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仙二代家的小白臉 > 第十章 二貨仙女
                            秦軒愈發覺得對方不凡了。

                            因為,以對方目前的狀態來看,很像是傳說中某系厲害修士的元神出竅。

                            秦軒心中好奇,走了過去。

                            然后,他聽見了一句令他震驚的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的話。

                            這位仙女一般的少女在自言自語,說的話郝然是“好餓啊,綠豆糕怎么還不來,再不來我就要成為戰族第一千八百八十八位被餓死的英杰了。”

                            秦狗蛋頓時懵逼了。

                            啥?餓死,還英杰。

                            他怎么覺得腦子有點不夠用,這世上有那么操蛋的英杰嗎,死法都那么別致。

                            “這位姑娘,你好,我是秦家的……”

                            澹臺初夢轉頭,懨懨不振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噗通一聲伏在了桌子上。

                            “道友不必客氣,坐。”

                            秦軒一愣,自我介紹被打斷,也沒繼續說下去,只好先坐下。

                            “姑娘,聽說你不久前……”

                            “哎,好餓啊,我恐怕快要死了。”

                            秦狗蛋:“……”

                            他忽然覺得,自己可能對仙女這兩個字有什么誤解。

                            這哪是什么仙女,分明就是一個二貨。

                            開口好餓,閉口要死了。這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卻半點形象都不要,一副已經廢了的表情,癱倒在桌子上。

                            澹臺初夢耷拉著身子,有氣無力的將胳膊支棱在腦袋底下,露出一副仿佛將要不久于人世的悲傷表情。

                            “綠豆糕,難道我們緣分已盡嗎。”

                            秦軒無語。

                            本以為綁定了一個仙女似的美人,沒想到卻是一個逗比活寶。

                            “小二,這位姑娘都等了好久了,她點的糕點怎么還不上啊。”秦軒看不下去了,幫忙問道。

                            小二很快就跑了過來,他滿頭大汗,臉色有些發紅,急忙解釋,道:“秦公子見諒,我們真不是有心怠慢,茶鋪簡陋,只有一些簡單的點心,沒有這位姑娘要的綠豆糕。”

                            “這位姑娘說的那種糕點,我們已經派人出去買了,只是還沒回來。”

                            澹臺初夢附和道:“是啊,是啊。道友你就不要怪小二了,這不是他的錯。”

                            少女前兩句話還算正常,后面就又讓人聽得蛋疼了。

                            因為她又變得神神叨叨了起來,清純美麗的俏臉上露出一副算命先生似的表情,唏噓感慨。

                            “這是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機緣未到,所以店家買不來糕點,我只能餓肚子。”

                            秦狗蛋無話可說。

                            對方思維太跳脫,可能缺根筋,也有可能多根弦,反正與常人不一樣,他完全跟不上節奏。

                            他對小二擺擺手,示意對方先下去。

                            然后,他再次打量眼前這個氣質空靈如若仙子的麗人。

                            人美、胸大,很符合他的審美……前提是忽視對方腦子有坑這件事。

                            “誒,不對。”

                            “這股氣息……是有人在打架。”

                            腦子有坑的少女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俏臉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完成了從仙女向俠女的過度。

                            秦軒更無語了。

                            這貨神經也太粗了,反應時間長的可怕。

                            還有人打架。那個打架的人都快被揍了十幾圈了好嗎,血都吐了夠一斤了,你要是再過一會發現,估計對方都到地府報道去了。

                            “怎么這么多人!”

                            澹臺初夢震驚了,站在桌子旁邊,黑而亮的眸子充滿了不可思議。

                            秦軒道:“那都是被揍的那人的仇家。”

                            澹臺初夢再度驚奇,道:“他是哪里的好漢,難道天天都行俠仗義嗎,居然能得罪這么多人。”

                            秦軒翻白眼,道:“什么好漢,他就一富家公子哥。”

                            澹臺初夢更加敬佩了,道:“出身好還有俠義心腸,我輩楷模啊。”

                            “不行,我得去救他。”

                            少女清純的臉上滿是正氣,繼續道:“人多怎么能欺負人少呢,就算尋仇也不應該,這有違公平,是仗勢欺人。”

                            說著,少女摩拳擦掌,就要動身。

                            “別去。”

                            秦軒趕緊出言阻攔,生怕對方鬧個烏龍,本來是一番好意,結果因為搞不清事情狀況,反而被一群怒火上頭的普通人暴打一通。

                            結果……

                            “噗通”

                            澹臺初夢一屁股又坐了回來,趴在了桌子上,一身俠義氣息消散了個干凈。

                            “好餓啊。”澹臺初夢有氣無力。

                            秦軒滿腦袋的黑線。

                            信了她的邪,一個逗比還行俠仗義,二貨少女,就知道喊餓,能干個屁的正事。

                            澹臺初夢奄奄一息,將腦袋對向秦軒,她睜著一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道:“道友,我今天太餓了,一點力氣沒有,沒法伸張正義,你替我去吧,幫我救人,事后必有重謝。”

                            秦軒蛋疼,跟她解釋,道:“救什么人,那個被揍的不是什么好東西,壞事做絕,將整條街的人都得罪了個遍,所以才被暴打。”

                            “什么,他是壞人。”澹臺初夢一驚,挺直身子,精神了一瞬。

                            但也僅僅只有一瞬間,很快,她又癱了,趴在桌子上,繼續自己餓到半廢的生涯。

                            “還好我沒去,不然又犯錯了,回去后老爹肯定又罵我。”

                            秦軒已經不知如何吐槽好了。

                            只能說這兩個“又”字用的好,一聽就聽出來對方是個二貨少女,捅婁子的事沒少干。

                            半刻鐘后。

                            終于,糕點買來了。

                            小二提了好幾個盒子,摞成一摞,少說也得買了二十斤回來。

                            餓的只剩下半條命的“仙女”得救了,沒有成為她自己口中被餓死的一千八百八十八位戰族英杰。

                            “好吃,好吃。”

                            澹臺初夢大口大口吃著,一雙玉手不斷的將糕點往嘴巴里塞。

                            不一會,她腮幫子就高高鼓起來了,活似一只餓了大半個冬天的笨熊,一從冬眠中醒來,就開始拼命的吃東西。

                            這位“仙女”很不講究形象,吃東西那叫一個快,看上去就跟直接往肚子里扔一般,一手抓起糕點,一手往嘴巴里塞,隨意嚼上兩下,然后“咕嘟”一聲就咽下去了。

                            秦軒在一旁看的眼皮直跳。

                            對方這吃東西的場面太嚇人了,胡吃海塞一通,他都怕對方會被噎死。

                            “你慢點吃,不用急,又沒人跟你搶。”秦軒說道。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排列3和值尾走势图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黑龙江时时软件 上海时时11选五 疯狂天天捕鱼赢话费 全天极速赛车计划表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喜达娱乐网上棋牌 幸运28最快预测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