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 > 26.刺杀!(求推荐票!求收藏!)
                            修哲。

                            又名宇文修哲。

                            塞北异族左贤王,也是异族族主的胞弟。

                            不论地位还是实力,都是仅次于族主的塞北第二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异族盖世绝学黑死天书,被修哲修炼到前无古?#35828;?#22320;步。

                            在他手上,这门绝学推陈出新,继往开来,比先辈传承还要更强。

                            修哲也凭此位列神州五帝,成为站在?#31508;?#39030;点的强者之一。

                            便是三皇想要胜他,也需花些功夫。

                            昔年败于魔教教主之手,被打得重伤,左贤王修哲?#28216;?#19968;生之恨,念念不忘报仇。

                            这?#25991;?#24449;伐魔的联军能够成立,一方面是因为东海王家家主欲寻魔教朱雀首座比剑。

                            另一方面就是异族左贤王修哲同魔教教主的个人恩怨。

                            否则漠北异族怕是很乐意坐看中土正道与南荒魔教两败俱伤,又或者静等魔教元老派、少壮派内讧。

                            左贤王修哲的目标是陈洛阳本人。

                            魔教总坛的天魔血树等宝物,他并不特别看重。

                            陈洛阳亲征蜀州,出人意料,短时间内秋风扫落叶拿下蜀州,然后回返魔教总坛。

                            得到消息的修哲不仅不退,反而更加战意昂扬。

                            他立马放弃南下,主动西来堵截。

                            “我们很可能在黔州碰上修哲和他麾下人马。”萧云天身形笼罩在流风下:“目前的消息,修哲座下十骏,都随他一起?#20384;?#20013;土。”

                            十骏,异族左贤王修哲座下精锐高手

                            如果外?#29275;?#20010;个独霸一方,但都?#24066;?#21548;命于修哲帐下。

                            “修哲虽强,但却是教主手下败将,不足为惧。”金刚在一旁讨好的说道。

                            陈洛阳面色如常,心里却想翻白眼。

                            这又是那位大教主给他留下的一笔烂账。

                            自己最近琢磨孤注一掷大法,渐渐?#34892;?#24515;得。

                            但位列五帝的异族左贤王,能否一击解决?

                            他心念动处,沟通脑海中的黑壶。

                            这个异族左贤王修哲的信息?

                            黑壶中的血红琼浆落下又升起,不增不减。

                            没有血字出现。

                            这意味着眼下的血红琼浆不够。

                            是因为对象是武帝境界吗?

                            需要的血红琼浆更多……陈洛阳心里寻思。

                            “教主神威盖世,自然不惧区区一介手下败将。”张天恒皱起眉头:“但那个耗子王修练的黑死天书很麻?#24120;?#21147;量展开,波及污染极广,黔州是咱们神教自家地盘,被他坏了实在?#19978;А!?br />
                            武帝之间的较亮,波及范围本就极广。

                            战到酣处,赤地千里也不过稀松平常。

                            所以先前魔教教主与剑阁阁主才将约战地点放在人烟稀少的雪域高原。

                            “修哲确实不及教主。”萧云天的声音传来:“但还需提防剑皇与刀皇。”

                            一个不知是否伤愈。

                            一个不知是否出关。

                            截至目前,仍无确切消息,也不知下落。

                            以魔教情报网络之发达,短时间内也难有成果。

                            “禀教主,修哲不过您手下败将,何必理会负犬吠声?”

                            流风包围下,隐约可见男子躬身行礼的动作:“不若先尽快返回总坛,修哲如果够胆来总坛,下场也是一样,只会再次败在您手下。”

                            “云天,用心良苦啊。”陈洛阳高居座上,淡淡说道。

                            萧云天说道:“教主早已成竹在胸,考究我等罢了,我不过抛砖引玉。”

                            陈洛阳手?#30422;?#36731;敲击座椅扶手:“继续前进,不用理会,路上遇见,随手?#20384;?#25481;。”

                            “是,谨遵教主?#22303;睢!?#33831;云天等人齐声答道,然后告退。

                            张天恒慢走半步。

                            他向陈洛阳请示道:“教主,那个解?#25970;ⅲ?#35201;不要我去犒劳一下他?”

                            “先关着好了,暂时不用管他。”陈洛阳随口说道。

                            张天恒便应诺一声,然后退下。

                            殿内再无人,陈洛阳靠在椅背上?#20102;肌?br />
                            话已经说出口。

                            到时候真碰上那位异族左贤王。

                            自己如何?#20384;?#20182;?

                            陈洛阳心里叹气。

                            根据青龙殿传回来的情报,自己成功打下华严寺和蜀州,确实震动神州浩土。

                            很多人都心中惊惧。

                            与剑皇决战后的魔皇竟然还如此强势!

                            ?#19978;В?#24320;弓没有回头箭。

                            伐魔联军已成,就此散伙完全成了笑话,让魔教平白大涨声威。

                            所以这一?#21073;?#24050;经不?#26432;?#20813;。

                            但并非没有己方更多努力的余地。

                            对方毕竟是个松散的联盟。

                            面对危险和压力,总有人会生出自保之心。

                            如此,联盟就有进退失据的可能。

                            哪怕不?#33267;眩?#20063;再难拧成一股绳。

                            魔教越强势,对方的联?#27515;錚?#36234;多人容易有自己的小算盘。

                            陈洛阳目光越来越锐利。

                            蜀州一?#21073;?#20182;没有亲自出手。

                            ?#31449;?#36824;是让不少人心存怀疑与?#30007;搖?br />
                            哪怕是虚?#27966;?#21183;,自己亲自出手拿下一番战绩,?#20113;?#20182;?#35828;?#23041;慑力将大幅度提升。

                            这次可能碰上那位异族左贤王,说不定是自己必须面对的一次挑战。

                            要仔细应对……陈洛阳细细盘算。

                            不过除此以外,还?#34892;?#21035;的手?#21361;?#33021;派上用场。

                            他敲响玉佩,召来青龙三,吩咐道:“青龙殿潜伏在对面的人,做好准备,随时等候命令起事。”

                            青龙三拜倒:“属下遵命。”

                            萧云天没能留下聂华。

                            明镜长?#36132;?#38752;魔教的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散布出去。

                            这?#24187;?#26827;子,就此变成明棋,多少有几分?#19978;А?br />
                            不过,换个角度看,就此暴露也有另一番好处。

                            证实了神州浩土上流传的一句?#21834;?br />
                            魔教青龙殿外,还有三条龙,全是名门?#20154;蓿?#26263;中投身魔教,并一直潜伏。

                            此前尚可安慰人心,是魔教谣传,煽风点火,挑拨离间。

                            但现在明镜长老现身说法。

                            这都是真的!

                            于是不?#26432;?#20813;,人人自危。

                            怀疑的种子埋下,再想清除可就难了。

                            例如……

                            这龙,真的只有三条吗?

                            而除了这三条龙,还会有更多其他魔教高手,潜伏在各家各派。

                            无形的猜忌,很多时候,比?#34892;?#30340;刀枪更具杀伤力。

                            陈洛阳静静考?#20146;?#24049;的计划,六龙皇辇一路飞行,离开蜀州,正式进入黔州地界。

                            一天后,外面忽有人禀报。

                            在前面做开路先锋的夸父护法王独豹回来求见,说发现了漠北异族的踪迹。

                            得到陈洛阳许可后,一个弯腰驼背的瘦小身?#30333;?#36827;大殿。

                            正是王独豹。

                            但在他进来后,陈洛阳感觉不对劲。

                            王独豹双?#24656;猩料?#19968;道血光。

                            然后他猛地飞扑起来,冲向陈洛阳!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新时时走势分析 pk10最快开奖记录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分布图 重庆时时彩追豹子经验 秒速飞艇计划网站 网上赛车赌博解密 双色球2003年至今 南粤36选7开奖中奖规则 广东时时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大圣捕鱼最新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