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精靈聊天群 > 第八十章 兔子急了還咬人,更何況是它!(第三更,求推薦)
                            景明深吸了口氣,右手稍微用力,便將……

                            炒面面包從背包中抽了出來。

                            索羅亞咀嚼著炒面面包,側顏上泛起了笑容,“好吃。”她感嘆了一聲,身子又往前湊了湊,左手好巧不巧的撐在景明的大腿內側……

                            索羅亞理所當然般繼續吃著炒面面包,“啊唔……”

                            景明渾身僵硬,眼中滿是索羅亞的側顏,全身的感覺都聚集在了身下。

                            春季他本來就穿得單薄,再加上索羅亞左手放置的位置十分巧妙。

                            一時間景明一動都不敢動,“……”

                            他這是被撩了吧?!

                            一定是被撩了吧?!!

                            是在報復他剛才手背劃過她的耳垂吧。

                            就在景明心跳加速的時候,索羅亞又盯上了他的右手。

                            景明感覺自己大腿內側的那只手輕微的滑動了一下,他頓時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不知道自己是該往前還是趕緊抽身退后。

                            果然是在報復吧?但是,索羅亞真的知道這些嗎?

                            就在景明下定決心準備脫離這種境遇的時候,索羅亞便開始了下一步行動。

                            她輕巧的探過身,在景明右手握著的炒面面包上也咬了一口。

                            緊接著她又迅速的把他左手上的炒面面包拿了起來,“這樣就好。”

                            她將臉頰上的短發撥到耳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索羅亞再次看了一眼景明后便開始吃手里剩下的面包。

                            隨著咀嚼,她面上再次露出了方才的笑容,眉宇都彎成了月牙狀,十分愉快開心的樣子。

                            景明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能夠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

                            他感覺渾身發熱,尤其是臉側與耳垂更是有些發燙。

                            他舔了舔干澀的嘴唇,這就是被撩的感覺?

                            景明腦海中突然想起自己這一年來貌似也沒少對沙久耶開玩笑,把對方逗弄的面紅耳赤。

                            還有就是他昨天在酒吧對楠木真夏說得話。

                            現世報啊這是!

                            “久我?”索羅亞似乎發現了景明一直在盯著她看。于是她停下吃面包,直勾勾的望著他。

                            那雙澄澈無暇的瞳孔仿佛要探進他的靈魂深處一般。

                            怎么了?

                            “不……沒事。”

                            景明深吸了口氣,狠狠的咬了一口右手上的炒面面包。

                            怎么回事?是他的段位降低了,還是說,其實索羅亞一直深藏不露,段位高深莫測。

                            不不。

                            正因為索羅亞是索羅亞,她跟一般的人類女性完全不一樣,所以他才難以預料到其居然會這樣做。

                            景明突然想到,自己來可不是為了享受被‘撩’,而是有正事。

                            沒錯,正事要緊!

                            什么被撩,什么間接親……

                            等等!

                            間接......親吻——!

                            撲通!撲通!

                            在意識到某件事的時候,他心臟再次不爭氣的鼓動了起來。

                            景明口中的咀嚼動作越來越慢,到最后完全停滯。

                            他目光望著手中的炒面面包,尤其是索羅亞的咬痕。

                            間接親吻……

                            景明趕緊仰頭,深呼吸抑制住自己又陡然加速的心跳。

                            冷靜,說白了親吻不過是無謂的體液交換,根本毫無意義。

                            況且以人類的味覺系統也不可能察覺到什么異常。

                            景明趕緊將索羅亞的咬痕徹底覆蓋掉,心里徐徐松了口氣。

                            他抬頭看了一眼開心吃著面包的索羅亞。

                            這家伙,她,究竟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不過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不可小覷啊!

                            景明這時才發現索羅亞已經吃完了她的那份,目光此刻正盯著他的手看。

                            “索羅亞?”

                            “……”

                            “還想要么?”

                            “……”索羅亞立刻仰起頭,直勾勾的盯著景明,聲音陡然抬高,“可以嗎?”

                            景明突然感覺不對,他還未反應過來,索羅亞便咬住了他手中的炒面面包。

                            這時候景明才意識到,索羅亞雖然現在的姿態看上去很柔弱,但其本質,還是惡系神奇寶貝索羅亞!

                            ……

                            飯后,景明便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心靈感應的能力比他想象中還要方便,圖圖犬全程都沒有感知到索羅亞的存在便繪畫出了他想要的地形圖。

                            “咘嚕……”

                            一只宛若藝術家般的圖圖犬右爪捏著自己繪畫用的奶白色長尾側身望著折疊畫紙,“嗚……”

                            它咖啡色的瞳孔閃過一絲不滿之色,眉頭一皺便準備將這張紙撕碎。

                            景明眼疾手快趕緊搶過折疊起來,這只圖圖犬也太吹毛求疵了,一點瑕疵都忍受不了。

                            “咘嚕!咘嚕嚕!!”

                            圖圖犬立刻轉過身,甩著自己的奶白色畫筆,顏料四濺。

                            它激動的指手畫腳,它這樣的藝術家絕對不允許那種殘次品玷污自己的名譽。

                            “……”

                            站在兩人身側的索羅亞澄澈的目光斜著一瞥,圖圖犬肉眼可見的哆嗦了一下,“咘嚕?咘嚕?!”它下意識的抱緊奶白色尾巴,縮著身體四處張望。

                            圖圖犬總感覺有股強烈的威脅感,尤其是方才,就像是刀架在脖子上一樣。

                            “嗚嗚( ̄~ ̄;)”

                            它就像是強迫癥犯了一樣,渾身都癢極為不舒服,“……”

                            圖圖犬恨恨的甩了甩奶白色長尾,然后又狂猛的撕開新的畫布瘋舞尾尖,勢要畫出一副滿意的作品。

                            此時此刻,周圍聚集了一圈神奇寶貝,全都以一副‘這瘋狗誰帶來的,有病啊!’的目光瞪著圖圖犬。

                            尤其是一只抱著大紅樹果的走路草已經暴走般的大喊大叫,“吶奏!吶奏!!”

                            它靛青色的圓圓身體被染的五顏六色,頭頂的綠葉也看上去斑駁滑稽。

                            尤其是胸口抱著的咬了一口的大紅蘋果更是被染了一抹黑褐色。

                            “吧吶……”

                            一只看上去極為膽小的頭頂開滿花朵的美麗花拉著即將暴走的走路草。

                            而走路草則大張三角形的小口‘(;>△<)’,它連石頭都敢踢,還怕你一只小奶狗!

                            它們走路草也是森林里的一大勢力好嗎,一草一個吸收能夠把你這只該死的瘋狗吸干了!

                            走路草充分發揮心理勝利法,幻想著將這只小奶狗踩在腳底讓狗尾巴來回搖擺。

                            它舒服的呼了口氣,“吶——”

                            唰!!

                            興許是畫著畫著餓了,圖圖犬一把將走路草懷中的大紅樹果搶過來,毫不在意上面的染料‘喀嚓’就是一大口。

                            然后圖圖犬又將缺了一口的大紅樹果塞到了走路草的懷中,它還像是怕別人偷吃一樣,尾巴‘唰’的從上到下一甩,給走路草連帶著大紅樹果刷了一道黑褐色豎杠。

                            空氣陡然一靜,幾只小拉達見勢不妙拔腿疾跑,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見。

                            索羅亞則拉了拉景明的衣角,示意他退后,“久我.....”

                            走路草顫抖了起來,一雙紅點小眼不可置信的望了望懷中的大紅樹果,又抬頭看了看旁若無草的圖圖犬......

                            抖抖抖......它頭頂的綠葉婆娑急舞。

                            嘭——!

                            走路草懷中的大紅樹果驀然四分五裂,汁液四濺。

                            它今天定要跟這只瘋狗拼了!!

                            咬死你!!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足彩任选九奖金 36选7好彩一50元 新时时二星缩水软件 亚盘指数最全的网站 模拟彩票投注软件 网上群里彩票跟计划 时时缩水软件无敌版 街机捕鱼大富翁破解版 黑龙江11选五推荐号 重庆时时开奖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