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諸天殺戮商城 > 第130章:亡魂
                            “請讓一下。”

                            焦急的聲音從不遠處的拐角傳出,林永不由地朝那里投去了視線。

                            不出五秒的工夫,一架移動手術床從拐角鉆出,數名身穿白色制服的研究員緊隨其側,從面罩下能夠清晰聽到紊亂的呼吸聲,腳步聲紛雜,很容易覺察到他們內心的焦慮。

                            不過林永的目光忽略了研究員們,而是立即聚焦在了這張手術床上。

                            實驗室最嚴苛的一條規定,便是不允許將任何活著的實驗體帶離實驗室,無論是在什么時候,有資格離開的都只有尸體。

                            但眼下的這位和死了也沒什么兩樣了,說他是尸體估計也無人反駁。

                            手術床上,林永看到一張慘白的臉龐,沒有絲毫的血色,皮膚緊貼在骨骼表面,形似骷髏,唯有眼窩里的眼球還保持著飽滿的模樣,瞳孔中的目光卻也渙散了,無神地盯著某個方向,仿佛所有的生命力都被抽走,只剩下空空蕩蕩的軀殼。

                            罪魁禍首也顯而易見,即使是身上鋪了淺綠色的防水布,也難掩密密麻麻的尖銳突起,每一個突起下方想來就是一根刺穿血肉的骨刺,它們不僅帶來了痛苦,同時還帶走了生命的活力——rc細胞的凝聚并不是毫無代價的。

                            由內而外的,被無數輻射而出的骨刺貫穿,每一縷肌肉都如水蛭般吞噬著生命,每一寸血管都流淌著荊棘,這樣的劇痛與絕望足以逼瘋任何人。

                            時隔整整兩年,那只幽鬼終于又找上了實驗體們,以更加猙獰可怖的姿態。

                            “卡爾!”

                            隔離廊道之外竟有實驗體認出了瀕死者的身份,不過他的身份并不是最重要的,沒人在乎這個。

                            當實驗體看到卡爾的模樣之后,曾經的記憶不受控制地從腦海中浮現。

                            和最后兩批次的實驗體不同,他們都經歷過那個最黑暗的時期,也只有這一批實驗體,能夠對前輩們的絕望感同身受。

                            三年前的實驗體批次非常混亂,甚至于統計死亡率都只是例行公事,撇去‘材料改良’后這一批次的存活率有些意義,先前數據基本都只是用來證明實驗材料的危險性而已,百分之八十七的死亡率和百分之八十三沒有多大區別,除了說明他們成功將一團vx毒劑改良成了氰化物之外,死亡率變化的趨勢證明不了任何東西。

                            在如今安寧和諧的空間里,同樣的地方,卻每時每刻都充斥著哀嚎,他們看著同伴逐漸走向死亡,骨刺一點一點從血肉深處鉆出來,遍布全身,就像是寄生蟲從卵中逐漸孵化。

                            清晰地品嘗自己死去的過程,并對此無能為力,這是最讓人驚悚的地方。

                            雖然室內的擺設早已天翻地覆,實驗體們總是能夠從中找到那些亡靈留下的影子,在體會恐懼的同時每個人心中都存有僥幸,能夠從當時的煉獄中掙脫出來,一直活到現在。

                            但直到此時他們才發現自己只是一具從墳墓從爬出的尸體,一團能夠站立奔跑的死肉,而非幸存者。

                            也許他們早就死了,根本沒有人能夠幸免。

                            “你們又做了什么!”

                            幾道深藍色的身影突然怒吼著撲到了金屬網上,在警戒人員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巨大的赫子從實驗體制服下刺穿而出,轟然撞擊在金屬網表面,在整條走廊上掀起了波濤般的起伏。

                            赫子與合金鎖鏈碰撞出激烈的火花,鎖鏈劇烈地晃動著,發出尖銳而密集的響聲,但走廊內的研究員們并沒有被其嚇到,他們知道這完全是徒勞,所以只用眼神示意警戒人員將鬧事的實驗體清理掉。

                            實驗體大多數都是B到A級的喰種,更何況久未進食過人肉,以它們卑微如蟻的力量,防護網就和一堵無法被擊破的裝甲沒什么兩樣。

                            很快就有穿著防護甲胄的警戒人員穿過隔離網,他們手里的是裝填有特殊彈藥的槍械,和Q bullet類似,它們能夠擊穿喰種的防護層,并立即在其體內釋放高濃度的rc抑制劑。

                            沒有等上級繼續批示什么,沉悶的槍聲在D區不斷回蕩,伴隨著嘶吼與身軀倒地的聲音。

                            為了不波及其余的實驗體,同時也為了防止造成不必要的消耗,警戒人員手中的槍械都被削弱了初速,卻擁有極高的射速,彈頭在空中連成了線,抑制藥劑在沒入軀體的瞬間濺出,并沒有真正破壞實驗體的身體結構。

                            林永只看到一片片實驗體猙獰嘶吼著撲來,隨后又是一片片地倒下,如同被狂風掠過的深藍色麥田。

                            “這些,搬進去,禁閉三天。”

                            警戒人員里為首的顯然在實驗體中有很高的地位,好歹也是類似于獄警一樣的存在,頓時有眾多實驗體拋來討好的眼神,爭搶著將倒下的實驗體抬起,朝禁閉室里搬去。

                            “怎么回事?你們幾個抽什么風?”

                            外面有研究人員匆忙走過來,看樣子地位應該比較高,對于眼前的亂象很是不滿:“為什么一定要從這里經過?”

                            “來不及了。”

                            周圍的幾個人沒回答他的話,他們盯著檢測生命數據的儀表,此時多個數值已經歸零,臉上頓時流下冷汗。

                            死去的實驗體一文不值,即使事后解剖,能夠得到的也只是和三年前一模一樣的數據而已。

                            趕來的研究員也有些愣神,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合成食物在地面被大量發放,而已經被他們認定為‘安全’的實驗材料卻出了問題。

                            除了個別用來調味的成分以外,實驗材料和地面發放的食物沒有任何區別,如果這里出了問題,地面的自然也會出現問題。

                            龐大的基數下,每百分之一的概率都會被放大到可怕的程度,研究員們已然無法想象接下來他們要面臨著什么。

                            而一旁的林永,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似乎也從手術床尸體上嗅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游戏厅捕鱼机攻略 e球彩开奖结果查询 齐鲁风采开奖 黑龙江时时官网lm0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乐彩网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百宝彩登录账号 时时彩app平台出租 pc蛋蛋加拿大提前开奖漏洞 北京赛车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