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寒門梟士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欽差到來
                            時間漸漸到了八月,忙碌了整整三個月,靈夏路和河西路的局勢徹底穩定下來,恢復了正常秩序,西北各路也開始了經濟恢復模式,沒有了西夏的軍事威脅,西北三路的商業迅速發展,也帶動了和河西路、靈夏路的大量商業往來,巴蜀和南方各地的百姓餐桌開始出現了來自西北羊肉,床上也鋪上了上好的保暖羊皮,大量畜力運往大宋內地,連臨安街頭的騎馬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這是一個極好的兆頭,李延慶隨即廢除了河西、靈夏兩路與西北三路之間的稅卡,在西北五路范圍內暫時停止征收貨物稅和牙稅,這便進一步推動西北五路走向繁榮。

                            這天上午,李延慶和往常一樣來到經略府,隨著軍隊休整結束,李延慶的目光又開始轉到了河北和中原,這時已是奪回河北、中原失地的良機,各地軍隊紛紛要求北伐,但朝廷卻有一種不和諧的力量壓制著北伐呼聲,要求大宋各軍信守協議,不可擅自破壞朝廷信譽。

                            “這簡直就是混蛋言論!”

                            劉錡氣得重重一拍桌子,“自己家園被強盜占領,還要和強盜信守承諾?我看某些文人的脊梁骨是被金人徹底打彎掉了。”

                            李延慶沉吟一下問道:“漠北草原那邊情況如何?”

                            ”卑職也是剛剛得到消息,乃蠻部和室韋部配合迎戰入侵的金兵,在上月擊敗了完顏宗翰的三萬騎兵,金兵損失過半,退出了達旦部南面草原,聽說金兵已經改變分散出擊的策略,準備集中兵力進攻乃蠻部,乃蠻部也在和其他三部聯手,恐怕今年秋天會有一場大戰。“

                            “今年秋天是機會啊!”李延慶輕輕嘆了口氣。

                            這時,劉錡小聲道:“我們是否可以要求大同府交出李云貴,否則以兵戎相見!“

                            李延慶笑了笑,“這就是第二個張覺事件了,只不過調了一下,我看可以,先禮后兵,先派人去燕山府交涉。”

                            “讓吳少游代表京兆軍去,他最適合!”

                            吳少游是原來的遼國進士,遼國被滅后,他不愿依附金朝,舉家遷往京兆府,李延慶欣賞他才華,便任命他為參謀,現為京兆軍司馬。

                            李延慶點點頭,“可以派他去,你先和他談及此事,回頭我再和他聊一聊,然后出發。”

                            “卑職明白了!”

                            劉錡行一禮便退下去了,這時,旁邊一名隨從道:“李知府剛才來過,好像有什么事找經略!”

                            聽說知府李光找自己,李延慶便覺得一陣頭大,他當然知道李光找自己做什么,一定是為移民靈夏路之事,

                            滅了西夏,京兆軍從黨項貴族手中繳獲了大量肥沃的土地,足有數十萬頃之多,幾乎都分布在水熱充足的黃河兩岸,有了這個資本,李延慶便考慮從川陜兩路遷移十萬戶漢民前往靈夏路。

                            由于實行自愿原則,在動員民眾方面問題不大,在遷移補貼上,各地官府都有不滿,不在于補貼多少,而在于這筆錢誰出?

                            這里面最不滿地就是京兆府,京兆府是遷出大戶,約兩萬戶百姓愿意北遷,按一戶人家五十貫補貼來算,京兆府就要拿出百萬貫,李光怎么能不跳腳。

                            “李經略,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李光出現在門口,滿臉不高興道:“我們京兆府哪里拿得出百萬貫錢?”

                            “這個.....大家都有難處?”

                            “是有難處,所以大家都在跳腳,只是我跳得最高罷了!“

                            李光的聲音頓時提高了,“你把西北五路的商戶和牙稅都免了,我們官府連俸祿都發不起,你讓我去哪里找百萬貫錢?“

                            這哪里是聲音提高,分明是帶著不滿前來質問。

                            李延慶沒有生氣,只是淡淡道:“如果出不起這筆錢,你可以向朝廷申請,但不要指望我從軍費中掏出來。”

                            “可是,這筆錢應該是由靈夏路出,哪有遷出地掏錢的道理,應該是安置地掏錢吧!”

                            李光又轉移了矛頭,將矛盾對準靈夏路,可靈夏路哪里拿得出安置費,說到底還是要軍方出這筆錢。

                            “指望靈夏路官府是不可能的,這筆錢還得我們出。”

                            這時,李光猶豫一下道:“經略從西夏王公貴族手中得到大量財富,恐怕朝廷會很關注這一塊。“

                            李延慶明白李光的意思,既是在提醒自己軍中明明有錢財,同時也是暗示自己不要被朝廷彈劾。”

                            李延慶淡淡一笑,“多謝李知府關心,這筆錢財是用來收復河北的軍費,我不想輕易動它,本來我把安置費加給各個官府,就是希望你們能向朝廷申請這筆錢,可現在看來,大家都對朝廷財政信心不足,這樣吧!我可以用一個折中的方案,李知府繼續向朝廷請求獲得安置費撥款,估計時間比較漫長,然后我從軍費先借出這筆錢,等朝廷款項到了以后,再還給軍隊。“

                            李光終于松了口氣,雖然還是要地方官府負擔,但事情總算有個解決辦法了。

                            “如果朝廷始終不肯松口撥這筆錢,那我也沒有辦法啰!“

                            李延慶指著他笑道:“你呀!非要逼我把說明白,好吧!如果朝廷最終不肯撥這筆錢,那就由我認了!”

                            李光大喜,“你早說不就行了,害得我這兩天茶不思,飯不想,休息也不好,好了,我先走一步!”

                            李光轉身步履輕快地走了,李延慶卻搖搖頭,自己就這么輕易松口,恐怕這幫家伙更不肯向朝廷賣力要錢了。

                            就在這時,一名隨從飛奔進來,躬身行禮道:“啟稟經略使,天子特使已到!”

                            李延慶一怔,“人到哪里了?”

                            “就在大門外!”

                            李延慶連忙起身迎了出去,這應該就是天子趙構在鴿信中說的那件事了,正式使者抵達。

                            半個月前,李延慶接到趙構親筆鴿信,九月初一,朝廷將舉行冊封太子儀式,各地高官大員都要參加,趙構希望他也能攜子參加。

                            李延慶坐鎮京兆府已經快三年了,說起來他確實需要回京述職,他原本打算今年春天回京,但發動了西夏戰役,結果又取消了,他不可能一直不回京城,至于安全,如果考慮周全,安排妥當,問題應該不大。

                            李延慶來到大門外,只見一名中使和幾名隨從站在大門口,這名中使他認識,叫做康履,是大內副總管,趙構的心腹宦官。

                            “康總管一路辛苦了!”李延慶笑著迎了出來。

                            康履是個長得頗為白胖的中年宦官,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宮里人都背后叫他笑面虎,但康履的笑面虎只是對下人而言,對天子、李延慶這種手握大權之人,他則是笑面貓。

                            “晉王殿下,我們好久不見了,真是怪想念的。”

                            康履上前親熱地拉著李延慶的手直晃,李延慶感覺有點肉麻,連忙抽出手笑道:“一路辛苦,快請進來喝杯熱茶!”

                            李延慶將康履請進官衙,又令人招呼康履的隨從,兩人在大堂坐下,康履笑著將一份正式旨意遞給李延慶,“咱們就不要舉行什么儀式了,這是官家和知政堂頒發的正式旨意,請晉王殿下九月初一回京參加太子冊封大典!”

                            李延慶接過旨意看了看,點點頭道:“我是該回京看一看了。”

                            康履又將一份樞密院的牒文遞給他,“這是樞密院的派軍的文牒,允許殿下帶三千護衛軍隊進京!”

                            這是關鍵了,象李延慶這種地方軍閥,輕易不敢進京,一旦進京就必須有自己的軍隊護衛,所以朝廷必須要開出條件,樞密院有調兵權,同意李延慶率三千軍隊進京。

                            李延慶見天子趙構想得周到,一顆心總算放下了。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炸金花百人场什么 摇骰子猜单双有技巧吗 浩博国际娱乐app 麻将二八杠玩法 皇家时时彩 网站下载棋牌 美女模特t台sa 时时彩平台出租 石家庄沐足哪里好2019 平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