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寒門梟士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消息泄露
                            曾懷武說的寧叔叫做王寧,是曾家各大產業的大執事,他今年已經六十五歲,為曾家服務了四十年,對曾家忠心耿耿,曾家上下都尊稱他寧叔。

                            他一般都在巴蜀各地巡視,這次曾秀麟被抓捕時,他正好就在成都府,當曾府被搜查的消息傳出來,王寧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發鴿信通知崇寧縣曾家,隨即他便沉匿下來。

                            他昨天已經和曾懷武聯系過了,從原則上講,他支持曾懷武的搶人計劃,王寧是個很務實、很冷靜的人,他很清楚李延慶對曾家動手的目的,就是要控制巴蜀財源撈取軍費,而曾家則控制了最富庶的成都府路近四成的財源,這是雙方不可調和的矛盾,李延慶必然會置曾秀麟于死地,奪取曾家的全部財富。

                            只有曾秀麟活下去,才有機會獲得太上皇的支持而扳回這一局,否則人死茶涼,什么都完了。

                            三川貨行位于武侯祠附近,這是曾家的水運商行,曾家在岷江上有三支四百艘貨船組成的船隊,還有五座專用碼頭以及沿途近百座倉庫,光船夫和水手就有千余人,都是由三川貨行負責總調度。

                            此刻,在三川貨行內的一間院子里,王寧正在對三名武師進行任務分配,王寧是個干瘦的小老頭,須發皆白,但精神極好,說話中氣十足。

                            “時間是今晚三更,我們目標只有老家主一人,其實曾氏族人可暫時不管,得手后立刻向西門撤離,這里面就有兩個關鍵環節,攻打府衙和奪取西城門。”

                            王寧刷地在桌上攤開一張府衙平面圖,“這是府衙的地圖,根據我們最新情報,老家主就被關押在這里!”

                            王寧一指其中一間已標注為紅色的小屋,又繼續道:“這里離府衙的西側門較近,所以我們必須從西側門攻進去,幸運的是,你們的對手都是女人。”

                            三名武師都驚訝地對望一眼,怎么會是女人?

                            王寧微微笑道:“李延慶為了麻痹家主,這次南下只帶了五百女兵,這五百女兵都是護兵,就是搶救傷員那種,算不上正式士兵,她們包扎傷口很擅長,但格斗射擊她們就差得遠了,這也算是李延慶的作繭自縛。”

                            因為消息隔絕的緣故,王寧并不知道鶴鳴山莊的事情,否則他絕不敢說李延慶只帶了五百女兵南下。

                            三名武師都是曾家培育出來的家將,個個武藝高強,對曾家十分忠心,他們手下各有五十名死士,負責保護曾家的產業,曾懷武真正寄托希望的,并非七百名莊丁,而是藏匿在城內的一百五十名死士。

                            王寧又繼續道:“李延慶只有五百女兵可以依靠,而且這五百女兵部署分散,在府衙只有兩百人,西門只有六十人,而我們是一百五十名精壯死士,難道還干不過二百六百名嬌滴滴的娘們?”

                            三人立刻精神振奮起來,王寧這番話就像給他們打了雞血一樣,立刻讓他們信心十足,他們甚至開始考慮,要不要嚴肅軍紀,不準對趁機女兵實施奸淫,以免貽誤時機。

                            “這個計劃要嚴格保密,除了心腹外,一律不準外泄!”王寧又再三囑咐。

                            “遵令!”三人起身行一禮。

                            王寧笑著擺擺手,“下面我們再繼續商議細節方面的安排。”

                            ........

                            天剛擦黑,大街上就冷清下來,令小孩不敢夜啼的曾門十虎已帶兵出現在北城門外,這給城內百姓帶來極大的震撼和恐慌,天一黑便家家關門閉戶,店鋪也早早的收攤打烊,烏云密布,燈光昏黑,使成都縣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李延慶此時就站在北城樓上觀察下面的曾家軍,黃昏時分,他親眼一睹曾家莊丁的‘風采’,坦率說,其中七百人還算不錯,隊伍整齊,盔甲鮮亮,看得出訓練有素,不過這支軍隊始終缺少一種東西,李延慶最終也明白了,他們缺少真正的殺氣。

                            別看他們現在殺氣騰騰,那其實只是表象,真正的殺氣是骨子透出的兇悍之氣,這是要經過血腥戰爭的考驗才會具有,巴蜀之地自大宋立國就沒有經歷戰爭,在溫室里培養出來的曾家莊丁怎么可能擁有真正的殺氣,除了盔甲兵器都是頂級以外,其他看不出有任何可取之處。

                            而且李延慶還觀察到另一個細節,曾家莊丁沒有攜帶攻城武器,他們當然也不會有震天雷,那他們拿什么攻城,砍一根大樹充當攻城槌嗎?恐怕他們連護城河都過不了。

                            那么他們憑什么來奪取曾秀麟?答案其實已經呼之欲出了,一定是內應,城內的人替他們打開城門,那么這內應在哪里?有多少人?

                            李延慶正在沉思之時,有士兵稟報:“許通判來了!”

                            李延慶回頭,只見通判許慶徽正匆匆趕來,他后面似乎還跟著一人。

                            許慶徽現在完全和李延慶站在一條船上,他甚至比李延慶更急切想扳倒曾秀麟,甚至比李延慶更急切想滅了曾氏滿門,一旦曾秀麟緩過氣,第一個要收拾的不是李延慶,而是他許慶徽。

                            “經略使,有重要情況!”還沒有走到近前,許慶徽便高聲喊道。

                            “許通判,有什么發現嗎?”李延慶迎上前笑道。

                            “王團練,你來說!”

                            許慶徽把身后的王團練拉了出來,王團練相當于后世的民兵隊長,李延慶解散了鄉兵,王團練便失業了,不過他卻有了另一種想法,李延慶組建一萬人的民團兵,這里面該有多大的機會?

                            他心癢難耐,卻又知道自己缺乏投名狀,直到剛才,一個絕好的機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王團練躬身行禮道:“我族公在秘密召集曾家死士,準備今晚行動,對經略使不利。”

                            李延慶大喜,他就在擔心這件事,轉機就來了。

                            “你族公是何人?”他連忙問道。

                            “我族公叫做王寧,是曾家產業的大管事,他剛才找到我,讓我召集鄉兵,今晚和他一起行動。”

                            旁邊許慶徽解釋道:“這個王寧在曾家地位很高,曾家養了一群打手,號稱死士,專門負責保護曾家產業,就是歸這個王寧掌管,我以為他在外地,沒想到他居然就躲在成都府內。”

                            “這群死士有多少人?”李延慶又問道。

                            “有一百五十人!”王團練道。

                            “那他們今晚有什么具體計劃,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王團練搖搖頭,“他都不肯說,只是讓我召集鄉兵,能召集多少算多少,行動前他會通知我。”

                            看來這個王寧還是很謹慎,不肯透露任何細節,李延慶想了想又問道:“他們現在在哪里,你知道嗎?”

                            “他沒有告訴我,但猜很可能藏在三川貨行,那里是他們的老巢。”

                            李延慶立刻招手讓兩名親兵過來,他對王團練道:“你帶我的人去三川貨行看一看,有消息立刻稟報。”

                            “卑職明白了!”

                            王團練帶著兩名親兵匆匆下城去了,許慶徽心有余悸道:“要不是王團練及時通報,我還真不知道王寧居然在城內,很危險啊!”

                            李延慶笑問道:“這個王團練和王寧是什么關系,他居然會出賣他?”

                            “雖然叫做族公,其實沒什么關系,都姓王而已,經略使解散了鄉兵,王團練沒事做了,便想在經略使手下找點事情做。”

                            李延慶點點頭,“只要為我效力,我都不會虧待他,若今晚他立功,我讓他在成都民團內做個統領。”

                            許慶徽走了,一刻鐘后,兩名親兵來報,“我們已經發現死士的蹤跡,他們確實就藏身在三川貨行內,王團練找到了給三川府供應飯食的酒樓,酒樓掌柜說,他們這兩天連續大量給三川貨行送飯,每頓都在兩百份左右。”

                            李延慶略一沉吟,既然不知道對方的計劃,那就只能先發制人了。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极速快车彩票是真的吗 球探比分网 谁有非凡炸金花网址 SG飞艇杀号计划 上海时时开结果查询 东莞站街女图片 推二八杠顺口溜 幸运28pc最快开奖结果 长春红灯区在哪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