同鄉了嗎?”

                            這名手下姓王,絳州人,他有一個同村人在金兵的漢軍中擔任營將,燕青便考慮加入漢軍,以金兵的身份混入倉庫內。

                            手下行一禮道:“我找到人了,他答應我可以帶三個人從軍,他說金兵控制很嚴,不允許漢將擅自招募士兵,漢軍士兵必須由女真人來招募,他最多只能安排四人。”

                            燕青點點頭,“四人也足夠了。”

                            他回頭對副將李應道:“李將軍帶他們三人加入金兵,務必要混入倉城內。”

                            李應答應了,他有些不解地問道:“我聽說里面倉庫都是大帳,其實就算不用加入金兵,也可以一把火燒掉,不需要這么費力吧!”

                            “這是都統的命令,我們必須執行!”

                            停一下,燕青覺得自己口氣有點生硬,便笑著解釋道:“這次都統攻占太原,主要是想利用太原來牽制金兵南下,要讓太原城成為消耗金兵有生力量的主戰場,引金兵不斷來支援,牽制住金兵無法南下,為南面的軍隊集結爭取時間,所以這次都統讓我們暫時不要破壞金兵的后勤,避免金兵做出不得不放棄太原的決策。”

                            李應連忙躬身道:“卑職明白了,多謝將軍解惑!”

                            燕青又笑道:“說不定太原戰事有點吃力時,都統就會下令要我們破壞敵軍后勤了。”

                            李應點了點頭,“如果有命令下達,卑職會隨時出擊!”

                            ........

                            金兵在遭遇偷襲陷阱三天后,完顏昌終于從極度郁悶中慢慢走出來,他也知道再不有所行動,士氣就會不斷下滑,而一次激烈的大戰,無疑是提升士氣有效手段。

                            天剛亮,三萬金兵便出現在東城外,在隊伍的最前面,兩支萬人方隊殺氣騰騰,盔甲在陽光下映出暗血色的光澤,長矛儼如森林一般密集,矛尖閃閃發光。

                            一支方隊是來自燕山府的漢軍士兵,由漢軍萬夫長劉彥宗率領,而另一支方隊是契丹族軍隊,由金兵大將阿里忽統帥。

                            完顏昌目光復雜地注視著城頭上的投石機,他已經沒有最初的自信,完顏昌開始擔心自己的軍隊太少了一點,他不可能把女真騎兵投入到攻城戰中,這樣一來,他手中可用的攻城軍隊也只有兩萬七千人,完顏昌開始考慮要不要將河東路各州的漢軍士兵都調來太原,除去守介休縣的五千人,他可利用的攻城士兵又可增加一萬人。

                            “副帥,時辰差不多了!”一名將領小聲提醒完顏昌。

                            完顏昌點點頭,喝令道:“擂鼓!”

                            一百面威風大鼓‘咚!咚!’的敲響了,這種大鼓直徑足有一丈,架在大車上,敲響起來震天動地,具有極其的感染力。

                            鼓聲就是進攻的命令,兩萬軍隊發動了,他們扛著數百架攻城梯,吶喊著向城池奔去,士兵鋪天蓋地,激起漫天塵土。

                            李延慶就站在東城頭上,冷冷地看著越來越近的金兵,金兵在防護震天雷上并沒有多大的進展,只知道倒地抱頭,但他們卻不知道宋軍的震天雷也在與時俱進,針對金兵的抱頭倒地也有了反制手段。

                            金兵已經進入了一百五十步內,這是重型投石機的殺傷范圍,李延慶當即下令,“投石機進攻!”

                            兩邊各有八名士兵推動絞盤,四丈長的拋桿吱嘎嘎壓了下去,城墻后四丈左右搭建了一座高達三丈的木臺,比城墻略低一點,上面站著一百二十名士兵,也就是每架投石機后面站著一人,他們是專門給投石機的投兜內安放大石或者震天雷,同時負責點火和下令發射。

                            另外還有三名士兵在下面用滑輪拉拽吊籃,將震天雷或者巨石運上木臺,四十斤重的震天雷放進了投兜,士兵隨即用火折子點燃了火繩,火繩迅速燃燒,燃燒到紅色刻度記號時,士兵大喊一聲,“放!”

                            城頭上的拋桿猛地揮了出去,接二連三地將一百二十顆震天雷向金兵頭頂拋去,金兵中有專門的望雷手,他們看見震天雷向頭頂射來,便大喊道:“趴下!”

                            四周士兵紛紛趴倒在地,用盾牌擋住頭,但宋軍的震天雷已經針對金兵防御手段又有了改進,震天雷在距離地面一丈左右的空中猛烈的爆炸了,每一顆雷中有數百枚淬毒碎鐵片,當震天雷爆炸后,淬毒碎片便向四面八方射去。

                            當沖擊波和震天雷本身的外殼碎片無法殺傷敵人時,宋軍便指望雷體中充填的淬毒鐵片能發揮左右,尤其是空中爆炸,碎片的打擊范圍便擴大到方圓十丈內。

                            碎鐵片無孔不入,穿透極強,擊穿了防護皮甲,趴在地上的金兵紛紛被碎鐵片擊中,痛苦得悶叫起來,當然,如果碎片只是皮肉傷,影響倒不大,但這是淬毒鐵片,毒液隨鐵片進入體內,這種毒性不會立刻發揮,但它隨著血液流轉而進入全身,往往在奔出數百步后就會發作了,讓人渾身無力,連奔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當一輪爆炸結束后,金兵紛紛站起身,繼續向城頭沖擊,這時,第二輪震天雷再次向金兵頭頂上飛來,又在距地一丈的空中爆炸了,密集的淬毒鐵片飛射向四周的金兵......

                            當三輪震天雷爆炸后,攻城金兵進入五十步內,城頭一萬名弓弩手舉起了守城大弓,一支支近四尺長的兵箭搭上了大弓,弓弦拉滿,三棱鋒鏑上閃爍著冷光,密集箭矢如雨點般向城下射去。

                            這種守城大弓的射程不遠,只有六七十步,士兵是在城頭中部單膝跪地發射,箭矢呈拋物線射向城下,箭矢雖然射程不遠,但箭矢很重,又從高處拋射下來,殺傷力絕不亞于神臂弩,完全可以射穿金兵的皮甲。

                            震天雷不斷地在金兵頭頂上爆炸,黑煙籠罩著戰場,城頭兵箭密如疾雨,嗜血鋒鏑無情射向敵群,攻城金兵死傷慘重,這時,開始有士兵的毒性發作了,渾身酸痛無力地跪在地上,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們恐懼得大喊大叫,或者掙扎著向自己陣地爬去,但沒有爬幾步,便被兵箭射穿了身體,將他們釘死在地上。

                            漢將劉彥宗發現了越來越多士兵中毒的跡象,他立刻奔到完顏昌面前道:“副元帥,士兵們好像有異常,先收兵吧!”

                            完顏昌冷冷道:“不可功虧一簣,給我繼續攻城,不惜一切代價上城!”

                            “只是無謂的死傷太慘重了,有必要先退下來。”

                            “戰爭傷亡很正常,不準后退,擂鼓!”

                            完顏昌面無表情,語氣中沒有一絲憐憫或者同情,他就像面對一群螻蟻的生死。

                            劉彥宗心中一陣惡寒,完顏昌為什么不讓女真士兵攻城?他根本就沒有把漢軍的生死放在心上,他也知道求情無用,只得含恨退了下去。

                            皮鼓聲再次轟隆隆地敲響了,完顏昌逼迫軍隊繼續攻城,一架架攻城梯搭上城頭,但還不等士兵沖上梯子,城上便飛下來兩顆黑影,擊中攻城梯,迅速纏繞在梯梁上,只聽轟的一聲爆炸,攻城梯頓時被炸成兩段,一群正要上城的金兵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倉惶失措。

                            戰爭是在高度對抗和高速機動中進行,金兵舉盾苦苦抵御頭頂上的鋒鏑,同時尋找機會攀城,當攀城之路被封殺時,他們幾乎沒有任何考慮的時間,紛紛調頭撤退。

                            李延慶目光如炬,城下金兵的混亂讓他看到了機會,他立刻喝令道:“手投震天雷!”

                            這是宋軍早就演練過多次的戰術,他們也測試過,震天雷炸不開城墻上厚厚的冰殼,卻對城下的士兵有著巨大的殺傷力,五百名士兵點燃了五百顆震天雷,一起向城下拋去,城頭上的宋軍士兵紛紛蹲下,緊緊捂住了耳朵。

                            這時,數百顆震天雷落入城下驚慌的人群中,混亂中的金兵來不及趴下,在一連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地動山搖,數千名金兵在爆炸聲倒下,即使沒有被爆炸波及,但千千萬萬淬毒的鐵片四下飛濺,靠近城邊百步內的金兵無一幸免。

                            完顏昌臉色蒼白,他們缺乏有力的攻城武器,在宋軍犀利防守武器的攻擊下,攻城竟然成為一邊倒的屠殺。

                            完顏昌無奈地長嘆一聲,‘撤軍!’

                            ‘當!當!當!’撤軍的鐘聲終于敲響了,金兵如潮水般撤退,這場攻城戰,兩萬攻城金兵傷亡過半,損失十分慘重。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宝来娱乐哪里下载 精准扶贫软件app下载 西安小姐指南 叶小姐拉萨按摩c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一分彩大小单双玩法 台湾美女晴晴 十三幺怎么胡 北京福彩pk10前三走势图 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