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523章 媽媽聞的是什么?(3/3)
                            “啊啊啊,落落,你太壞了!”夏瑜的尖叫聲,頓時蓋過了落落“嘎嘎”的笑聲,她一邊捂著嘴上的口罩,一邊努力地往后仰著腦袋,躲避落落伸得長長的小手。

                            “咯咯,咯咯……”落落不懂媽媽的用心良苦,她還以為媽媽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小手伸著,很快她就把自己笑得沒力氣了,軟塌塌地倒在媽媽柔軟豐厚的胸脯上。

                            楊言擦著手從廚房出來,看到落落和夏瑜在那里笑得花枝亂顫的樣子,他都一頭霧水,只能站在沙發后面,跟著她們輕輕地笑起來。

                            “好啦,好啦!媽媽要去買醋,落落和爸爸在家里,可不能亂跑,知道嗎?”夏瑜好不容易擺脫了八爪魚一樣抱著自己的小姑娘,連忙把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留給楊言,自己匆匆地抓起鑰匙,出去買醋了。

                            落落還不知道剛才媽媽說的“買醋”是啥意思,她甚至都沒有看到媽媽出門,聽到門的動靜,她才動作利索地從沙發上爬起來,扒著沙發的靠背,努力地踮了踮腳尖,似乎想要看看門那邊有誰進來了。

                            過了一會兒,落落才轉過頭來,眼巴巴地看向正在給小鸚鵡喳喳換水的爸爸,疑惑地問道:“麻麻呢?”

                            “媽媽啊?媽媽出去買醋了!”楊言笑道。

                            就在這時候,歪著腦袋看籠子外面的小鸚鵡喳喳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它激動地在吊橋上踩來踩去,還叫了起來:“媽罵,喳喳!媽罵,山班,媽罵,山班!”

                            沒錯,這小家伙是在說“媽媽、上班”這兩個詞!

                            平時落落都是差不多這個時候跟爸爸要媽媽,而楊言也是差不多這個時候給小鸚鵡喳喳換水、換食物,聽多了主人這重復的話語,小鸚鵡喳喳都學了出來。

                            “麻麻,上,上班呀?”落落學得倒是比小鸚鵡喳喳要更好一些,她的發音都相對比較標準,這會兒,她聽著小伙伴的話,便好像一下子得到了答案一樣,小臉蛋上亮起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媽媽沒有上班,媽媽只是去買醋了。”楊言哭笑不得地伸手進去,用手指頭點了點小鸚鵡那可愛的小腦袋,“落落別聽喳喳亂說哦,媽媽很快就回來了。”

                            媽媽不在家,但媽媽沒有上班?

                            爸爸和小喳喳的說法,落落都覺得是對的,但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便在那里困惑地撓了撓頭,感覺自己的小腦袋有點不夠用了。

                            還好,媽媽沒有讓她等太久!夏瑜出去小區外面那個生活小超市買了一瓶濃度比較高的白醋,然后就匆匆地趕了回來。

                            “咦,麻麻!”落落看到媽媽再次從門口回來,都高興地從沙發上滑溜了下來,蹬蹬蹬地跑向了媽媽。

                            今天她覺得很開心,因為媽媽都沒有去上班,就在家里“陪她”玩!而且,小姑娘還體驗了一把失而復得的快樂。

                            但事實上,夏瑜沒空陪落落玩,她跟楊言忙著用買來的醋,制作“消毒液”。

                            “我剛才查了一下,網上說用白醋正確的殺菌方法,不是拿白醋放在小杯子里,擺在家里的各個角落。”楊言跟夏瑜商量道,“上面說的,是我們可以煮醋,讓醋揮發出來,或者用噴壺,醋要兌點水,噴灑在房間的各個角落,這樣能夠起到更加好的殺菌消毒的效果!”

                            夏瑜清洗一次性塑料杯的動作停了下來,她疑惑地看向楊言,說道:“但這樣做的話,消毒效果不是只有一次嗎?假如我們消毒完了,我又在家里打幾個噴嚏,那豈不是還是起不到作用?”

                            “用杯子裝著醋,它隨時都會揮發一些,這樣效果會更加持久!更加明顯!”夏瑜篤定地說道。

                            “那我們兩種辦法都試試,我拿噴壺過來,你也在這些杯子里倒一點醋。”楊言決定雙管齊下。

                            媽媽沒有空和自己一起玩,有點被冷落的落落并沒有受到打擊!小姑娘度過了早上迷糊勁兒后,已經是進入了元氣滿滿的活動期,這時候的她,可不管媽媽有沒有理會自己,都積極地跟在媽媽的身邊轉悠。

                            不過,看到爸爸轉身走向陽臺,落落還為難起來了。

                            她一邊對爸爸要去做的事情產生了好奇,一邊還想跟在媽媽身邊,把還沒看明白的媽媽的動靜弄明白。

                            怎么辦?

                            爸爸還是媽媽呢?

                            最后,看到爸爸的身影消失在陽臺的門后,小姑娘還是戀戀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咦!”夏瑜這時候已經倒出了一小杯白醋,她放下瓶子后,右手掀開口罩,鼻子了湊過去,輕輕地聞一下這個濃度很高的白醋的味道,頓時,她皺起眉頭來,還嫌棄地叫了一聲。

                            醋味太濃了,濃到刺鼻,夏瑜都差點想要打噴嚏了。

                            這一幕,落入了旁邊小姑娘的眼里,她旺盛的好奇心一下子便被激發了出來!小姑娘抓著媽媽的褲腿,下巴抬得高高的,用她稚嫩的小聲音,跟媽媽懇求起來:“唔!麻麻,探探……”

                            “你也要看?那行,讓你也聞聞!”夏瑜看著落落,先是遲疑了一下,然后才下定決心,拉下口罩,捏著那個塑料小杯蹲下來。

                            夏瑜是這么想的,與其讓落落眼巴巴地盼著,還有可能出現她自己去找自己藏在家里的白醋、然后誤食的風險,不如現在就滿足她的好奇心……

                            “這是不能吃,也不能碰的哦!落落,你先把手這樣放到身后。”夏瑜將裝著醋的杯子拿得遠遠的,然后右手放到身后,跟落落做了一個示范。

                            落落這回倒是很乖巧,為了看媽媽拿著的那個東西是什么,她乖乖地將兩個小手反放在了身后,大眼睛還越過媽媽的肩膀,渴望地望了過去。

                            “好的,站在這里不可以動哦,媽媽拿給你看。知道嗎?”夏瑜見女兒這么聽話,便笑著多嘮叨了一句。

                            “嗯呢……”落落被“罰站”了,她還順從地跟媽媽點了點小腦袋。

                            “來,落落,你用鼻子聞聞!”夏瑜隔著口罩,指了指鼻子的位置,然后,她小心地挪開了到了白醋的小杯子,靠近落落,距離她小鼻子還有點距離的時候,她輕輕地用手一扇,把那彌漫在上面的味道給落落送了過去。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三中三免费资料网址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三分pk10计划免费软件 购买时时彩是否合法 彩票走势图软件 黑龙江时时20选5走势 海南环岛赛今天开奖 重庆时时才开奖号码 欧洲冠军杯夺冠次数排名 时时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