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萌妻十八歲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喚醒
                        無論有多辣來著,卓秦風忍著,說道:“好吃。”

                        “真的嗎?”童小顏又天真地回答,扎了一只辣椒,放進了自己的嘴里。

                        童小顏咬了一口,辣得溢出了眼淚。

                        客戶趕緊遞上了一瓶水。

                        童小顏喝了水,才平靜下來。

                        客戶嚇著了,一直到道歉來著。

                        但是童小顏似乎并沒有怪罪客戶,她用眼睛瞪著了卓秦風,慢慢地走了過去。

                        “卓秦風,你剛才說什么?”

                        童小顏的逼問,卓秦風尷尬地笑笑,回到道:“我——我不敢說不好吃,因為是你送到我嘴里的——”

                        聽到這一句,童小顏的臉一紅,抬頭,看了看客戶和客戶的老爸,羞澀地瞪了卓秦風一眼,跑了出去。

                        客戶這才放心。

                        卓秦風和童小顏要離開了的那一天,客戶拎了一個大塑料袋,遞給了卓秦風。

                        “這是什么?”

                        童小顏跑了過來,打開袋子一看,原來全部是頭天客戶老爸做的鹽果子呢。

                        童小顏很開心,說道:“太謝謝啦!就這樣可以吃了嗎?”

                        客戶點點頭。回答道:“是呀,鹽果子做好了,就可以端上年夜飯的餐桌,帶回家吧,一家人歡歡喜喜地享用了。當然,如果是正月用來送親朋好友,可以用灌裝、透明塑料袋包裝等,便于攜帶就行了。”

                        卓秦風見童小顏高興,客戶的請求也就很爽快地答應了。

                        帶著客戶的禮物,那一年,卓秦風和童小顏回到了童小顏的家里,歡天喜地過著年,辭舊迎新,親朋好友爾來我往。

                        卓秦風記得,客戶那邊,這一天,大家一起賞析著紅紅火火的春聯,一起聽著萍鄉春鑼。

                        聽說,過去還可以放著萍鄉人生產的煙花,如今已經禁煙,吃著萍鄉鹽果子,暢談著來年紅紅火火的日子,企盼著甜甜美美的未來生活。

                        其實這些,每以一個地方不都是一樣的呢?

                        卓秦風想到了,發了一條祝賀的消息過去。

                        他記得,消息是這樣的:恭賀著新時代的萍鄉日新月異,萍鄉人的日子越過越紅火,猶如這咸咸辣辣的、酸酸甜甜的鹽果子。

                        客戶收到了,很開心。

                        客戶回了一條:同樣,新的一年,希望卓總裁和卓夫人,甜甜蜜蜜,如這鹽果子!

                        卓秦風看見這條微信的時候,嘴角上揚。

                        那一刻,童小顏正在和他黏在一起,童小顏扭頭問道:“看什么呢?這么好笑?不會是哪個女人吧?”

                        童小顏一把搶過了手機,看了一眼,“卓夫人”三個字,映入眼簾,她的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

                        卓秦風的往事會議到這里,嘴角上揚,當他回到了現實中,一眼看見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童小顏,他臉上久違的笑容,又不見了。

                        卓秦風伸手,撫摸著她的那一張憔悴的失血過多的臉,心疼不已。

                        他的眼淚又一次來了。

                        卓秦風后悔不已,要是知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卓秦風想,打死也不會離開她。

                        他守著她,童玥也不進去打擾,她坐下外面,和貞子一起。兩人一句話也沒有,但是,都知道想要說什么。

                        童玥一直聽著卓秦風一直在跟童小顏回憶兩個人的過去。

                        可是,依然不見童小顏醒來。

                        然后,卻只聽見卓秦風的哭聲。

                        童玥搖搖頭,起身,還是她來吧。

                        她想著跟童小顏講一些以前她最喜歡的事情。

                        童玥來到了病房里,慢慢地坐下,看看奄奄一息的童小顏,她的眼睛有一些紅腫。

                        童玥不知道童小顏失戀會有這樣嚴重的后果。

                        她流著淚,訴說著。

                        ???童玥心疼地看著她,說道:“小顏,你還記得嗎?那一次,我們一家人去朋友家里過年,他們說,為了圖吉利,討彩頭,盼來年,過年啦,除舊迎新,是萍鄉人自古以來,祖祖輩輩傳承下來的年俗。”

                        童玥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其實我家里也不例外,農歷二十七日,我們全家人,脫掉羽絨服,換上了便于活動的藍色保潔服,里里外外清掃衛生,三百六度無死角清洗廚具家居,徹徹底底拆洗晾曬窗簾被褥等,總之,準備清清爽爽過新年。”

                        然后苦笑了一下,她想,童小顏才不會做任何的事情,她什么也不會呢。

                        從小到大,童玥把她當作寶貝一樣,從來沒有讓她做過任何的事情。

                        ????童玥流著眼淚,勉強地笑了笑,說道:“你還記得嗎?他們那里待家里家外一塵不染、一派生機勃勃,我們全家人分工行動起來,開始布置新年的家啦。”

                        然后童玥回想著,鄉下老爸負責寫春聯和“福”,其實這些都可以買的,鄉下老爸說,自己寫的更有濃濃的年味兒。

                        “小顏,你記不記得,那一次、我負責在大門上貼年畫,在大門的兩旁,貼春聯上下聯,在大門的上方貼上春聯的橫批,最后將老爸寫好的一個個“福”字,倒著貼在每一扇門上面,包括大門、房門等。你呀……”

                        童玥說道這里,看看童小顏,一點反應也沒有。

                        她怎么了?

                        為什么不醒來?

                        ????童玥回憶著,記得當時,童小顏很開心,“小顏,你記不記得,當時的你、吵著要放煙花?”

                        童小顏還是沒有回答,童玥也不放棄,接著說道:“你應該記得的,你說話呀,除夕夜,今年不能放爆竹了,我們一家人團團圓圓吃年夜飯,守歲到深夜,方才睡去。大年初一,起床,換上紅色的衣服,系上紅色圍巾。”

                        說到這里,童玥的心里很難受。

                        即使費盡千辛萬苦,也不能喚醒童小顏嗎?

                        “小顏,你知道嗎。當時鄉下老爸還解釋了呢,他說呀,因為今年萍鄉禁煙,所以老爸想了一招,將音響設備聲音調到最大,播放爆竹的音樂,電視屏幕上,碎紅滿屏,燦若紅錦。”

                        這些很深刻的記憶,童玥記得很清晰。

                        可是童小顏為什么就不醒來呢?

                        童玥還記得,當時鄉下老爸和她女兒的對話呢!

                        女兒好奇地問,為什么過年什么東西都是紅色的呢?

                        老爸說,萍鄉人圖一個滿堂紅,希望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女兒很天真,說,那不就是迷信嗎?

                        老爸說,這些可不是迷信,是萍鄉的一種年俗,老爸還耐心地給女兒解釋,他們那個年代家家戶戶都有灶臺的,所以需要送灶神。

                        灶神?

                        童玥記得很清楚,當時的童小顏,反問了一句。

                        然后童玥也覺得奇怪,她問了鄉下老爸。

                        鄉下老爸解釋:萍鄉民間流傳一句經典:“君三民四”。

                        童玥記得童小顏問了一句,什么意思呢?“君”顧名思義,做官的,“三”即農歷二十三日送灶神,咱們老百姓當然是農歷二十四日送灶神了。

                        當時,鄉下老爸耐心地給童玥和童小顏解釋了呢r

                        老爸說,記得他年輕時,農歷二十四日,和家人一起送灶神,請來了灶王爺呢。

                        童玥記得,女兒饒有興趣聽著,歪著腦袋好奇地問道:“灶王爺長成什么樣子呢?”

                        老爸聽了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來,他說,灶王爺就是一張畫,畫上面是一個老頭模樣的人,將畫帖在煙囪上,灶王爺的魂魄便可以沿著煙囪上西天,請天神保佑家人平安健康幸福快樂。過了年,又把上西天的灶王爺請回來呢。

                        好有趣!原來有這么有趣的一項年俗呢。

                        當時,童小顏叫了起來,好天真,記得那個時候,童小顏才中學時代呢

                        鄉下老爸說道,年俗中,最令人小孩激動的,當然是壓歲錢了。

                        壓歲錢?這個東西誰不喜歡?

                        童玥回憶,當時童小顏還調皮地接了一句呢,

                        童玥知道,壓歲錢有兩個來源:第一,除夕夜,長輩給紅包;第二,正月走親訪友,親戚給紅包。

                        童玥繼續數著,她很希望,童小顏聽見這個當時她最感興趣的東旭,一下子就醒過來了呢。

                        可是童小顏還是躺著不動,她一點反應也沒有,

                        童玥哭著,摸了一把眼淚,繼續說下去:“正月初一不出門,臟水不忘外面潑,家家戶戶都休息,這一天任何人都不干活,但是誰做飯?印象中是最美麗的媽媽。年年如此,一家人圍著火爐看電視,媽媽卻忙活著做飯……如今,只有自己動手了。”

                        說到這里,童玥的心里有一些感覺被刺到了。

                        母親?

                        她的親生母親不在了,童小顏的母親也不在了,童玥立馬不提這個了。

                        她覺得,有一些事情,不能回憶。

                        童玥轉移了話題,接著說道:“小顏,還記得嗎?初二那一天,我們全家人一起去了姑姑家里、很平常地女兒收紅包,大人圍著火爐吃著果子,喝著綠茶,聊著家長里短,嘻嘻哈哈,開心得不得了。”

                        “咚咚咚嗆……”

                        突然之間,一陣悅耳動聽的敲鑼聲傳進了火爐。

                        所有人一愣,萍鄉春鑼到了!

                        而后滿臉笑容,竊喜不已,歡天喜地跑了出來,來到客廳,一眼看見了送春鑼的演唱者。

                        當時,童玥記得,童小顏大聲叫了起來呢。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gpk电子以分技术 极速赛计划最准qq群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 360票新时时 安徽11选5走势遗漏top10 重庆时时彩彩人工计划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百变王牌重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