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春風染塵紅葉翩 > 第八十一章 都在演戲
                            “紅葉,你剛才可是對著手機里的人撒謊了哦!你們說的話,我可在一旁都聽到了。”甜甜壞笑著對紅葉說。

                            “甜甜,你不知道!我那個菊花嫂真的是個不幸的女人,他老公對她……”紅葉對甜甜說出菊花的遭遇。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娘其實也比這個菊花嫂好不了多少,一次次被老少兩個畜生欺辱著。

                            “啊……現在還有這樣的婚姻存在?是我早就離婚了,這樣的日子我可一天也過不下去。這完全就是家庭暴力嘛!”聽著紅葉述說著菊花的事,甜甜有些難以置信,在這個社會還有這樣的婚姻存在。

                            “身在農村,怎么能和城里人比。況且我們那又在大山里,好多年齡大的婦女,連縣城都沒去過,又怎么知道保護自己的婦女權益。”紅葉很清楚老家與城市的差距。

                            “我也覺得她就該離開那個家!這哪里還是家,完全就是牢籠,是刑場!”甜甜也義憤填膺的為菊花抱著不平。

                            就在兩人在咖啡廳里討論著菊花的事時,在一個高檔酒店的房間里,赤身的齊娟,正享受著同樣沒有一點衣服的豪威,帶給她的那種又痛又享受的感覺。放浪的叫聲,在酒店客房的過道里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當豪威帶著猙獰的滿足笑容,軟弱無力的倒在床上時,原本在他身下的齊娟,這會欲求不滿的把頭埋在豪威的身體中間……

                            “聽著,明天晚上我會讓她回別墅做飯,替你慶祝生日。我會在吃了一半的時候,故意把她支開一下。你到時把藥要趁機加進她的酒杯里,等她過來后,一定要讓她喝下。你要把她盡量喝醉,然后找理由先回自己的房間。打開你之前放在她屋里的攝像頭,全程錄下過程。在隨后第二天找機會,讓她無意看到你電腦里的錄像。到時你就說,攝像頭是原來你一人住時,怕請來打掃衛生的人潛入裝的。你要找到理由讓她相信,你也是無意打開了攝像頭,根本自己都不知道就拍下了這段視頻。記住,要先讓她把內容傳給我后,她才能看到這個視頻。”

                            騎坐豪威身上的齊娟,一邊自己扭動著身體,一邊答應著。

                            浮華的世界,一個個陰謀在形成。我們總是在想著算計別人的時候,或許沒想過,別人正在算計你。螳螂撲蟬黃雀在后,黃雀的不遠處,還有一個黑洞洞的槍口。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著非常多的誘人機遇,往往一些機遇的后面有個你看不見的陷進。如果你未事先甄別,只看著是個難得的機遇就去抓,有可能你就掉進了陷進里。

                            春風和紅葉兄妹,太過于單純的內心里,以為別人都是真心的幫助自己。根本不懂城市套路深,處處有陷阱。在對別人感恩的同時,已經走向了別人為他們挖好的深洞里。

                            第二天上班,快到中午的時候,豪威直接開到紅葉的辦公桌前。“紅葉,你到我辦公室里來下,我有事對你說。”

                            “好的!我就過去。”正在電腦前忙碌的紅葉,聞聲抬頭看是仇豪威,立馬答到。

                            進了辦公室,豪威先去給紅葉沖了杯咖啡,然后坐到沙發上說道:“紅葉,今天好像是齊娟的生日。以后你春風哥還要跟在她后面學習管理,我本打算以你的名義,請她去酒樓吃頓飯,也好替你春風哥先跟她打好關系。可她說工作忙,去酒樓吃飯就算了。她特想吃你燒的菜,說你要請她,那就晚上請你燒幾道菜,我們一起慶祝一下就行。你看我這,本想幫你拉好關系,卻不知給你反而添加了辛苦。真的對不起!要不這樣,我打電話對我媽說,讓她抽空早點回家,到時做些菜,替你請齊娟吃頓飯?”

                            紅葉聽到仇豪威的話,心里滿是感激。真的沒想到,豪威為了幫自己兄妹,這樣的細節都替自己想到。

                            一聽說讓工作繁忙的任總做菜替自己請客,紅葉深感不妥的連忙說道:“豪威,阿姨每天工作這么忙,已經為了我和春風哥做了那么多,哪能讓阿姨為我們這點事還親自下廚。不能!真的不能再辛苦阿姨。還是我下班回去做吧!到時就我們三人,這樣娟姐也能放松些。真要去你家給她慶祝生日,面對阿姨和叔叔,她肯定會小心翼翼,那她這個生日過得可就并不放松了。”紅葉很是替齊娟想著。

                            “你還說呢!我也就是擔心會這樣,所以才喊你進來商量一下。可你工作了一天,再讓你下廚做菜,我也覺得不妥。要不還是我跟齊娟說,我們去外面吃吧!”豪威心疼紅葉太辛苦,像是考慮清楚了一樣。說著就拿出自己的手機,看樣子就要對齊娟說。

                            “豪威,先別打電話給娟姐。一年就一次生日,我們要是不能滿足娟姐這個小小的心愿,就算到大酒樓吃到再好的美味佳肴,估計娟姐也不會真正開心。還是我回去做菜,這樣才能讓娟姐的生日真正的開心快樂!”紅葉站在齊娟的角度考慮到。

                            豪威露出欣慰的笑容。“紅葉,沒想到你考慮的如此周到。你看我這只想著你辛苦,忘了替壽星考慮了。既然你不辭辛苦,那就依你的安排。晚上你和我一起提前下班,去超市買些菜。然后你中午自己打個電話給齊娟,這樣她也能知道你對她的情意。”豪威真的太善解人意了。

                            聽著仇豪威的話,紅葉看著豪威,覺得他真是個非常優秀的男生,總會替自己想到許多。心里對豪威的好感,不由又增加了一分。

                            看著紅葉走出辦公室,豪威的臉上的笑容是那么開心。隨即撥通了齊娟的電話。“小齊,一切都按我設想的進行,接下來就要看你的了。事成之后,我會直接給你賬上打進十萬塊錢。”

                            “謝謝威總給我一個如此重的生日禮物!今晚我一定會讓你完成心愿,開心抱的美人歸!”

                            “哈哈哈哈……這里也有你的一份功勞嘛!只要你誠心幫我辦事,我仇豪威絕不會虧待你!”

                            下午四點多,豪威從辦公室走出來。“紅葉,走吧!一起買菜去。”走到紅葉辦公桌前的豪威微笑著說。

                            “嗯!等我把電腦關好。”紅葉答到。

                            兩人的對話,讓和紅葉辦公桌緊挨在一起的白櫻雪如夢初醒。“原來向秘書和威總是戀人!”

                            想到這,看著站在前面的威總,白櫻雪趕緊站起來打著招呼:“威總,您好!”

                            “小白,你好!你坐下忙你的吧!我這等紅葉一起先回去。”豪威用手示意白櫻雪坐下。

                            這會的紅葉已關好電腦,拿起自己的小包,回頭對著白櫻雪微笑的擺擺手說道:“櫻雪,辛苦你了!明天見!”

                            隨即走到豪威面前,“豪威,我們走吧!”

                            “明天見!”看著紅葉與豪威并肩離開,白櫻雪看的有些發呆。

                            “哇塞!弄了半天,和我坐在一起的是未來董事長的夫人啊!我可得和她處好關系,到時有她在威總面前一句話,那我不就……”白櫻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在想著怎樣和紅葉把關系處成好姐妹。

                            到了商場里賣果蔬的超市,紅葉像個持家的主婦一樣,忙著在那些貨架上挑選著蔬菜。跟在身后推著購物車的豪威,看著紅葉那仔細挑選的神情,讓他有種錯覺。此時此刻,兩人就像一對恩愛的夫妻,妻子在挑選著物品,丈夫負責搬運。

                            豪威情不自禁的對著紅葉說道:“紅葉,你真像一個賢惠的妻子,而我像是成了負責做苦力的丈夫了。”

                            “豪威,你倒想的美!你在想什么?我感覺你現在好像總喜歡在言語上占我便宜,有點變壞了哦!”紅葉看了一下豪威,不以為意的繼續挑選著菜。

                            “呵呵……不是因為你太讓我無法自拔了嘛!這不能得到你的芳心,只能言語上找點安慰唄!”豪威和紅葉說笑道。

                            “就知欺負我!給,把這拿著去打價。”紅葉把揀好的菜放到購物車里,像個妻子一樣的命令著。

                            “遵命!我們家你當家。”豪威笑著推著購物車樣過稱處而去。

                            紅葉白了豪威一眼,這會又往肉類區走去。

                            遠在山中的黃秀群,中午休息時,又被黃老狗溜進屋侮辱了一番。今天的黃秀群并沒有表現出很不情愿的樣子,反而還有些吃醋的問黃老狗:“你這好長時間都不來找俺,是不是整天就忙扒灰著?你這狗子活要干完在家了,你才又想到俺了吧?”

                            “嘿嘿……秀群,你這啥話了?還真的不高興俺和菊花那啥啊?狗子那個小東西,自己媳婦也不知道心疼,你說俺這個做爹的總不能讓兒媳婦累著吧?俺這不就替狗子心疼心疼她嘛!”黃老狗恬不知恥的淫笑著說。作為一個公公能說出這樣的話,可真的是夠無恥和喪失人倫。

                            “呦……你這公爹這樣心疼她,咋不把你家老女人休掉,把兒媳婦娶著做自己的媳婦多好!”黃秀群內心厭惡,可臉上卻是笑著說。

                            “那怎能!那是兒玩的,俺只是偶爾偷著用用,哪能搶來做自己的。”黃老狗畜生般的行徑,還自我覺得自己好高尚。

                            黃秀群與這個畜生虛言說了一會,就催著黃老狗快滾,不然被人看到了可不好。

                            看著黃老狗離開,黃秀群對著他的背影“呸”了一口。“老畜生,明天俺要好好看看,你被那小畜生打的淌尿的熊樣。”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keno彩票规律 海南七星彩大公鸡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多少钱一注 三十选五开奖结果查询湖北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走势图 每期一波中特 北京赛pk10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开奖技巧 东方6+1开奖规则 pk赛车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