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精灵聊天群 > 第八十章 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是它!(第三更,求推荐)
                            景明深吸了口气,右手稍微用力,便将……

                            炒面面包从背包中抽了出来。

                            索罗亚咀嚼着炒面面包,侧颜上泛起了笑容,“好吃。”她感叹了一声,身子又往前凑了凑,左手好巧不巧的撑在景明的大腿内侧……

                            索罗亚理所当然般继续吃着炒面面包,“啊唔……”

                            景明浑身僵硬,眼?#26032;?#26159;索罗亚的侧颜,全身的感觉都聚集在了身下。

                            春季他本来就穿得单薄,再加上索罗亚左手放置的位置十分巧妙。

                            一时间景明一动都不敢动,?#21834;?br />
                            他这是被撩了吧?!

                            一定是被撩了吧?!!

                            是在报复他刚才?#30452;?#21010;过她的耳垂吧。

                            就在景明心跳加速的时候,索罗亚又盯上了他的右手。

                            景明感觉自己大腿内侧的那只手轻微的滑动了一下,他顿时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不知道自己是该往前还是赶紧抽身退后。

                            果然是在报复吧?但是,索罗亚真的知道这些吗?

                            就在景明下定决心?#24613;?#33073;离这种境遇的时候,索罗亚便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她轻巧的探过身,在景明右手握着的炒面面包上也咬了一口。

                            紧接着她又迅速的把他左手上的炒面面包拿了起来,“这样就好。”

                            她将脸颊上的短发拨到耳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索罗亚再次看了一眼景明后便开始吃手里剩下的面包。

                            随着咀嚼,她面上再次露出了方才的笑容,?#21152;?#37117;弯成了月牙状,十分愉快开心的样子。

                            景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他感觉浑身发热,尤其是脸侧与耳垂更是?#34892;?#21457;烫。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这就是被撩的感觉?

                            景明脑海中突然想起自己这一年来貌似也没少对沙久耶开玩笑,把对方逗弄的面红耳赤。

                            还有就是他昨天在酒吧对楠木真夏说得?#21834;?br />
                            现世报啊这是!

                            “久我?”索罗亚似乎发现了景明一直在盯着她看。于是她停下吃面包,直?#22402;?#30340;望着他。

                            那双澄?#20309;?#26247;的瞳孔仿佛要探进他的灵魂深处一般。

                            怎么了?

                            “不……没事。”

                            景明深吸了口气,狠狠的咬了一口右手上的炒面面包。

                            怎么回事?是他的段位降低了,还是说,其实索罗亚一直深藏不露,段位高深莫测。

                            不不。

                            正因为索罗亚是索罗亚,她跟一般的人类女性完全不一样,所以他才难以预料到其居然会这样做。

                            景明突然想到,自己来可不是为了享受被‘撩’,而是有正事。

                            没错,正事要紧!

                            什么被撩,什么间接亲……

                            等等!

                            间接......亲吻——!

                            扑通!扑通!

                            在意识到某件事的时候,他心脏再次不争气的鼓动了起来。

                            景明口中的咀?#34013;?#20316;越来越慢,到最后完全停滞。

                            他目光望着手中的炒面面包,尤其是索罗亚的咬痕。

                            间接亲吻……

                            景明赶紧仰头,深呼吸?#31181;?#20303;自己又陡然加速的心跳。

                            冷静,说白了亲吻?#36824;?#26159;无谓的体液交换,根?#31454;?#26080;意义。

                            况且以人类的味觉?#20302;?#20063;不可能察觉到什么异常。

                            景明赶紧将索罗亚的咬痕彻底覆盖掉,心里徐徐松了口气。

                            他抬头看了一眼开心吃着面包的索罗亚。

                            这?#19968;錚?#22905;,究竟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36824;还?#26159;有意还是无意,都不可小觑啊!

                            景明这时才发现索罗亚已经吃完了她的那份,目光此刻正盯着他的手看。

                            ?#20843;?#32599;亚?”

                            ?#21834;?br />
                            “还想要么?”

                            ?#21834;?#32034;罗亚立刻仰起头,直?#22402;?#30340;盯着景明,声音陡然抬高,“可以吗?”

                            景明突然感觉不对,他还未?#20174;?#36807;来,索罗亚便咬住了他手中的炒面面包。

                            这时候景明才意识到,索罗亚虽然现在的姿态看上去很柔弱,但其本?#21097;?#36824;是恶系神奇宝贝索罗亚!

                            ……

                            饭后,景明便说出了自己?#21335;?#27861;。

                            心灵感应的能力?#20154;?#24819;象中还要方便,?#32426;?#29356;全程都没有感知到索罗亚的存在便绘画出了他想要的地形图。

                            “咘噜……”

                            一只宛若艺术家般的?#32426;?#29356;右爪捏着自己绘画用的奶白色长尾侧身望着折叠画纸,“呜……”

                            它咖啡色的瞳孔闪过一丝不满之色,?#32426;?#19968;皱便?#24613;?#23558;这张纸撕碎。

                            景明眼疾手快赶紧抢过折叠起来,这只?#32426;?#29356;也太?#24471;?#27714;疵了,一点瑕疵都忍受不了。

                            “咘噜!咘噜噜!!”

                            ?#32426;?#29356;立刻转过身,甩着自己的奶白色画笔,颜料四溅。

                            它激动的指手画脚,它这样的艺术家绝对不?#24066;?#37027;种残次品玷污自己的名誉。

                            ?#21834;?br />
                            站在两人身侧的索罗亚澄澈的目光斜着一?#24120;纪?#29356;肉眼可见的哆嗦了一下,“咘噜?咘噜?!”它下意识的抱紧奶白色尾?#20572;?#32553;着身体四处张望。

                            ?#32426;?#29356;总感觉有股强烈的威胁感,尤其是方才,就像是刀架在脖子上一样。

                            “呜呜( ̄~ ̄;)”

                            它就像是?#31185;?#30151;犯了一样,浑身都痒极为不舒服,?#21834;?br />
                            ?#32426;?#29356;恨恨的甩了甩奶白色长尾,然后又狂猛的撕开新的画布疯舞尾尖,势要画出一副满意的作品。

                            此时此刻,周围聚集了一圈神奇宝贝,全都以一?#34180;?#36825;疯狗谁带来的,有病啊!’的目光瞪着?#32426;?#29356;。

                            尤其是一只抱着大红树果的走路草已经暴走般的大喊大叫,“呐奏!呐奏!!”

                            它靛青色的?#33485;?#36523;体被染的五颜六色,头顶的绿叶也看上去斑驳滑稽。

                            尤其是胸口抱着的咬了一口的大红?#36824;?#26356;是被染了一抹黑褐色。

                            “吧呐……”

                            一只看上去极为胆小的头顶开满花朵的美丽花拉着即将暴?#21481;?#36208;路草。

                            而走路草则大张三角形的小口‘(;>△<)’,它连石头都敢踢,还怕你一只小奶狗!

                            它?#20146;?#36335;草也是森林里的一大势力好吗,一草一个吸收能够把你这只该死的疯狗吸干了!

                            走路草充分发挥心理胜利法,幻想着将这只小奶狗踩在脚底让狗尾巴来回摇摆。

                            它舒服的呼了口气,“呐——”

                            唰!!

                            兴许是画着画着饿了,?#32426;?#29356;一把将走路草怀中的大红树果抢过来,毫不在意上面的染料‘喀嚓’就是一大口。

                            然后?#32426;?#29356;又将缺了一口的大红树果塞到了走路草的怀中,它还像是怕别人偷吃一样,尾巴‘唰’的从上到下一甩,给走路草连带着大红树果刷了一道黑褐色竖杠。

                            空气陡然一静,几只小拉达见势?#24187;?#25300;腿?#25165;埽?#19968;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

                            索罗亚则拉了拉景明的衣角,示意他退后,“久我.....”

                            走路草颤抖了起来,一双红点小眼不可置信的望了望怀中的大红树果,又抬头看了看旁若无草的?#32426;?#29356;......

                            抖抖抖......它头顶的绿叶婆娑急舞。

                            嘭——!

                            走路草怀中的大红树果蓦然四分五裂,汁液四溅。

                            它今天定要跟这只疯狗拼了!!

                            咬死你!!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